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无常观对日本不完美意识的影响

论文核心提示:

 摘要:日本人孕育出了与普遍存在的美学法则相悖的审美理念,即:以不完美为美、以不对称不平衡为美。这种特异的审美理念的形成与佛教的无常观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无常观对日本审美意识的影响体现在了日本社会文化中的各个方面。例如日本的文学作品、建筑等等。   关键词:无常观;审美意识;不完美主义

  摘要:日本人孕育出了与普遍存在的美学法则相悖的审美理念,即:以不完美为美、以不对称不平衡为美。这种特异的审美理念的形成与佛教的无常观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无常观对日本审美意识的影响体现在了日本社会文化中的各个方面。例如日本的文学作品、建筑等等。
  关键词:无常观;审美意识;不完美主义
  [中图分类号]:G03[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2-2139(2012)-09-0213-02
  无常观对日本人的社会文化及审美意识产生了方方面面的影响。日本人对樱花的喜爱可以说是无常观“日常化”最典型的例子。他很好地体现了日本人在日常生活中所体验到的变幻无常之感。樱花的花期极其短暂,只有七天左右,然后在一夜之间全部凋落不留半点痕迹。比起盛开的烂漫的樱花,那一片片如雪花般飘落的落樱更加充满情趣与诗意,更让日本人动情和感伤。大自然是变幻无常的,再美的东西最终也会消失,人生亦是如此短暂与无常。樱花正是体现出了一种无常之美。日本人对生命短暂无常樱花的喜爱正是对无常观的美意识的追求。中国人对美丽的事物多是持赞美,单纯欣赏的态度而已,然而大部分的日本人在欣赏美丽事物的同时却感叹着这种美是变幻无常的、不是永恒不灭的,简单来说这是因为在日本人的审美意识中贯穿着无常观。正因为如此,在日本人眼中映出的所谓“美”在外国人眼中通常是充满矛盾的。在中国或西欧流派的审美意识中追求的是豪华绚烂的美,或致力于达到万物的平衡性与对称性。唯独日本的文化孕育出不同于普遍存在的美学法则:即不完美至上主义。比起完美、永恒的美,日本人更喜爱有一点点不圆满的缺憾美、转瞬即逝的美。
  而日本人所获得的这些特异的美的理念是自然因素与宗教因素共同作用而形成的,在宗教因素中受佛教无常观的影响最甚。这两个因素相辅相成、共同作用。众所周知,日本是一个远离大陆、四周环海的孤岛,且东瀛列岛的地理结构,本身就是最不规则的,缺乏整体感的,地震、火山、台风、海啸等突发性灾变也频繁发作。不难想见,生存在这种自然灾害频发环境中的日本人是最容易产生宿命性的 “无常”感的,也是最容易接受无常观的。
  什么是无常观呢!无常观发端于佛教思想。无常,在佛教中作为三法印之一(诸行无常),指世间一切事物,无论是物质的,还是精神的,必有生、住、异、灭四个阶段,都是生灭变化,万物流转而不可常住的。6世纪佛教传入日本,千年来不但全面渗入日本社会以及文化生活的各个角落,也逐渐渗透到人们的心灵深处,给日本民族的审美意识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 “无常观”和日本其他审美感一样是作为一种咏叹式的、抒情的哀伤之感引发人们的共鸣而已,只是一种情怀而已,更确切地说应称为 “无常感”。这种审美倾向至少可以追溯到日本中世的著名随笔集——《方丈记》,著名的草庵文学作家鸭长明在《方丈记》中有这样的记载,「ゆく河の流れは絶えずして、しかももとの水にあらず。よどみに浮かぶうたかたは、かつ消えかつ結びて、久しくとどまりたるためしなし。世の中にある人とすみかと、またかくのごとし。」,意为世间万物皆如流水般变幻无常,绝无重复。借由流水、水泡这些瞬间即逝且易变脆弱的事物来表达对人世的无常之感。整本书从头到尾,无常观可说是其中心思想。无常的世界观被吉田兼好继续继承并发扬,吉田兼好在《徒然草》的第82段说得很直白:「何事も完璧に仕上げるのは、かえって良くない。手を付けていない部分を有りの儘にしておく方が、面白く、可能性も見出せる。」,意为“不完整的事物更有意义”、“无论任何事物,圆满、完美都是不好的,保留着残缺的状态反而更有情趣”。如小西甚一1指出的:“日本文学所获得的这些特异的美的理念,其根底存在着无常感,即便我们将无常感看做是这些美的理念的前提也并不过分。无常思想被广泛应用于文学作品、和歌、俳句中,在《伊势物语》以及贵族文学《源氏物语》、代表中世纪文学最高成就的《平家物语》这些名著中,都渗透了宿世和无常的思想,以死亡、没落等人生无常的幻灭之美为主基调,渲染着盛者必衰、因果报应等佛教思想。由此可见,“诸行无常”的观念已渗入到日本人的社会认识中。
  因此,有了对无常观与日本美意识更深层的了解后,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在日本人的生活中,我们经常会看到一些与我们习惯了的审美经验颇不吻合的现象。例如:对于日本人来说,满月的确很美,但在俳句诗歌中更多被咏叹的是一角被云朵遮盖的月、在朦胧雨天里想象的月。就连被称之为“わび茶”2始祖的村田祖光也曾说过「月も雲間のなきは嫌いにて候」,意为“比起闪闪生辉的满月,在云彩缝隙中隐约可见的月更美”。据说利休3看到干净地一尘不染的庭院,会故意摇摇旁边的树木让叶子落下来,把庭院清扫得干干净净反而不受赞赏。日本的电影或小说、戏剧中都很少见到“大团圆”的结局,结尾总是倾向于悲剧性的或带有缺憾的结局。相比织田信长那样的高高在上的完美型英雄人物,日本人似乎更喜欢像北条時赖4、赤穂浪士5或义经6那样给人亲近感的人物,比起才干,这些悲情英雄人性上的缺点反而让他们更容易引起人们心灵上的共鸣。总之,华丽修饰的美、对称平衡的美,这些西洋文化集大成的美学法则,却被日本人摒弃或刻意回避掉了。日本人的美意识是相反的,恰恰是以不对称不平衡为美、以朴素自然为美、以不完美为美。
  想起曾经在某介绍日本神社与寺院的书中看到一个引起我兴趣的话题。十五世纪建于京都龙安寺的枯山水庭园是日本最有名的园林精品,其中最著名的是矿石寺院,不见一点泥土,由圆形和椭圆形的小石子铺成,其上摆有十五块岩石,然而我所感兴趣的部分是被称为龙安寺石庭之谜的这十五块石头无论从哪个角度望去都只能看见十四块,也就是说无论从什么角度看,都会有一块矿石隐藏。十五这个数字代表着月亮的盈亏,十五月圆夜则指满月,在东洋具有完美无缺的意味。而石庭的石头恰恰只缺其一,变成十四,这或许也是要训谕我们知晓自身的不足、从而获得直面缺陷与试炼的力量,时刻警惕自满之心,这心境包含了很深的禅意。这样的寺院在日本有很多,但都各具特色。像日本最神圣的伊势神宫就已经不再局限于南北轴向布置,日本的建筑在尝试中找出了属于自己的不对称的轴向特点。推而广之,日本的皇家建筑、茶室、庭园建筑都具有非对称性的自然性格。就拿作为日本独创建筑之一的茶室来说,走进日本的茶室,区区十几平米,寥寥几件器具,可是无论从哪个角度看,没有一处是对称的,哪怕是悬挂挂轴、供奉插花的壁龛,两边的立柱都是一曲一直,甚至还是用不同的木料做成的。茶室中大至构造小至细节的不对称性处理体现的是佛教中无常性。茶室的魅力就在于在它的身上有着日本文化深深的烙印,真切地符合日本民族的灵魂以及在这种灵魂下形成的审美思想。
  但是,在佛教的无常观影响下产生的不完美主义并非如世人所理解的那样都是悲观消极的。日本人一边咏叹美好的事物,一边叹息世事推移变化之快,美好如花期般短暂,在炫目的美过后留下的是无限虚幻之感,同时在抒情的哀伤之感中又领悟到正因为有 “灭”在前方存在,从而映出“生”的阶段无限的美好。另一方面来讲,当樱花开放时,人们为其美丽感到欢喜愉悦,当樱花凋落时,人们虽为其消失感到怜惜与哀伤,但一段生命的结束也象征着下个花季的即将到来,象征另一段新生命的开始。因此,日本人对于无常的理解不是仅具有佛教上的消极思想,更具有积极地意味。虽承认世事无常,却不消极避世,而是积极追求,在变化中寻求新生。在不完美中发现完美乃是日本文化的精髓。缺憾美乃是追求完美语境中的缺憾,乃是十全十美的残缺,匠心独运的古拙,www.21cnlunwen.com洗尽铅华的素朴。
  注释:
  【1】小西 甚一(1915—2007)、日本文学史研究者、筑波大学名誉教授、文学博士,著有《梁尘秘抄考》、《文镜秘府论考》、《能乐论研究》、《俳句の世界》等。
  【2】茶道之茶,有“幽寂”、“闲寂”的含义。坐在幽寂的茶室里,边品茶边闲谈,不问世事,修身养性,心灵净化。茶即禅,可以视为茶道的真谛所在。
  【3】利休(1522-1591),安土桃山时代的茶匠,利休派茶道的始祖,受丰臣秀吉所迫而切腹自尽。
  【4】北条時赖(1227-1263),日本镰仓时代镰仓幕府第五代执权,1256年前往最明寺出家。
  【5】赤穂浪士 赤穗藩家臣47人,元禄十五年(1703),为给主君浅野长矩报仇,夜袭吉良宅邸,斩杀吉良义央后束手让幕府差人拘禁,元禄十六年,幕府下令命他们集体切腹 。
  【6】义经(1159—1189)镰仓时代武将,因功高震主为兄长源赖朝所猜忌,最终兄弟反目成仇,最后在走投无路之下自尽。
  参考文献:
  [1]、日本人の心理[M] 南博 日本:岩波出版社1978年
  [2]、(日)陈舜臣《日本人与中国人》 刘玮 译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2009年1月
  [3]、戴季陶 《日本论》 吉林出版集团2011年7月
  [4]、吴婷婷 《日本文学作品中的“无常观”》 《语文学刊(外语教育与教学)》 2011年04期
  [5]、隽雪艳 《日本人的美意识与无常思想》北京:《日本学刊》 2008年4期

 
美学论文快速发表服务   本中心提供美学论文发表服务论文推荐发表,论文指导服务 专业水准,发表全程跟中服务,。
期刊类别多杂志期刊都发表,省部级、国家级、核心期刊、EI、会议的职称论文发表。
王编辑 : “王编辑QQ”:375623535   张编辑 : 张编辑QQ在线:812445863

文章类型:美学论文发表及相关期刊推荐

更多

[本论文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