徘徊在仕隐之间的审美趣味

论文核心提示:

摘 要:司马札是不为世人熟知的晚唐诗人之一,《全唐诗》[1]收录其诗39首,或描绘农民疾苦、豪贵奢靡、宫女悲惨遭遇等社会现状,兴讽时弊;或将自身不幸的人生遭际注入他的诗歌,暗自神伤。仕途的挫折与退隐的心理盘旋交织在一起,投射到其诗作中,则表现出看似矛盾的艺术旨趣来。   关键词:艺术旨趣;入世情怀;隐逸高洁

  摘 要:司马札是不为世人熟知的晚唐诗人之一,《全唐诗》[1]收录其诗39首,或描绘农民疾苦、豪贵奢靡、宫女悲惨遭遇等社会现状,兴讽时弊;或将自身不幸的人生遭际注入他的诗歌,暗自神伤。仕途的挫折与退隐的心理盘旋交织在一起,投射到其诗作中,则表现出看似矛盾的艺术旨趣来。
  关键词:艺术旨趣;入世情怀;隐逸高洁
  作者简介:刘姗姗,安徽合肥人,安徽文艺出版社编辑,现为安徽大学中文系古代文学专业在职研究生。
  [中图分类号]:I206.2 [文献标识码]:A
 本文世纪论文网(www.21cnlunwen.com)提供 [文章编号]:1002-2139(2012)-23-0-01
  司马札是一位晚唐诗人,诗歌或借古事发挥,或言民生疾苦,或对道士和僧人吟诗,或直接陈说归隐之意,均围绕着自身坎坷多舛的经历和漂泊无定的生活展开。他积极追逐功名却屡试不第,终生落拓奔波,备尝艰辛。诗人虽迫于时势徘徊摇摆,但对仕宦的向往渴求并未完全消弭。
  一、民胞物与的入世情怀
  司马札一直生活在社会的底层,自身经历坎坷,备尝生活的艰辛,因此,他的诗作多是感怀之作,从一开始便打上了民胞物与的烙印,具有鲜明的现实主义特色。司马札的最出色的七言绝句诗《宫怨》,意境委婉,准确表达了宫女悲愤哀怨的无奈之情。
  且看司马札的《蚕女》:
  养蚕先养桑,蚕老人亦衰。
  苟无园中叶,安得机上丝?
  妾家非豪门,官赋日相追。
  鸣梭夜达晓,犹恐不及时。
  但忧蚕与桑,敢问结发期?
  东邻女新嫁,照镜弄蛾眉。
  这首《蚕女》感情真挚,语言通俗平易,通过叙事主人公养蚕女自述的口吻,讲述了养蚕女忧伤而悲苦的人生命运,反映了晚唐时期赋税对妇女的剥削和压榨。
  中晚唐时期,政治腐败,藩镇割据,内有牛李党争,宦官专权,外有民族纷争。诗人饱蘸着同情的热泪,将养蚕女从养桑、养蚕到织布的过程简洁地勾勒出来,谁知养蚕女除却身体的极度透支之外,心理负担也极大,“官赋日相追”,“犹恐不及时”,羡慕的是邻家女子照镜梳妆,自己却要应付征调,只好无奈而不分昼夜地劳作,连考虑终身大事的空闲和财力都没有。蚕一批批地老去,养蚕的人又怎能不随之衰老呢?这又增加了一层忧虑和哀怨。
  司马札仅用“养蚕先养桑,蚕老人亦衰”就简单勾勒出了养蚕女朴实无华的形象,这些养蚕女忙于采桑养蚕,无心也没有经济条件打扮,因此,她们已没有了汉魏六朝诗歌中的美丽优雅,而以贫寒、悲苦而过早衰老的形象出现,这是现实生活中真实的采桑女形象[2]。此诗最为难能可贵的是,诗人对同是妇女却贫富悬殊、境遇迥异的晚唐社会现实提出了质疑。
  二、看似矛盾的艺术旨趣
  司马札留存的这些诗,涉猎的题材范围较有社会内容,可谓言之有物,延续了汉乐府以来优秀的现实主义创作传统。如《感古》、《古思》、《筑台》等借古事发挥;《卖花者》、《古边卒思妇》、《蚕女》、《锄草怨》、《宫怨》等言民生疾苦;《赠王道士》、《晓过伊水寄龙门僧》、《题清上人》、《夜听李山人弹琴》等表明诗人与道士或僧人有来往;而《隐者》、《效陶彭泽》、《白马津阻雨》等则直接陈说其归隐之意。这些诗歌糅合了仕途的挫折与退隐的心理,投射出看似矛盾的艺术旨趣来。
  这些题材和主旨,在中晚唐诗人中并不少见。中唐诗人李绅的“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洗练平易,妇孺皆知,精辟地描摹出农民的辛酸和苦楚;而司马札的代表作《锄草怨》正是延续了中唐以来的悯农传统,鞭挞官赋徭役,画面感较强。不同于同时代其他诗人的是,司马札擅写五言,并以此取胜。在其现存的39首诗作中,除了七律三首、七绝四首之外,余皆为五言,沉郁古朴,多愤慨之词,颇有个性。
  然而,他的诗作又时时透露出对僧道的推崇和追慕之情,将理想寄予“愿随执轻策,往结周太子”,把如浮云流水般的人生神仙化,然而,虽广交僧道,诗人却并未真正投身宗教的怀抱,而是游离其外,追求自身冲淡平和的心境。
  三、隐逸高洁的出世旨趣
  “功名”是晚唐诗人司马札心中永恒的情结,也是晚唐时期大多数诗人共同的人生历程,是诗人终生难圆的梦想,因此他的后期诗作自然而然地转向了隐逸生活。他在诗歌自述“十年身未闲,心在人间名”(《山中晚兴寄裴侍御》),“功名倘遂身无事,终向溪头伴钓翁”(《白马津阻雨》),诉说积极追求功名的心声,历经艰辛却不能如愿以偿。这就使得诗人自然而然地转向山林、追求隐逸,正是一种无可奈何之举,向往着隐居旷达、逍遥自在的生活:“终日不冠带,空山无是非。”(《隐者》)
  即便是在羁旅诗中,司马札也透露出了自己对隐逸生活的向往。他在诗作《自渭南晚次华州》中,星夜兼程,赶往华州,虽然自己过的是“有如无窠鸟”的流浪生活,但是人劳马乏、雨路泥泞、难觅安顿之所的晚发之苦,“劳役今若兹,羞吟招隐句”,令诗人不得不产生“却思林丘卧,自惬平生素”的隐逸想法。诗风古朴,无晚唐之浮艳习气,评价他为晚唐诗坛上的“佼佼者”[3],实不为过。
  综上所述,晚唐这位名不见经传的诗人的诗作所散发的徘徊于仕隐之间的审美趣味,也是他同时代的大多数诗人的共同特征,恰恰反映了晚唐之季社会生活的真实面貌。诗人的无个性就是个性,他的无特色本身也就是特色,从他的看似矛盾的诗歌思想中,我们仿佛看到了那个浑浑噩噩、动乱而迷茫的年代。
  参考文献:
  [1]、曹寅、彭定求等.全唐诗[M].北京:中华书局,2008.
  [2]、桑绍龙.论晚唐采桑女形象的质变[J].时代文学[J],2010(3).
  [3]、 周祖譔.中国文学家大辞典·唐五代卷[M].北京:中华书局,1992.

 
美学论文快速发表服务   本中心提供美学论文发表服务论文推荐发表,论文指导服务 专业水准,发表全程跟中服务,。
期刊类别多杂志期刊都发表,省部级、国家级、核心期刊、EI、会议的职称论文发表。
王编辑 : “王编辑QQ”:375623535   张编辑 : 张编辑QQ在线:812445863

文章类型:美学论文发表及相关期刊推荐

更多

[本论文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