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女性主义的政治哲学是什么?

论文核心提示:

 最后我回到卡伦·沃伦对生态女性主义被子的阐述以结束本文。把生态女性主义政治哲学视为生态女性主义被子中的一块布料,就像被子中的被子一样,也是可能的。“生态女性主义哲学的被子由不同具体社会、历史和物质条件下的织被人用不同的布块缝制而成,它折射出织被人对妇女——其他人类他者。。。

  摘要:生态女性主义的政治哲学借助生态女性主义以及批判种族理论、怪异理论(queer theory)、后殖民理论、环境哲学和女性主义等解放理论的见解、理论工具和伦理责任来审视“自然”之政治地位的智力探究领域。生态女性主义政治哲学关心的问题是承认自然界主体性与主体地位而产生的各种可能,以及我们如何在政治上以对话的方式回应自然界。这种哲学认为,要很好地解决把非人类自然作为一个对话者纳入绿色公共领域这个环境难题,一种关注性别的、解放的分析必不可少。同时,它也像把自然界排斥于伦理一政治关切之外的“传统”哲学那样。追问一些基本的哲学问题。这些主题贯穿于审视性别、自然与政治等概念范畴之间相互关联的当代环境女性主义者的著述当中,尤其是生态女性主义哲学家瓦尔·普鲁姆伍德、激进民主理论家卡特里奥娜·桑迪兰兹和女性主义现象学家、地方哲学家邦妮·曼恩三人的著述当中。沃伦的编织品比喻指明了生态女性主义的政治哲学如何缝合为生态女性主义更大的被子。
  关键词:生态女性主义;性别;自然;政治
  中图分类号:B82-058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1-1165(2011)04-0031-10
  关于生态女性主义我想说的是,它作为一种身体政治理论而存在。我的观点基于这样一个前提:生态女性主义包含着一种内在的民主政治视野,尽管这一视野没有被言明。——卡特里奥娜·桑迪兰兹
  生态女性主义能从许多不同的视角进行探讨……作为一种反对性政治话语和实践,它存在于具体的历史、物质和政治背景之中。——诺厄尔·斯特金
  一、瓦尔·普鲁姆伍德与批判的政治生态学:寻求且拥抱政治
  所有生态女性主义都隐含着一种政治分析,并且构成了对各种话语和实践的政治干预。本文作者试图通过生态女性主义的政治哲学,阐明生态女性主义隐含的政治内容。问题是,这种哲学是什么呢?首先,让我们来看看瓦尔·普鲁姆伍德(val Plumwood)最后一本书《环境文化:理性的生态危机》的第三章:《理性主义与科学的歧义》。在她2007年去世前写下的这些文字中,普鲁姆伍德最直白地阐述了西方理性的主宰叙事是如何把科学的和经验的权威置于超越、疏远、分离和冷漠的位置,同时在认识者与认识对象之间形成了一种等级制的、工具性的关系。虽然关于理性的主导观念主张认识主体与认识对象的本体论区分、研究者的中立不仅对于客观性和普遍性(二者都是获得所谓“真理”的前提条件)是必要的,而且这种中立也必然是脱离了政治关系的,但普鲁姆伍德则指出,更细致的考察揭示出了相反的情况:“客观性一般被视为排除了情感、肉体、特殊性和政治。理性主义者贬低身体和情感并将其与女性联系在一起显然不客观。”接着,普鲁姆伍德描述了这种科学认识论的危险:
  缺乏对研究对象的关怀和尊重,缺乏对将来会受到影响的人的责任,知识关系就不可避免地被理解为:认识对象仅仅只是达到认识主体的目的或实现他们所服务的权力的手段。……权www.21cnlunwen.com力就会迅速占据中立留下的真空;完全“中立的”认识者很容易就会变成将他们的行政、科研、教育资源转向权力、特权和资金所在的地方。所以中立负载着一种自相矛盾的政治,它以中立的面目掩饰其对权力的屈服。
  通过吸收丰富的女性主义和环境思想,普鲁姆伍德揭示了知识规范是如何建立在对妇女、身体、情感、有色人种以及一个客观化、工具化的自然等存在的贬低、排斥和剥削之上。许多理论家也都指出了我们的价值论传统打着“事实”与“真理”旗号掩盖并强化权力关系,而这种掩盖行为本身就是权力的表达。普鲁姆伍德做得更出色的地方在于,她不屈不挠地坚持我们必须对理性主导形式的生态社会问题在进行认识论分析的同时进行政治分析。通俗地说,我们不是需要消除那些隐藏的、隐含的理性建构的政治维度,而是需要一种关于理性和其他知识及知识实践的更好的、更具批判性的政治学——正如她在此书后文中命名的“批判的政治生态学”。所有的知识项目都有一种政治维度,政治是不可避免也是不容否认的。因此,普鲁姆伍德告诫我们,必须确保我们的知识项目以及它们支持的伦理——政治任务与生活、自然、共同体和正义同行,而不是与剥削、破坏、商品化和灭绝为伍。
  虽然普鲁姆伍德对于理性的政治学分析非常重要,此文的目的却不是要复述它关于理性主导话语与人类中心论和人类压迫之间关系的论证。相反,我要追问的是:揭示充斥在我们的理论、话语、价值体系和实践中支持破坏自然的政治关系意味着什么?把环境议题视为政治领域意味着什么?审视“政治”本身的含义及其表现方式和场合意味着什么?这种审视如何是生态女性主义的?
  通过提出这些问题,此文初步确认了贯穿于普鲁姆伍德、卡特里奥娜·桑迪兰兹(Sanddil.ands)和邦妮·曼恩(Mann)三位当代环境理论家著作当中的主线和议题。她们都有力地、独特地反思了性别、自然与政治等概念之间的相互关系。出现在生态女性主义、激进绿色政治和政治话语(包括行动主义)交集中的这些相互关系,指向一种可以被称之为“生态女性主义政治哲学”的领域。我希望以一种抽象的方式解释这一哲学领域追问的一般方法和模式。因为此文既吸收了已有著作中的概念、方法、论证、分析、术语和主题,同时又指出了运用这些主题可以进一步追问的地方,所以我在这里从规范和描述两个层面来阐述生态女性主义政治哲学。当然,伴随规范性的描述也绝非“中立的”。因而我的选择也是经过区分甄别的,而生态女性主义政治哲学的边界也可以作不同的界定。我的讨论只是界定生态女性主义政治哲学的一种可能方法。二、生态女性主义的政治哲学:定义与问题
  我暂时把生态女性主义政治哲学界定为一个借助生态女性主义以及诸如批判种族理论、怪异理论、后殖民理论、环境哲学和女性主义等解放理论的洞察、理论工具和伦理责任而审视“自然”之政治地位的智力探究领域。所有生态女性主义的主要原则是,各种压迫尤其是女性压迫和自然压迫是相互关联的,这些压迫的关联性在精神和物质层面都非常明显。生态女性主义认为女性和自然的附属地位不仅在“本质上”是相互联系的,而且在观念中、历史中和物质现实中都是相互联系的。虽然那些从事环境哲学和女性主义等相关领域研究的人应该清楚了解这一点,但女性受压迫和自然受压迫之间的关联对其政治的影响却很少得到较好的阐释。阿蕊儿·萨拉(ArielSalleh)的开山之作《作为政治学的生态女性主义:自然、马克思与后现代》是个例外。她写道:
  生态女性主义政治分析的基本前提是,生态危机是欧洲中心的资本主义父权制文化不可避免的后果。这种文化以支配自然和把女性作为自然进行支配为基础。或者把“男人/女人=自然”这个等式调转过来,生态危机是一种基于支配女性并把自然作为女性进行支配的文化不可避免的后果。
  女性在本体论意义上并不“更亲近自然”。

男性和女性都是处于自然之中、与自然同在并来源于自然,但是获取男性身份认可的嘉奖却依赖于男性对这一事实的否认。生态女性主义者就是要探讨这种文化建构的性别差异的政治影响。
  因此正如萨拉评论的,男性脱离自然并高于自然、女性更接近被贬低的自然这类传统观念,对女性、男性和自然都具有政治影响;而且我认为,这类观念本身就是那种寻求建立和维持人类生态优越性和男性文化优越性的政治学的产物。
  回到文章开头所说的,所有生态女性主义都隐含着一种政治分析,并且构成了各种话语和实践的政治干预。生态女性主义政治哲学的任务就是要把生态女性主义这种隐含的政治内容阐明。或者换句话说,生态女性主义政治哲学的任务是批判性地反思自然、性别之概念和实践与我们所理解的政治相互关联的方式。生态女性主义政治哲学要回答如下问题:
  “自然”和“自然的”的概念是如何被用来论证压迫和不平等关系的,尤其是如何被用来论证压制女性、有色人种、不反对同性恋的人、残疾人和其他人类他者等关系的?
  自然、环境与非人类存在的政治地位是什么?
  自然本身是如何被排除于政治领域之外的,而把非人类生命和实体视为具有政治表达和其他政治行为能力的政治主体意味着什么?
  自然能具有政治主体性吗?
  环境话语和政治话语是如何与性别意识形态融合到一起的,而这种融合对于我们解决与这三者相关的问题又有什么影响?
  批判性种族理论、后殖民理论、怪异理论和女性主义等解放理论如何作用于这种哲学与生态谋划从而克服对自然的人类中心主义的支配?
  上述解放理论是如何忽略环境运动这一解放斗争的共同场所的,这种忽略如何纠正?
  理论与实践的关系是什么,在理论与实践中关注性别分析会有什么收获?
  在这里我不是要逐一回答以上问题,而是把它们作为生态女性主义政治哲学探究的线索提出来。虽然它的方法论是综合的而不是分析的,但是分析生态女性主义政治哲学这一术语中每个词语的涵义却是十分有益的(此文的分析绝非“生态女性主义哲学=生态女性主义+政治学+哲学”这种简单加和模式)。这种分析有助于我们看到生态女性主义政治哲学这一术语概括了此文论及的三位生态女性主义者著作中的重点,也有助于揭示我们综合考虑性别、自然和政治时的得失利弊。
  首先来看“生态女性主义”这个术语。生态女性主义政治哲学提出的问题之所以是生态女性主义的,在于它们追问了自然和女性受到压迫、排斥和边缘化的关联性,揭示了女性作为男权主义压迫和剥削对象,与自然界中其他生命和实体的相似性,即卡特里奥娜·桑迪兰兹所说的偶然“等价物之链”中的紧密关联。第二个术语“政治”,是一个在环境哲学中论述最少的词。在此我不打算提供一个它的定义,而是准备顺着绿色政治理论家如道格拉斯·托格森、阿莱克斯·拉塔、桑迪兰兹和约翰·德赖泽克的思路,主张应该从行为和现象学方面而不是工具方面来理解政治——作为一个领域,它应该具有集体性、交谈、翻译、解释、争论、谈判和讨论等品质和经验。政治具有一种行为和体现的维度,是过程而不是结果导向的,同时它也是一个民主观念、公民权利、权力、参与、表达、自我、社会、生态家园、城邦和自然持续生产、追问和改进的开放空间。与普鲁姆伍德和沃伦一致,而与大多数西方人类中心论的政治哲学相反,我认为生态女性主义的政治不限于人类;非人类界具有进行政治行为、表达的能力;人类能够承认它们的权利要求因而也具有承认它们的权利要求的道德义务。“哲学”是最容易也是最难定义的一个词。哲学必然要追问一些基本假设,尝试理解那些看起来在理解范围之外的东西。哲学批判性地评价那些被人们视为理所当然的观念、信仰、价值和实践,如理性是什么、谁拥有理性、它在道德上和政治上的推论是什么、什么才算是“表达”、“语言”和“交流”;必然性与自由的关系。即肉体、自然和生态被假定为非政治的女性化领域与理性辩论、独立、文化以及城邦被假定为男权领域之间的关系。
  同时,我还要进一步拆分解读“生态女性主义”这一术语。大多女性主义坚持这样的断言:没有什么处于政治之外,生活的方方面面都或多或少地存在政治关系,因而有一句名言为“个人的就是政治的”。(在文章结尾我会再度讨论对政治这个概念的各种可能理解,不过此文的目的并不是对其提供一种全面的理论,而是提出一些对生态女性主义政治哲学有益的解读)。至少,政治涉及到权力的产生、分配和使用;女性主义认为妇女的从属地位是男性支配与权力不公平使用的结果,而不是自然事实的结果。因此,“生态女性主义”概念中的“女性主义”部分令我们意识到任何哲学都是充盈着权力关系的政治;“生态女性主义”概念中的“生态”部分则令我们意识到这些权力关系延伸到了人与非人类自然之间,把自然置于人类不公统治与压迫之下。  

政治哲学论文快速发表服务   本中心提供政治哲学论文发表服务论文推荐发表,论文指导服务 专业水准,发表全程跟中服务,。
期刊类别多杂志期刊都发表,省部级、国家级、核心期刊、EI、会议的职称论文发表。
类型:政治哲学论文发表相关期刊

更多

[本论文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