绘画论文:浅谈巴尔蒂斯的少女情结

论文核心提示:

巴尔蒂斯的一生跨越了整个20世纪,他是为数很少、生前能在卢浮宫展出作品的画家之一。巴尔蒂斯在西方被誉为写实主义绘画的“末代皇帝”。有的艺术史家甚至断言,只有3位画家能够影响21世纪的画坛

   摘 要:阐述了巴尔蒂斯生平经历,分析了巴尔蒂斯绘画作品的背景及风格,探讨了巴尔蒂斯少女作品里的观念,从而让人们更多深刻认识画家的作品。
   关键词:巴尔蒂斯;童真;少女情结
  
  被毕加索称为“20世纪最伟大的画家”的巴尔蒂斯(Balthus),原名巴尔塔扎·克洛索夫斯基(Balthasar Klossowski),“巴尔蒂斯”是他从艺后使用的笔名。巴尔蒂斯(1908-2001)出生于法国巴黎的一个波兰贵族家庭,他在英国和瑞士度过青年时代。巴尔蒂斯虽然没有接受过正规的美术教育,但是他自幼就对艺术产生了浓厚兴趣,传统的古典主义绘画对他产生了深刻的影响。巴尔蒂斯依靠自学掌握绘画技法,先后受到博纳尔和库尔贝的影响。他的绘画讲究柔和的色彩、细腻的笔触和精确的轮廓。巴尔蒂斯不属于任何艺术流派,造型基本属于现实主义范畴,情调颇具浪漫主义色彩,画面表现上呈现出超现实主义的某些印记。
  巴尔蒂斯认为:“绘画只能产生于一个特定的氛围,这种氛围今天已经不再存在了。这就像把某人打发到沙漠里,让他在那里种植果园。我们的时代不能结下艺术之果,它走向了末路,梦想已经结束了。”[1]他对当代所有的东西都抱着怀疑的态度,甚至对它们感到厌倦。在他眼里,“我们生活的时代令人恶心,缺乏艺术,没有美感”。他十分反感现代艺术强调自我实现的倾向,主张艺术家必须是服务于大自然的工匠,艺术家应该想尽一切办法,使自己胜任于这个合乎伦理道德的任务。
  巴尔蒂斯是一位情感丰富的艺术家。他的人体画是对性的一种诗化赞美,表现了一种超越自然的永恒美,少女是巴尔蒂斯绘画的主旋律少,在欧洲美术史上还没有其他描绘少女的作品达到如此典雅崇高的境界。他一直钟情于画中的少女,她们摆着特殊的姿势,处于一种飘浮的状态,正像荷兰画家维米尔那样,巴尔蒂斯为我们打开了进入女性内心世界的大门。他曾经说过:“我的作品是宗教绘画”。他把画中的少女看成是纯洁无暇的美丽天使,她们独自一人呆在房间里,静静地等待着某种命运的到来。时间在画里凝固了,人物一动不动,仿佛成了蜡像,性爱和贞洁、短暂和持久、瞬间和永恒相互交织在一起。他的少女人体画既展现了青春发育期的朝气,又漾溢着走向成熟的女性魅力,有的作品还带着几分性感。巴尔蒂斯像一位羞怯的恋人,从远处悄悄地欣赏心中的爱神。
  什么是巴尔蒂斯喜欢描绘裸体的少女?人们对于他的动机,私下有种种议论。巴黎毕加索博物馆馆长、研究巴尔蒂斯的专家让克莱尔认为它反映了“对性的崇拜,给人在视觉上和触觉上造成冲动。”巴尔蒂斯一再声明,他是一个虔诚的天主教徒。他到处向人们解释,他的作品“与性爱毫不相关”,而是出自“另一个更高的层次”。巴尔蒂斯的人体画里没有道德规范的说教和某种特定的思想轨迹,它和观众保持着一段距离。法国著名作家加缪(1913-1960)曾经告诫大家,“评价巴尔蒂斯不能只局限在他的题材上”。巴尔蒂斯生活在少女的阴影里,他的内心世界让人难以测量。由于他的作品内涵深奥,外人很难理解,一些无知者往往歪曲它的原意,有批评家戏称他为“现代艺术的花花公子”。[2]
  巴尔蒂斯的画面其实并不复杂。他的少女画系列中,通常是少女斜躺沙发或者床上,周围有些充满暗喻意味的静物,有时再加一只猫。但他的构图总会造成一种难以名状的神秘感,对于我,还会带来精神上的不适症。我欣赏的画家弗洛伊德令我感到不适,因他太过残酷,将人体彻底还原为物质;而巴尔蒂斯带来的不适却是一种别扭,一种对于色情气氛的内心排斥。这些举着镜子的少女或者女人,充满了自我窥视的快感,又似乎意识到观者窥视的目光而更为挑逗。哪怕是闭上眼睛的女子,也似乎并没有睡着,她的目光通过眼皮透视出来,自鸣得意地在一边欣赏着由她的姿式引起的各种情绪。我们以为是在窥视她,却反而被她窥视。由窥探她的隐秘带来的自身隐秘心理被她尽数看在眼里,嘴角浮上一个诡异的笑容。
  我看到的他的第一张画名叫《美好时光》(Les Beaux Jours,1944-46),画面中央一个十来岁,思春期的小女生(今天他们所说的「幼齿」),上身衣裳半开,右肩裸裎,酥胸微露,裙子撩起至大腿以上,斜躺在一张鸳鸯椅上,持镜端详自己的媚姿,画面右边,一个肌肉结实,侏儒似的男子,跪在壁炉前拨火。午后的阳光自帘幕厚重的窗户渗入,将房间浸淫在非人间的氛围里。这张画一点也不伤风败俗,既不暴露三点,也无不雅动作,却明显地散透着一种秘密的淫荡。无邪的童真和成人的色欲神秘地交界着,这也许就是人类最美好的时光吧!那侏儒似的男子也许是画家自己,背对着我们拨弄着欲火,拨弄着创作之火。如果这是一幅「画家和他的模特儿」,巴尔蒂斯显然以半张半掩的童真为其写生的秘密花园。
  这样的妙龄少女,这样的暧昧房间,不断出现在他的画作中:《有猫的女孩》(1937)里椅子上的少女手抱头后,撩起的绿裙下白内裤显露在张开的腿间;《泰莉斯做梦》(1938)里同样坐姿的少女手抱头上,红裙与白内裤对比更鲜明;《白裙子》(1937)里红发少女衬衣半解,厚实的乳房欲破胸罩而出;《吉他课》(1934)里女教师右乳袒露如剑拔弩张,一手猛握少女头发如锁弦,一手紧扣少女性器附近大腿如弹琴(这幅画在一九三四年初展时造www.21cnlunwen.com成「丑闻」,被指为色情画);《艾丽斯》(1933)里的少女一脚踩在椅上,亵衣下微微露出的性器如花瓣初启,如花瓣上的露水垂垂欲落;《房间》(1952-54)里一位女侏儒用力推开窗帘,让阳光流泄在斜躺于椅上的裸女双股间……常常有一只猫出现在这些画的一角——做为幸福童真的见证者抑或偷窥的共谋?巴尔蒂斯自称「猫王」(他有一张以此为题的自画像),一个不断学习新诡计,随时机灵地掩盖自己的足迹,拒绝长大的猫童。波特莱尔说:「天才可以任意回到童年。巴尔蒂斯也许就是这样的天才。
  这是我看到的一种评价:“他的人体画是对性的一种诗化赞美,表现了一种超越自然的永恒美,在欧洲美术史上还没有其他描绘少女的作品达到如此典雅崇高的境界。”这当然与我的感受相去太远。另一种评价则认为他具有“对性的崇拜”,专门刻划青春期的反常与萌动。巴尔蒂斯拒绝承认他的绘画跟性爱有关,他声称这些作品出自“另一个更高的层次”,并解释说他是用孩童的目光去注视一切。但作品泄露的,往往是艺术家自己所逃避的东西。他不愿面对、不愿承认,却无意中在作品里喊出了一切。
  巴尔蒂斯的一生跨越了整个20世纪,他是为数很少、生前能在卢浮宫展出作品的画家之一。巴尔蒂斯在西方被誉为写实主义绘画的“末代皇帝”。有的艺术史家甚至断言,只有3位画家能够影响21世纪的画坛:毕加索、马蒂斯、巴尔蒂斯。巴尔蒂斯把巴黎画派的艺术成就和人文主义的思想精髓带到了我们的时代,用自己的梦想图画把文艺复兴的绘画精神和库尔贝的写实主义绘画进一步发扬光大。
  
  参考文献:
  [1] 车建全,《孤独与宁静——巴尔蒂斯传》[M].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2001年1月
  [2] 贡斯坦蒂尼,《巴尔蒂斯对话录》[M].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10年11月

 

 
美学论文快速发表服务   本中心提供美学论文发表服务论文推荐发表,论文指导服务 专业水准,发表全程跟中服务,。
期刊类别多杂志期刊都发表,省部级、国家级、核心期刊、EI、会议的职称论文发表。
类型:美学论文发表相关期刊

更多

[本论文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