当前位置:当前位置:职称论文发表网>> 政治论文>>形势与政策论文

民族团结论文-新疆与民族宗教问题相关突发事件

[摘 要] 新疆作为多民族聚居、多宗教广泛传播的地区,近年来与民族宗教问题相关的突发事件频发,严重影响了民族关系和社会稳定,还在全国乃至世界范围内造成了严重而恶劣的负面影响。

[关键词] 新疆;民族宗教问题;突发事件

[基金项目] 中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委员会党校2013年校级课题“新疆社会风险管理体系研究”阶段性成果。

【中图分类号】 D63【文献标识码】 A【文章编号】 1007-4244(2014)06-074-2

一、政治因素

(一)“三股势力”的渗透

当前,“三股势力”是引发与民族宗教问题相关的突发事件的主要因素,“三股势力”的暴力恐怖活动也是当前新疆社会政治稳定最严重的现实威胁。他们以宗教为依托,借口民族问题,采取各种手段和方法,干涉中国内政,抨击党的政策,甚至宣传“圣战”。西方敌对势力从未放弃对新疆地区的西化和分化,在其支持怂恿下,境内外的三股势力加快整合过程,寻找各种可利用的条件,不断进行暴恐活动的策划和准备,伺机制造有重大影响的事件,以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和西方敌对势力的更大支持。由于历史上外国势力策动分裂活动的影响和双泛思潮的传播,新疆一直存在着各种民族分裂势力。据有关部门统计,最近十几年来,“三股势力”在境内外共制造了包括乌鲁木齐“7.5”事件在内的260多起严重暴力恐怖事件,造成包括维吾尔族在内的各族人民316人丧生,2140多人受伤,大量公私财产被抢被毁。近些年,伊斯兰宗教极端组织“伊扎布特”、“伊吉拉特”活动呈快速上升态势,其组织发展、活动影响、成员社会面等都在扩张,一旦狭隘民族意识与宗教极端主义结合,就会形成反政府、反社会的思想,产生分裂破坏活动和暴力恐怖活动。“三股势力”的暴力恐怖活动呈多发态势,给各族人民生命财产安全造成重大损害,对全社会造成相当程度的恐慌情绪。

(二)国际民族、宗教问题的影响

20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世界范围内掀起了一股新的民族主义浪潮,并很快席卷了邻近的国家和地区。苏东地区的极端民族主义浪潮的泛起和前苏联、南斯拉夫、捷克斯洛伐克等国的解体和分裂,使西方敌对国家也在此时加大了对我国境内外的民族分裂势力破坏中国统一的罪恶活动的支持力度。这些年来,阿富汗、巴基斯坦境内恐怖活动接连不断,塔利班武装十分活跃,伤亡重大的恶性事件频发。吉尔吉斯斯坦政局动荡,群体性时有发生。乌兹别克斯坦东部的费尔干纳盆地社会不稳,宗教极端组织和暴力恐怖组织也很活跃。乌克兰近期总统被弹劾,政局动荡,示威游行不断。这种外部环境,对新疆“三股势力”,特别是活跃在新疆周边的境外暴力恐怖组织形成了刺激,并为其提供了生存发展空间。民族宗教问题固然是中国内政,但必须将其放在全球政治权力格局中来思考。长期以来我国一直是多种宗教共存,而佛教、伊斯兰教、基督教等皆是外来宗教,这就决定了我国宗教具有国际性、群众性、民族性、复杂性等特点。民族地区历来都是中国和西方进行政治较量的前沿阵地,国外敌对势力一直试图利用宗教对我国进行渗透,干涉,甚至进行分裂恐怖活动。

(三)民族、宗教法制建设滞后

基于历史和现实的原因,我国目前民族法制建设仍较为滞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族区域自治法》颁布以来,尚未得到全社会应有的重视。在宗教立法方面还存在一些空白,处置非法宗教活动缺乏法规依据,这也是造成遏制和有效打击非法宗教活动困难的原因之一。

(四)民主制度缺失因素

近年来,少数民族地区政府在行政行为过程中,通过采取各种手段鼓励公民参与公共决策。但在部分民族地区,为了避免“麻烦”而省略了必要的程序,一些比较敏感的决策方案由政府直接决策。这些行为阻塞了民族地区群众表达意见的渠道,长此以往容易激化矛盾。在法制不够完善和官员素质缺失的情况下,某些敌对分子的推波助澜很容易导致民族宗教因素突发事件的爆发。另外,在经济发展过程中,一些民族地区基层政府盲目追求政绩,片面地以经济总量的增长作为衡量其业绩的唯一标准,而忽视了政府的其他公共职能。

(五)内地涉疆问题突出

现在在内地各省(直辖市、自治区)学习、工作、经商、务工及旅游的新疆籍少数民族群众有数十万之多,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规模还会扩大。近几年,内地多个省区发生新疆籍少数民族人员与当地居民间的普通纠纷而引发的治安、刑事案件,有个体性的也有群体性的。境内外“三股势力”和别有用心的人极力利用、炒作这些案件,煽动引发不同民族群众的群体性对抗,以达到其破坏我国民族团结、破坏社会稳定的罪恶目的。据相关统计,2009、2010年两年,内地已发生涉疆案(事)件114起,涉及全国 23个省区市,今年又发生了“3.01”昆明火车站暴恐案件。这些案件都具有“内地发生、境外炒作、影响疆内”的特点。内地涉疆案(事)件敏感性强,处理棘手,国内外都很关注,境内外“三股势力”则作为热点来炒作、煽动。

二、经济因素

新疆的经济发展落后于我国发达地区。新疆由于历史和地理等原因,经济社会发展的基础较为薄弱,城乡、区域经济社会发展不平衡。2010年初,新疆有35个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占县(市)总数的40.2%;其中国家重点县32个,自治区重点县3个,有扶贫开发工作重点村3868个村,占行政村总数近40%。按照新疆确定的扶贫标准(2010年底农民人均纯收入1500元),现有农村贫困人口253万人,占农村总人口24%。在这种严峻的形势下,仅靠地方力量根本难以解决群众在生产、生活中的困难。经济问题如果处理不当,就会严重影响民族团结和社会的和谐发展。由于交通、历史、自然环境等多方面因素的制约,少数民族地区的经济发展难以与内地及沿海地区发展相比较。虽然政府投入了大量资金发展经济,但做法却不接地气,忽视群众的实际问题和困难的解决,最终导致小矛盾酿成大事件,这也是民族宗教因素突发事件的成因之一。

南北疆发展不平衡。不仅新疆与中东部发展差距呈扩大化趋势,从新疆不同地区的发展差距也十分明显,地理位置以及自然人文环境相对优越的北疆地区及东疆地区发展远远超过南疆四地州。另外,欠发达地区的群众并未分享到相应的利益分配,不满情绪因利益表达渠道不畅而累积。由于受经济发展的制约,农村地区人口弃农离乡,城市下岗人员增多,民族分裂势力借机煽动,使不少不明真相的群众被裹胁而盲目参与一些群体性事件。遗憾的是,一些地方政府没有注意到民族宗教问题背后的深层经济利益因素,粗放式的经济发展导致的贫富差距扩大,各种矛盾不断升级,最终引发大规模的突发性事件。

三、文化因素

文化以价值观念、法律、道德、风俗习惯、宗教信仰等形式表现出来,并构建了人们的行为模式。文化模式的多样化必然会带来行为方式的多样化,因此对社会秩序的负面效应是难以避免的。西北少数民族地区社会发展滞后,人们文化素质低下的问题仍然比较突出。2002年,新疆小学及以下文化程度的人数占劳动力总数的51.47%,接受过各种专业技能培训的仅占27.81%。新疆经济同东、中部地区相比,差距十分明显,因“愚”致贫,因“愚”制约发展的问题仍然比较突出。由于受家庭经济困难和其他因素的影响,上不起学的青少年儿童被别有用心的人尤其是“三股势力”拉拢利用、灌输分裂思想。

(一)文化差异因素

师资教育力量的匮乏、生存居住条件的恶劣、人才技术资金的短缺都是导致民族地区文化差异的原因。在经济全球化过程中,大批汉族群众迁至民族地区发展,民族群众也来到内地生活。但由于传统文化、教育差距、语言不便等因素,在经济发展相对较快的内地,少数民族群众难以适应当地的生活环境而逐渐沦为边缘族群。生活风俗、语言文化的差异更容易使少数民族外出打工的青年在社会中遇到挫折,滋生不满情绪。由于法制观念淡薄,加之深受传统文化的影响,少数民族群众不善于利用法律手段,总是试图通过政府渠道解决。群众权益意识的增强与运用法律手段能力较低这一实际情况之间发生了矛盾。原本可以通过法律渠道或其他途径解决的问题,最终演变升级为群体性突发事件。虽然在少数民族地区我国已经推行双语教育,但是在现阶段还不能根本解决问题。文化语言差异造成的差距始终是民族宗教因素突发事件产生的主要根源之一。

(二)民族分裂主义对新疆意识形态领域、教育领域渗透严重

地下“经文学校”、“讲经点”禁而不止。据调查,新疆地下“经文学校”和“讲经点”多年来连续培养了上万名“塔力甫”,年龄最小的只有3岁,女孩子不断增多。不少中小学生做礼拜已成为普遍现象,白天怕点名则让孩子上政府的学校,晚上再上地下经文学校。在宗教狂热的影响下,学生弃学的人数不断增加。严重影响了青少年的身心健康。反动、非法书籍报刊、音像制品大量存在,境外敌对势力针对新疆的广播电台近10个,境外“三股势力”的反动网站多达50余个。他们所进行的反动宣传,严重毒害了新疆一些少数民族群众,特别是大中专院校学生和社会青少年。有的人就是由于看了反动书报、音像,收听了反动广播,或上互联网浏览反动网站之后,思想发生蜕变而走上犯罪道路的。大量反动观点、信息的传播,使得一些人产生狭隘的民族意识,发展到对国家不认同,对中华民族不认同。而狭隘的民族意识与宗教极端势力相结合,极易走上暴力恐怖犯罪道路,成为新疆稳定的重大隐患。

(三)民族关系受损,修复困难

近年来屡屡发生的暴恐案件,特别是2009年“7·5”事件中暴徒残忍的打砸抢烧杀犯罪暴行对新疆民族关系(主要是维汉关系)造成了重大伤害,撕裂了民族感情,维汉群众之间彼此不信任程度加深,相互防范心理增强,维汉居民个体及群体相互的理解与容忍减弱。乌鲁木齐、喀什、伊宁等多个城市维汉居民的选择性居住使得不同民族之间的心理隔离被进一步强化。在多次发生暴恐事件之后,人们的心理承受能力越发脆弱,很容易因各种诱因而产生社会恐慌,人人自危。这种普遍存在的心理创伤短时间内难以消除,从而又更进一步加深了不同民族间的文化隔阂,同时削弱了不同民族间的文化与心理认同。

(四)新媒体因素

新世纪以来中国科技飞速发展,新兴媒体不断涌现。由于网络新闻发布门槛低,一些新媒体记者为单纯追求舆论的轰动效应,从而忽视了媒体舆论的可靠性和政治性。涉及民族宗教因素的虚假新闻泛滥,既影响了新媒体本身的公信力,更极大地危害了社会稳定和安全。很多涉及民族宗教因素的突发事件就是以新媒体的数据传播作为载体,迅速将不满情绪传播开来,最终发展成为大规模的突发性事件。


 

专业职称论文投稿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