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清照与朱淑真审美意象之比较

论文核心提示:

 摘 要:朱淑真、李清照是我国南北宋时期最具代表性的杰出女性作家。她们的作品无论是题材还是风格都有其相同和不同之处,本文选择了她们作品中意向的比较。两位作家的闺阁生活相类似,因此,她们在审美意象的选择上有很大的相同。由于生活环境的差异和爱情经历的迥然不同,使她们在审美意象的选择又有很大的不同。   关键词:李清照;朱淑真;意象

  摘 要:朱淑真、李清照是我国南北宋时期最具代表性的杰出女性作家。她们的作品无论是题材还是风格都有其相同本文世纪论文网(www.21cnlunwen.com)提供和不同之处,本文选择了她们作品中意向的比较。两位作家的闺阁生活相类似,因此,她们在审美意象的选择上有很大的相同。由于生活环境的差异和爱情经历的迥然不同,使她们在审美意象的选择又有很大的不同。
  关键词:李清照;朱淑真;意象
  [中图分类号]:I20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2-2139(2012)-23-0-01
  中国文学发展的长河中,女性文学令人注目。古代出现了许多优秀的女性作家,虽然流传下来的作品数量不及男子多,题材也不及男子广泛,但这些作品以她们独特的视角表达女子特有的内心情感和个性意识。在宋代众多的女性作家中,易安为冠,次之朱淑真。下面,笔者就谈谈李清照与朱淑真审美意象的异同。
  一、闺阁作品意象的比较
  李清照与朱淑真二人相同之处在于她们都生活在良好的家庭环境和文学氛围之中。这种同样的家庭环境使得两位作家早期的少女生活充满了书香气息,诗情画意,也形成了她们特有的女性的浪漫情怀,以温柔清新的眼光看待世界。李清照在《如梦令》中写道:“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词里描绘的藕花深处的归舟和滩头惊飞的鸥鹭,活泼而富有生趣。作者选用了“藕花”“鸥鹭”这些意象,清新、自然、生动。描绘了少女时期一次泛舟游乐的剪影。这些都表现了作者对大自然的热爱,抒发对自由幸福生活的向往与追求。而朱淑真在《春园小宴》中写道:“春园得对赏芳菲,步草鞋絮点衣,万木初阳莺百啭,千花乍拆蝶双飞。”诗中描绘了初春花园的自然图景,作者选用的“莺”“蝶”“草”“絮”等意象也同样的清新、活泼、生趣盎然。体现了一位无忧无虑的少女悠然自得的心境以及对大自然的憧憬。由此可见,朱李二人在早起作品中审美意象的选择上有很大的相同之处。她们用的都是清新生动的意象去表达少女们对自由的向往和追求。
  但二人早期作品也有不同之处,二人虽然生活在相似的家庭,但毕竟不是同一个家庭,其生活环境也还是有差别的。李清照良好的家庭环境使得她有机会接触更宽广的领域。她自幼饱读诗书,同时也接触了很多当时的文人骚客,从而形成了她温婉中又带有男儿豪气的性格。“九万里风鹏正举,风休住,蓬舟吹去三山去。”“风”“山”等意象的使用,显得作品很大气,充满了积极浪漫主义精神。而这样的豪情之作在朱淑真的作品中是很难见到的。朱淑真虽然也生活在官宦人家,但她只是终日盘桓在家中,她的活动范围仅限于家庭。她的诗作多是花卉的代谢,蝶鸟的飞舞,星月的辉映,只是局限于家中景物,形成了她温婉灵秀又敏感消极倔强的思想性格。李清照除了写爱情生活的作品外还著有大量的关心时政的作品,表现其独特的政治见解,以及关心国家命运的忧患意识。《乌江》和《语溪中兴颂诗和张文潜》这两首诗是她站在历史的高度,纵观古今,对北宋腐朽政治予以了有力的鞭挞。她的生活环境使她能较多的了解国家大事,是一个关心国家命运的爱国女子。而在朱淑真的作品中并没有类似李清照这样的词句。因此,二人情感表达的深广度不同,在选择意象上自然也有所不同。
  二、爱情生活中作品意象的比较
  如果说李清照、朱淑真的闺中生活有所略同,那么她们的爱情经历却大相径庭。李朱二人同样是顺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可她们的婚姻生活却大不相同。李清照嫁了一个如意郎君,美满的婚姻生活对她的创作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她的作品大多是思夫之作。“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作于新婚小别,思愁尽显。“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由于作者的相思之苦,使得这些意象或多或少带有愁苦情节。作者由“独”而“思”,由“思”而叹,而愁,从中可以体味到作者难遣之愁。但这种愁情并非词人独有,而是“一种相思,两处闲愁”因此,李清照词中只是闲愁,淡淡的忧伤,不是极度的伤感和凄苦。
  与李清照相反,朱淑真的婚姻生活是不幸中的不幸。《断肠集》便是她悲惨生活的记录。朱淑真出嫁前曾有过一段美好的恋情,但是不久恋人便离她远去。“春已半,触目此情无限。十二阑干闲倚遍,秋来天不管。如是风和日,输于莺莺燕燕。满院落花帘不卷,断肠芳草远”这是词人与恋人分别之后的一首伤春闺怨春思离愁之作。在这仲春时节,风和日丽,想那离乡背井,远在天涯的恋人,心神不定,愁绪万千无法排遣。在她的万般无奈和父母的逼迫下,草率的嫁给了一个地方的小官吏。起初,她对自己的婚姻还是抱有幻想的,她常常作诗勉励丈夫。但是渐渐地,她从希望走向失望,又从失望走向绝望。她对自己恋人的感情也由思念到离愁,再由离愁到怨恨。在《江城子·赏春》中“斜风细雨”“梨花”“芳草”“梦”“愁”等意象极其深沉的概述了恋情的始末,最后写出了爱情悲惨的结局,李清照在思念的词中所选择的意象大多是带有忧伤、多愁善感的色彩,而朱淑真的意象中则又多了一份怨恨。
  谈到朱淑真就不能不说“断肠”二字。其实,在李清照的作品中也有“断肠”之作。“吹箫人去玉楼空,断肠与谁同倚,一枝折得,人间天上,没个人堪寄。”由于李清照的婚姻生活美满,夫妻情深,她的“断肠”在于怀念爱人的早逝。赵明诚去世后,李清照思之甚深,尤其《声声慢》更是让人潸然泪下“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淡酒”“风”“雁”“黄花”“梧桐”“细雨”“黄昏”这些意象正体现了作者凄苦悲痛的感觉,真正是字字血声声泪,淡酒浓愁。李清照的“断肠”是深刻的怀夫之情,而朱淑真的“断肠”是贯穿她的整个婚姻生活的。她的凄凉之作多是对负心人的怨恨,对爱情婚姻不美满的控诉。“鸥鹭鸳鸯作一池,须知羽翼不相宜。”诗中将自己比作鸳鸯,嘲讽丈夫是鸥鹭。“鸳鸯”“鸥鹭”的对比表明作者对包办婚姻的不满。“断肠芳草连天碧,春不归来梦不通。”人不见,梦不成,言不通,剩下的只有怨和愁了。由此可见,朱淑真所选择的意象要比李清照更为凄苦、愤恨。
  李清照、朱淑真虽然生活在不同的时期,二人因命运的多磨多难而走在同一条道路上——文学之路。生活境遇的异同,爱情经历的异同,自身性格的异同,造就了两位出色的女性作家,而她们的作品却各领风骚。她们在文学之路上留下的脚印不会因岁月的流逝而浅淡,她们的佳作在中国文坛上永远闪耀着艺术的光辉。

 
艺术理论快速发表服务   本中心提供艺术理论发表服务论文推荐发表,论文指导服务 专业水准,发表全程跟中服务,。
期刊类别多杂志期刊都发表,省部级、国家级、核心期刊、EI、会议的职称论文发表。
王编辑 : “王编辑QQ”:375623535   张编辑 : 张编辑QQ在线:812445863

文章类型:艺术理论发表及相关期刊推荐

更多

[本论文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