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叠字的艺术魅力

论文核心提示:

 内容摘要:在我国古代文学史上,叠字诗、叠字词、叠字曲不乏其例,读来一气盘旋,朗朗上口,百折千转,荡气回肠。叠字又称“重言”,即由两个相同的字组成的词语,运用叠字进行诗词创作是诗词常用的艺术手法之一。叠字有其独特的艺术魅力,虽然是两个字的重叠,却传达出了一种不尽的意味。无论是用来增强韵律,渲染气氛,刻画人物,描写事物,还是用来抒发深化情感,一经巧妙调遣,便美不胜收,魅力四射。   关键词:诗词 叠字 运用

  内容摘要:在我国古代文学史上,叠字诗、叠字词、叠字曲不乏其例,读来一气盘旋,朗朗上口,百折千转,荡气回肠。叠字又称“重言”,即由两个相同的字组成的词语,运用叠字进行诗词创作是诗词常用的艺术手法之一。叠字有其独特的艺术魅力,虽然是两个字的重叠,却传达出了一种不尽的意味。无论是用来增强韵律,渲染气氛,刻画人物,描写事物,还是用来抒发深化情感,一经巧妙调遣,便美不胜收,魅力四射。
  关键词:诗词 叠字 运用
  一.运用叠字能够增强韵律
  诗句中运用叠字手法,不仅形式整齐,语感和谐,悦耳动听,节律感强,增强旋律美,易诵易记。古诗中运用叠字,《诗经》中已滥觞。《文心雕龙·物色》盛誉《诗经》中的叠字用法:“写气图貌,既随物以宛转;属采附声,亦与心而徘徊。故灼灼状桃花之鲜,依依尽杨柳之貌,杲杲为日出之容,漉漉拟雨雪之状,喈喈逐黄鸟之声,喓喓学草虫之韵,……两字连形,并以少总多,情貌无遗矣。”如“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其雨其雨,杲杲出日”等等,不胜枚举。其中,“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采薇》)被称为《诗经》中最佳诗句之一。“依依”写出了柳树枝叶随风摇曳貌,“霏霏”写出了大雪纷飞貌。追昔抚今,触景生悲,久戍难归,忧心如焚。
  杜甫《江畔独步寻花七绝句(其六)》:
  黄四娘家花满蹊,千朵万朵压技低。留连戏蝶时时舞,自在娇莺恰恰啼。
  此诗三、四句中运用了双声词和叠字。“流连”和“自在”为双声词,“时时”和“恰恰”为叠字,这样处理,论文代发中心(www.21cnlunwen.com)提供优质论文发表服务使上下两句形成对仗,使语意更强化,更生动,更能表达诗人迷恋在花、蝶之中。叠字“恰恰”还是一个象声词,可能正是流莺快意的鸣叫声,激起了杜甫的诗兴,所以才有这样一首美好的诗篇留给后人,名不见经传的黄四娘,也因此诗而名留千古。
  再看崔颢的《黄鹤楼》:
  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
  这是一首在当时就广泛传诵的名作。其中的“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等句用了叠字,“历历”是形容汉阳树的,“萋萋”是形容芳草的,说登上黄鹤楼一看,汉阳的树木清晰在望,鹦鹉洲上的芳草浓密茂盛。全诗情味深长,意境高远,形象鲜明,格调优美。而这两个叠字是起了很好的作用的,不仅增强了诗的抒情性、形象性,也增强了诗的音律美和修辞美。
  二.运用叠字能够渲染气氛
  古诗中运用叠字,能渲染气氛,创设一种意境,或美好动人,或凄凉悲哀,或自然写意,或豪迈壮观。如“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北朝民歌《敕勒歌》)叠字“苍苍”、“茫茫”的成功运用,从“天”与“野”的角度勾画了一幅迷人的辽阔草原的图画。而“飒飒西风满院栽,蕊寒香冷蝶难来”(黄巢《题菊花》)中“飒飒”两字又写出了秋风的肃杀,秋景的悲凉。另外如“梨花院落溶溶月,柳絮池塘淡淡风”(晏殊)里,用“溶溶”描绘月色,烘托宁静美好的气氛,用“淡淡”形容春风,突显自然写意的春光。
  三.运用叠词,有助于更好地刻画人物形象
  《古诗十九首·青青河畔草》中,“青青河畔草,郁郁园中柳。盈盈楼上女,皎皎当窗牖。娥娥红粉妆,纤纤出素手。昔为倡家女,今为荡子妇,荡子行不归,空床难独守。”诗的语言用了民歌中常用的叠词,而且一连用了六个,但是贴切而又生动。“青青”与“郁郁”,同是形容植物的生机畅茂,但“青青”重在色调,“郁郁”兼重意态,且二者互易不得。柳丝堆烟,方有“郁郁”之感,河边草色,伸展而去,是难成“郁郁”之态的,而如仅以“青青”状柳,亦不足尽其意态。“盈盈”、“皎皎”,都是写美人的风姿,而“盈盈”重在体态,“皎皎”重在风采,由“盈盈”而“皎皎”,才有如同明月从云层中步出那般由隐到显的感觉。“娥娥”与“纤”纤同是写其容色,而“娥娥”是大体的赞美,“纤纤”是细部的刻划,互易不得。六个叠字无一不切,由外围而中心,由总体而局部,由朦胧而清晰,烘托刻画了楼上女尽善尽美的形象,相当成功地刻画出一个容颜丰美、装饰艳丽的妇女形象。六个叠词声、形、两方面的结合,在叠词的单调中赋予了一种丰富的错落变化。这单调中的变化,正入神地传达出了女主人公孤独而耀目的形象,寂寞而烦扰的心声。
  四.运用叠字能够绘景状物
  叠字的一个重要功能是摹状。恰当地使用,有助于生动形象地描景状物,使语言具有生动性、形象性,从而增强语言的艺术表现力,达到情景交融、妙合无垠的境界。
  首先,叠字摹声,使人如闻其声,有余韵不绝之妙。《诗经》中的叠字多用来状物拟声,如“关关”、“喈喈”、“嘤嘤”、“薨薨”,写虫叫;“蓁蓁”、“菁菁”,写树叶茂盛之貌;“浓浓”、“湛湛”,写露水甚多之状。
  杜甫非常注意诗句的音韵和谐,所以杜甫的诗歌中大量使用了叠字,他的诗歌一千四百余首,用叠字修辞的诗有三百多首。明人杨慎在《升庵诗话》中说:“诗中叠字最难下,唯少陵用之独工。”叠字炼字炼句的难度很大,但是杜甫“为人性僻耽佳句,语不惊人死不休”,他能把叠字运用得天衣无缝,使其诗歌意象情趣横生,呈现出令人震撼的音意美。如杜甫的《登高》:“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萧萧”摹落叶飘坠之声,“滚滚”拟江水奔腾之势。“滚滚”虽说是拟状,但透过江水奔腾之状,读者自然会联想到它那震天动地的声响,因此,“滚滚”具有摹声的效果。落叶“萧萧”、江流“滚滚”的声响,与“无边”、“不尽”的描写结合起来,描绘出了一幅壮阔而悲凉的立体图景,极易触发读者联想的神经而“联类不穷”,使人感到诗韵不绝而玩味不已。
  再如“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杨万里《小池》)用“尖尖”角来描写荷叶,把新荷刚出水面,小小蜻蜓已立于其上,蜻蜓荷叶相依相偎,充满生机的和谐景象描绘得形象而传神。又如“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琵琶行》诗人用“嘈嘈”、“切切”状声,再加上“珠落玉盘”的形象比喻,使得琵琶女的乐律弦声仿佛弹奏在读者的耳畔。
  其次,在诗歌中,景与情密不可分,而叠字的巧妙运用,使诗歌达到了情景交融的境界。欧阳修的《蝶恋花》词,写一位贵族少妇深闺独守的孤独苦闷之情。开头几句是这样的:“庭院深深深几许?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这几句词描写少妇幽居的生活环境,用叠字“深深”形容闺阁深院,又以“深几许”的疑问形式极力强调庭院之深。这样,三个“深”字叠用,渲染了庭院幽深、清冷的意境,描写的虽然只是庭院,而幽居其中的少妇孤寂、伤怀的形象十分鲜明,可谓景深、情深,情景交融,意境悠远。
  五.运用叠字能够表情达意
  运用叠字加强了语气,既可抒发强烈感情,也能寄托忧愁哀婉之情。在诗词中巧妙地运用叠字,有助于更好地表达思想感情。李清照的《声声慢》,历来受到人们的称赞和欣赏,词中连用七组叠字,“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八个叠字,抒写出作者如有所思,若有所待,而终又恍有所失的心情。“凄凄惨惨戚戚”,是六个双声字,写尽词不达意人在黄昏梧桐细雨中如怨如慕,如泣如诉的天涯沦落之悲,也把词人那国破夫亡、愁苦忧伤的心情表达得淋漓尽致,产生了震撼人心的感染力量。14字叠韵一出,几乎关尽后代词人之口。难怪词人们和词评家们称它“创意出奇”(《鹤林玉露》),“用字奇横”(《词律》),“句法奇创”(《词微》)。
  清代方有女词人双卿写了一首《凤凰台上忆吹箫》善可与之匹敌,词曰:“寸寸微云,丝丝残照,有无明灭难消。正断魂魂断,闪闪摇摇。望望山山水水,人去隐隐迢迢,从今后,酸酸楚楚,只似今宵。问天不应,看小小双卿,袅袅无聊。更见谁谁见,谁痛花娇。谁望欢欢喜喜,偷素粉写写描描。谁还管生生世世,夜夜朝朝。”全词用双字24叠,写尽自身凄凉,情哀词苦,怨而不怒,幽深婉曲。清代词论家陈延焯赞其“运以变化,不见痕迹”,又称“可谓广大神通矣,易安见之,亦当避席。”意为该词不仅不在李词之下,反倒略胜一筹。
  综上所述,我国古代诗词中许多成功运用叠字手法的佳句。叠字艺术在诗词中运用得当,一定会为其添光增彩,很值得今人在阅读中仔细鉴赏,在写作中注意借鉴,其营造的艺术氛围和艺术魅力绝不可小觑!
  杨庆华,教师,现居黑龙江大庆。

 
艺术理论快速发表服务   本中心提供艺术理论发表服务论文推荐发表,论文指导服务 专业水准,发表全程跟中服务,。
期刊类别多杂志期刊都发表,省部级、国家级、核心期刊、EI、会议的职称论文发表。
王编辑 : “王编辑QQ”:375623535   张编辑 : 张编辑QQ在线:812445863

文章类型:艺术理论发表及相关期刊推荐

更多

[本论文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