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女性主义的政治哲学是什么?

论文核心提示:

 最后我回到卡伦·沃伦对生态女性主义被子的阐述以结束本文。把生态女性主义政治哲学视为生态女性主义被子中的一块布料,就像被子中的被子一样,也是可能的。“生态女性主义哲学的被子由不同具体社会、历史和物质条件下的织被人用不同的布块缝制而成,它折射出织被人对妇女——其他人类他者。。。


  理论就如被子。一个理论(如生态女性主义政治哲学)的“必要条件”就像被子的边:它划出了一种理论的边界但是没有事先规定被子的内容(图案、设计)必须看起来是怎么样的。被子的实际图案由各个时期参与缝制被子的人们共同完成。理论不是静态的、板上钉钉的事情,它总是处于进程中的理论。
  沃伦进一步解释说,与被子类似(她讲的被子是艾滋病姓名纪念挂被,但这里比喻的被子适用于所有被子),有些东西可以归类为被子,而另一些则不能。被子由布匹做成,布匹被缝在一起造出一个可用的实体,被子作为一个整体服务于某个目的,比如取暖或提供舒适、使无论来自中国的苗族移民还是因艾滋病失去亲人的宾州阿米什妇女们,都能聚集一起参加共同活动或见证一个群体的经历和故事。这样,我们就有了一些条件和最基本的功能来界定被子,没有这些条件和功能就不能称之为被子。但是,被子内在所含的东西则不能也不应该被事先确定,如被子将使用什么布料、它们是什么纤维构成,哪块布料与哪块布料缝在一起等等。因此,至少“与自然主义者、性歧视者、种族主义者或阶级主义者相关的”和“与非人类自然或人与自然关系无关的”都不属于生态女性主义政治哲学这个被子。但是即使给出了这些“限定”,大量潜在的布料依然可以缝制和组合到这个被子上。
  被子比喻同样适用于生态女性主义政治哲学。虽然它没有永远确定的问题、条件和原则,而且它也是“处于过程中的理论”,不过它有可以辨识的形式。然而,它的布料和质地可以而且实际上也是多种多样的。一些生态女性主义政治哲学家采用了传统的、被认为是不可变更的、人类中心的政治概念和范畴为非人类世界争取更大的认同:例如生态女性主义动物权利理论中的“权利话语”;普鲁姆伍德的人类与自然联盟的观点;桑迪兰兹呼吁把自然纳入对话性的民主进程并扩展公共领域以包含非人类存在;曼恩对生态家园和城邦、必然与自由的批判性重估以提出生态空间和生态展现的女性主义伦理学。更多时候,生态女性主义政治哲学家揭露出决定我们知识实践和伦理的权力关系,揭示了把自然建构为“自然而然的”、“不可避免的”,尤其是本体论、伦理学和形而上学把自然当做背景或附属物(连同妇女和其他弱势群体)的做法实际上是有政治意义的,是与当权的利益集团联系在一起的。一旦生态女性主义政治哲学理论建构的政治特征和人与自然关系被自觉地认识到,生态女性主义政治哲学就促使我们追问谁应该是其政治盟友——它有力地说明了它应该与非人类世界、穷人、土著人、女性、所有在白人至上的人类中心论的资本主义家长制中被压迫的人站在一起。生态女性主义政治哲学把自然和性别,连同思想一起政治化。虽然在此没有展开讨论,但是值得一提的是,生态女性主义政治哲学也审视理论与实践的关系。它主要采取生态女性主义理论家N·斯特金所谓的“直接理论”世纪论文网代发中心(www.21cnlunwen.com)给您提供优质的服务的方法。直接理论方法是指运动积极分子如环境运动积极分子在他们的行动过程中分析问题和思考理论问题。斯特金的“直接理论”概念表明,理论家包括环境哲学家总是“处于他们分析和批判的政治关系内部;他们自己既是观察员又是参与者”。那些脱离要求行动的人们,身处尊贵而教条化知识分子阶层的理论家们是无法被人们理解的。
  在文章接近结尾之处,我要提醒的是,尽管我建议读者参看本文第二部分的相关定义,但是本文的目的并不是对政治、生态女性主义或哲学下定义。我比较直接地勾勒了我试图提出的政治概念的轮廓,并比较明确地表明了生态女性主义政治哲学的被子可能显现的图案设计。所以虽然文章主要是直接围绕普鲁姆伍德、桑迪兰兹和曼恩三位理论家的著作而展开,但其中我个人关于政治和生态女性主义政治哲学的看法也能得以窥见。
  这种政治哲学吸收了一种普遍的政治学观点,即政治学总是涉及权力关系并与权力斗争相关。但是作为政治学的解放理论,我描述的理论所采取的立场是政治具有责任和游戏的维度,政治行为和政治空间不仅限于传统政治领域如立法委、法院、投票箱此类。相反,(依循桑迪兰兹和阿伦特)政治发生于并有助于形成公共领域,发生于各类主体而不仅仅只是人类主体聚集、商讨、争辩、辩论和嬉戏游乐之处,用哈拉维(Donna Har-away)的话说,政治发生于人类和非人类两个世界融合之处。我在上文中把它称之为“生态城邦圈”,用来表明地球生态圈是政治的前提和基础条件,并且我们与地球、具体地方、各种实体和生命的依赖性关系也都是政治事件。女性主义政治哲学家南希·何姿曼(Nancy Hirschmann)和斯蒂芬娜(Christine Di Stefano)在她们的论文集《想象政治:西方政治理论中传统观念的女性主义重构》的导论中写道:女性主义政治和女性主义对政治的想象具有一种“乌托邦的功能”。
  生态女性主义政治哲学当然也一种“乌托邦”或“前塑性”功能。它不只是简单地批判人类及人类制度不公地使用权力和主宰自然界(虽然这也是这一哲学非常的重要功能),它也想象并尝试引入与自然、其他事物以及地球相处的新的方式。这种哲学提出了文章第二部分列出的问题,但是如何回答这些问题有赖于它们被提问的背景——比答案更重要的是这些问题被提出来了。生态女性主义政治哲学是生态女性主义的,因为它把自然、性别和权力放在一起进行思考;它清楚地意识到,异化被压迫人类群体的强制力量与贬低和压榨非人类什么的强制力量密切相关。并且认为各种压迫形式不能够孤立地分析和解决是生态女性主义分析的主要标志,所以,描述和规范消解这些压迫形式的政治立场与方法的哲学必须同时是生态女性主义的、哲学的又是政治的。
  最后我回到卡伦·沃伦对生态女性主义被子的阐述以结束本文。把生态女性主义政治哲学视为生态女性主义被子中的一块布料,就像被子中的被子一样,也是可能的。“生态女性主义哲学的被子由不同具体社会、历史和物质条件下的织被人用不同的布块缝制而成,它折射出织被人对妇女——其他人类他者——自然之间相互关联的看法。”生态女性主义被子中的生态女性主义政治哲学这一布块,提供了关于充分发挥政治作为解放工具的力量的观点和分析视角,以及一个实用的、动态的、有显著特征的框架,用以消解妇女、自然和其他人类他者所受到的共同压迫。

 
政治哲学论文快速发表服务   本中心提供政治哲学论文发表服务论文推荐发表,论文指导服务 专业水准,发表全程跟中服务,。
期刊类别多杂志期刊都发表,省部级、国家级、核心期刊、EI、会议的职称论文发表。
类型:政治哲学论文发表相关期刊

更多

[本论文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