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刚与阴柔的协奏 生命欢腾的乐章

论文核心提示:

  摘要:“诗中有画,画中有诗”为苏轼所提出,现已成为研究王维的学者们的公论,由此而衍生出对王维主体胜格柔弱或崇尚阴柔美的不全面的认定。本文在全面考察《王维全集》的基础上,以其诗中经常出现的“松”、“石”意象为切入点,结合其传统儒家、佛教、道教思想于诗境中的渗透,较为深入地揭示了王维主体性格柔中有刚,且阳刚占主导地位的观点。   关键词:王维 松石 意象

  
  王维既是诗人又是画家,其主体,性格柔弱,崇尚阴柔,故而田园诗写得很美,多作“落花”、“花落”之语云云。但他性格中更多的是刚强,是柔韧中显出刚强。这种人格、风格于其诗亦多有反映。其相当数量的雄本文世纪论文网(www.21cnlunwen.com)提供浑豪放的边塞诗且不要去说,就是其优美的田园诗和一部分归隐诗也通过“松”与“石”的运用表现其坚韧顽强和刚强的品格。
  
  一、“松”与“石”意象兼用,表现主体性格之坚强
  
  中国文人素有爱“松”的传统,其根源于君子“比德”的思想。孔子曰:“岁寒而知松柏之后凋也”,松柏是中国文人心目中伟岸的君子,松又位于“岁寒三友”松、竹、梅之首,格外受到士子文人的青睐。比之一般的士子文人,王维尤爱松。他曾作《新秦郡松树歌》赞美松之品格。其诗云:“青青山上松,数里不见今更逢。不见君,心相忆,此心向君君应识。为君颜色高且闲,亭亭迥出浮云间。”王维赞美具有生命力的“青青山上松”,他以“松”为友,“数里不见”,乃“心相忆”。他是由内而外,由外而内,真心实意地爱松,与君子的“松”达成共识,“此心”,是儒学的一个理论范畴,即“仁、义、礼、智”之心。王维对松以“此心”相许,可谓与“松”心心相印,因此,有“此心向君君应识”之句。王维是在与“松”对话,说明其主体与“松”有着共同的精神气质。“为君颜色高且闲,亭亭迥出浮云间”,所谓“高且闲”指“松”之“高洁”、“闲雅”的外在风貌,这种风貌不同凡响。“亭亭”是“玉立”之貌,这种风貌超凡脱俗,迥出“浮云”之外。王维以“浮云”隐喻“凡俗”,足见松之高洁、闲雅之态。一首《新秦郡松树歌》足以表明王维发自内心的对松由衷的热爱和赞美。王维在他相当数量的诗篇中大量使用了“松”意象。除单纯的松意象之外,还使用了“松柏”这一合成意象,除“松柏”外,他还使用了“杉松”、“青松”、“长松”、“古松”、“松风”、“松韵”、“松声”、“松溪”、“松叶”等意象,与其他意象组合,构成了王维诗的独特的“松”(柏)意象群。
  在王维的心目中,不仅松是清高的,石也是洁净的。其《戏赠张五弟諲三首》中有诗句“青苔石上净,细草松下软”,石头是光洁可爱的,松下的细草是柔软的,因为松太高大粗壮,其“华盖”般的树冠之下,必是柔软的细草。这是使用反衬的手法,以柔弱衬坚硬、刚强。于是,“软草承跌坐,长松响梵声”、“犹羡松下客,石上闻清猿”,“松下”、“石上”无不清洁,长松、巨石无不使人钦羡,松与石搭配,尤显高雅和坚强。
  《王维全集》中有相当数量的“松”意象与“石”意象对应使用的情况,如:“悦石上兮流泉,与松间兮茅屋。”0两句诗勾勒出一幅优美的图画:石上有悦耳动听的泉水,松林间闪现出一幢茅屋。茅屋与松树的出现不仅是他心中构图描写的需要,更是对隐居生活作高情雅致的表现,在诗人心目中松树是高雅的象征。松与茅屋并列,将隐居生活抬高到极致。又有“闲花满岩石,瀑布映杉松”,“闲”字表现出他在辋川隐居时的闲适心情。“闲花满岩石”,岩石多么坚硬,“闲花”是那般柔美,以柔美对坚硬;“瀑布映杉松”,以水之流动对松之安稳,构成和谐自然之美,唱出动与静协调的赞歌。这都是用了反衬的手法,以“闲花”和“瀑布”暗示出岩石的坚硬和松树的顽强。
  王维这种以软衬硬、以柔喻刚的反衬法是其一贯的表现方法。这种表现方法主要是突出主体性格,即柔韧中有刚强。从王维的人生经历来看,他的心路历程是十分复杂的。八年辋川隐居生活,又逢丧妻打击,没有顽强的意志就会彻底沉沦。他希望着,他坚持着,终有“迥出浮云间”的那一天,这种“韧”的精神,这种坚强的意志,通过“松”与“石”意象的对应设置,通过反衬的方法。都于其诗中折射和反映出来。
    

[本论文关键字]: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