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的军事现代化及其地缘安全战略

论文核心提示:

  [摘 要]按照李光耀的建军思想,新加坡独立后迅速建立了一支独立的防务力量。由于国情特殊,所处地理位置在战略上又十分重要,新加坡不可能仅仅依靠军事力量捍卫其国家安全。新加坡政府在国家安全政策上十分谨慎,一直把维持大国均势、地区均势和睦邻政策置于国家安全战略之首。新加坡的安全战略有三个层次:建立独立、精干的军事力量;推动东盟地区军事合作,实现地区和平与和谐;借助区外强国的军事介入和双边军事同盟关系,以高超的均势艺术使区外大国在该地区相互牵制,使新加坡免于沦为任何霸权的附庸。

  [关键词]李光耀;军事现代化;地缘安全战略
  中图分类号:E1;D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8 410X(2011)03 0040 05
  
  新加坡位于东亚地缘安全的心脏地带,国土面积狭小而地理位置特殊,在国际社会中属于社会生存环境相当险恶的“袖珍岛国”。除了扼守两大国际性海峡——新加坡海峡和马六甲海峡——的咽喉而成为大国争夺的“核心岛”之外,政治安全上还面临“以色列式”的生存困境。因此,新加坡自独立之日起,就面临着严峻的安全挑战。
  一、李光耀的建军思想
  在战后国际体系中,新加坡是一个典型的小国。马丁•怀特把小国称为“次要国家”,“这些国家如此之小、缺乏军事实力,以致根本不配称为国家(Powers)。”[1](P31)这当然是一种极端之词。但是,在新加坡独立建国时,的确只有“国家”的身份而完全不具有作为“国家”的生存条件。“除了空气可以自给以外,所有的资源,包括淡水都依赖进口。”[2](P29)具体来说,新加坡的生存与安全挑战来自四个方面:国土狭小与国家安全的矛盾;资源短缺与经济发展的矛盾;种族冲突与政治稳定的矛盾;地缘政治与自主外交的矛盾。由于新加坡在安全上的脆弱性和复杂性,一些学者甚至将其“泛安全化”。克里斯托弗•邓特认为,“一种深深的安全情结”推动着新加坡的对外经济政策,这种情结促使新加坡极力追求经济发展以提高自助能力,而不仅仅是使人民过上美好生活。邓特把新加坡的对外经济政策与不安全感完全联系在一起,新加坡希望与马来西亚和印尼谈判,分别签订一份长期的供水供气合同,是为了寻求“供应安全”。对东南亚联盟自由贸易协定和世界贸易组织的支持反映了新加坡寻找“市场准入安全”,在中国的工业园区则被说成是为了寻求“联盟安全”。倡议建立“增长三角”(新马印尼)则是为了“跨边界的共同体安全”[3]。虽然这些观点夸大其辞,但从一定程度上说明了新加坡面临着比较严峻的生存挑战和安全危机。
  独立建国之初,新加坡的防务力量实际上由三支部队构成:一是新加坡步兵团,下辖两个步兵营,各有大约1000人,并且由马来西亚人指挥。二是马来西亚驻新加坡的一个步兵旅,由阿拉伯裔穆斯林阿尔戈夫准将指挥,他“表现得仿佛自己是新加坡军队的总司令,随时准备接管这个岛国。”[4](P10)为了控制新加坡,阿尔戈夫把700名马来军人安插在新加坡步兵团,同时调走300名新加坡士兵,分配到马来西亚各个部队。三是英国驻扎在新加坡的军队,几乎是新加坡国家安全与独立的唯一军事依靠。
  在这种情况下,建立一支独立的防务力量显得尤为紧迫。当时,财政部长兼国防部长吴庆瑞提出,未来新加坡的军事力量不在于人数和规模,而在于武装部队应具有超强的战斗力。他计划在1966年到1969年之间,建立一支由12个营组成的正规军,以应付来自马来西亚的武力威胁。“征兵五年之后,通过动员后备军人,我们可以派出一支15万人的部队。利用上了年纪的人和妇女负起非战斗任务的话,最终我们应能派出一支25万人的军队,由具备战斗力的18岁到35岁的人组成。”[4](P17)
  但是,李光耀认为,即使没有签订防卫条约,只要有英军和共和联邦军队驻扎在新加坡,就世纪论文网代发中心(www.21cnlunwen.com)给您提供优质的服务足以威慑马来西亚,使其不敢贸然出兵,破坏区域军事平衡。况且,发展经济的需要不允许把大量经费投入规模庞大的建军计划上。考虑到新加坡面临的外部威胁和特殊国情,李光耀提出了“全民皆兵”的建军路线。(1)建立一支规模较小、装备精良、高素质的正规军。(2)提出“全面防卫”概念,建立国民服役体制,举国“执干戈以卫社稷”。建军之始,新加坡就尽可能动员民众参加军事训练。特别是强调后备军人应具有随时投入作战的能力。1994年后备军人更名为战备军人,每年必须回营,到原所属序列受训若干星期,每隔几年,还要派往台湾、泰国、文莱或澳大利亚,参加旅级的野战演习或营级的实弹演习。(3)走精英治军之路。从1971年开始,每年挑选10名最优秀的见习军官,颁发新加坡武装部队海外优异奖学金,派往牛津大学、剑桥大学和其他大学深造,毕业后必须在军队服役8年,期间还会派往美英修读课程,包括炮兵、装甲或信号的特别训练,参谋和指挥的特别训练,然后到哈佛或斯坦福等一流大学攻读公共行政或商业行政等课程。(4)坚持文官治军和绝对领导的原则。可以说,这是李光耀建军思想的精髓。他认为,“必须确保新加坡武装部队永远服从政治领导层,武装部队的一切重要职能,如人力和财务,都归国防部的平民官员掌管。”[4](P19)文官治军可以确保新加坡军队对国家的忠诚,避免出现在东南亚国家动辄发生的军事政变,有效地维护了新加坡的社会政治稳定。
  二、军事现代化的形成
  在这些思想和原则指导下,新加坡初步建立起一支可靠的武装力量。1965年独立之初,李光耀授意吴庆瑞与以色列秘密接洽,由以色列为新加坡提供军事教官,同年11月,由埃拉扎里上校率领的一小队军官秘密来到新加坡,为新加坡训练军官和士官,为创建12营正规军做准备。1967年3月,新加坡通过了国民服役法修正案,规定被征召入伍者服完兵役后,成为后备役军人,保证他们能在政府部门、法定机构或私人企业界找到工作。这个法案受到公众的支持,新加坡顺利地招收了首批9000名服役军人。1969年,新加坡从以色列购买了72辆法国制造的AMX-13轻型坦克和170辆V200型四轮装甲车,首次拥有了先进的坦克装甲部队,并在国庆节上参加检阅。当时虎视眈眈的两个邻国——马来西亚和印尼的军队都还没有装备坦克。新加坡在军事现代化上先行一步,对邻国产生了震慑作用。1968年1月,英国宣布逐步从新加坡撤军,造成了一场新的安全危机,新加坡不得不加快建军步伐。到1971年,新加坡已建立17个国民服役营(16000人)和14个后备营(11000人),军事单位有兵步队、突击队、炮兵队(装备迫击炮)、坦克营、装甲运兵车营、野战工兵营、通信营、野战保养营、野战医院和野战供应营,以及一个辎重运输连。空军方面,在1970年9月,建立了一个战斗机中队,拥有16架霍克猎人型战斗机。海军拥有两个中队共6艘舰艇,后来还装备了导弹艇。
  随着新加坡武装部队的部署达到旅或师级规模,军事训练受到国土狭小的制约,必须寻求海外训练基地。1975年,李光耀与蒋经国达成协议,新加坡步兵、装甲兵和炮兵获准在台湾受训。同时,启动了新加坡与台湾举行联合军事演习的制度性安排。同样,由于新加坡空域狭小,无法在本土进行空军训练。20世纪70年代末,菲律宾总统马科斯和美国国防部允许新加坡空军部队利用克拉克空军基地的美军训练设施。90年代,美军撤离克拉克空军基地后,新加坡先后在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和法国开辟了空军训练基地。例如,新加坡空军的F-16飞行员大多在亚利桑那州的鲁克空军基地接受训练。
  经过40多年的苦心经营,新加坡已建成一支装备精良的现代化军队。共拥有5万5千名现役军人以及50万后备役军人,多于马来西亚和菲律宾,其军事动员能力达到了欧洲中等国家瑞典或中立国瑞士的水平。新加坡每年的国防投资和菲律宾相当,空军和海军的战斗力与泰国相当。
  三、实行区域战略平衡,构建和谐的周边安全环境
  在某种意义上,新加坡面临的外部威胁并非来自区外大国,而是来自邻邦或区域内其他国家。由于新加坡既缺乏支撑战争的足够资源,又缺乏足以抗御入侵的战略腹地和纵深,即使有着一支精干、强大的高科技武装力量,仍难以改变其安全脆弱性的现状。考虑到周边安全威胁与安全困境的复杂性和长期性,新加坡积极致力于东盟安全合作,以制度化的地区安全合作、密切的军事交流和军事透明化,既要彰显本国先进强大的武装力量,又要传递和平、和谐的善意,以化解周边国家潜在的侵略意图,阻止区内大国的军事冒险。
  首先,新加坡支持东盟的一个主要目的就是谋求地区和平。一是为了限制印尼的大国野心,防止印尼可能的侵略、可能的战争和武装对抗行为。二是为了推动东盟集体应对越南“小霸”的扩张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威胁。1978年12月,越南入侵柬埔寨。新加坡虽然由于其所处的地理位置而没有受到直接威胁,但却感受到越南入侵带来的对地区稳定的严重影响。如果默认越南对柬埔寨“以大欺小”的入侵,那也意味着承认一种新的行为规则,依据这种规则,一个国家有权侵略另一个国家,在那个国家建立一个傀儡政府。如此,像新加坡这样的小国就将永无安全可言[5](P108)。  

[本论文关键字]: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