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当前位置:职称论文发表网>> 文化传播>>汉语言文学论文

徐志摩诗歌的章法格式

摘要:徐志摩的诗歌整体上匀齐美观,诗节同诗节间整饬有度,但绝不是单板不变的。诗行排列多变;句号、问号、破折号等标点符号灵活运用;散体入诗等多种章法格式的巧妙运用使其诗具有独特的建筑美。

关键词:徐志摩 诗歌 章法格式 运用

作为新月诗派的代表诗人,徐志摩用诗歌的创作诠释“建筑美”的主张。他的诗既严谨节制,又灵活多变。总体而言,徐志摩的诗歌整体上匀齐美观,但章法确实灵活多变。诗与诗之间变化多样,几乎没有一模一样的章法格式。

一、诗行的排列

徐志摩是一位有着幻想的激情和理性节制的诗人,所以徐氏诗歌在句型上的排列也如他的思想一样变化多姿。

(一)单双行交错排列

在很多形容徐志摩诗歌形体的文章中,都是用齿轮型这个比喻来形容这样的形体,它是指诗歌的每节单行和双行,在字数和排列上,分别对应相等。最经典的当数《再别康桥》——

轻轻的我走了,

正如我轻轻的来;

我轻轻的招手,

作别西天的云彩。

那河畔的金柳,

是夕阳中的新娘;

波光里的艳影,

在我的心头荡漾。

诗中单行和双行又完全对称,视觉上错落有致又匀称和谐,整体给人一种安静的动感。在形式上显得非常完美。当然不是每首齿轮型的诗都这么规范,也有变形体的齿轮型,如《沙扬娜拉·十七》:

我是一只酣醉了的花蜂:

我饱啜了芬芳,我不讳我的猖狂:

如今,在归途上嘤嗡着小嗓,

想赞美那别样的花酿,我曾经恣尝——

沙扬娜拉!

这类诗在字数和排列上微有浮动,但整体很和谐。诗形上既不中规中矩,也不是随意的排列,诗人对诗形进行了微妙的错开,正如诗歌中这位女性微妙的心思和举动,都具有一种不易被察觉的细微的存在感。诗形和内容上相对一致。

(二)顶格排列

这种诗型体现在每句都顶格,但不管句末是否一致。如《四行诗》:

忧愁他整天拉着我的心,

像一个琴师操练他的琴;

悲哀像是海礁的间的飞涛:

看他那汹涌,听他那呼号!

(三)双形体排列

这种诗形表现为每节只有两行。如《火车擒住轨》

火车擒住轨,在黑夜里奔:

过山,过水,过陈死人的坟:

过桥,听钢骨牛喘似的叫,

过荒野,过门户破烂的庙;

(四)首尾长中间短的排列

这种诗表现为每节的开头一句和结尾一句都比中间的更长。如《为要寻一个明星》:

我骑着一匹拐腿的瞎马,

向着黑夜里加鞭;——

向着黑夜里加鞭,

我跨着一匹拐腿的瞎马!

二、符号的转换

符号有停顿、断句、解释、表示语气等意思。同一句话插入不同的符号有不同的意思。在符号的转换方面,徐志摩最常用的是把陈述句变成有问号的疑问句形式,和破折号的使用。

(一)陈述句中使用问号

陈述句变成疑问句,典型的“明知故问”,起强调本来意思的作用,扩大的读者想象力和丰富了诗句的内容。

如《残诗》:

怨谁?怨谁?这不是青天里打雷? 谁也不怨,这是晴天里打雷

如《沪杭车中》:

催催催!是车轮还是光阴? 催催催!是光阴

再如《这是一个懦怯的世界》、《变与不变》、《生活》、《我来杨子江边买一把莲蓬》、《翡冷翠的一夜》等诗歌中也采用的这种形式。

(二)破折号的使用

破折号的使用有很多种意思,如解释说明、语音的延长、意思的转换、插说、加强重点、分行举例、总结、表示语言的延续等。徐志摩非常频繁的使用破折号,但徐诗中的许多破折号可以说没有什么特殊的意义,有破折号和没有破折号意思上没有改变。

如《阔的海》:

我只要一条缝,—— 我只要一条缝,

象一个小孩子爬伏在一间暗屋的窗前 象一个小孩子爬伏在一间暗屋的窗前

如《我等候你》:

万方的风息都不容许我犹豫—— 万方的风息都不容许我犹豫

我不能回头,运命驱策着我! 我不能回头,运命驱策着我!

以上诗中,同一首诗有破折号和没破折号在意思上没有什么改变,有破折号只是使形式上更美观。

三、散体入诗

散文的特点是形式没有任何限制和格式要求,但内在一定要有美感和明确的主旨,做到“形散神不散”。这方面最典型的诗是《婴儿》:

她那少妇的安详,柔和,端丽现在在剧烈的阵痛里变形成不可信的丑恶:你看她那遍体的筋络都在她薄嫩的皮肤底里暴涨着,可怕的青色与紫色,象受惊的水青蛇在田沟里急泅似的,汗珠站在她的前额上象一颗弹的黄豆。她的四肢与身体猛烈的抽搐着,畸屈着,奋挺着,纠旋着,仿佛她垫着的席子是用针尖编成的,仿佛她的帐围是用火焰织成的……

又如《秋阳》:

这秋阳。——他仿佛叫你想起什么。一个老友的笑容或是你故乡的山水。你看他多镇静,多自在,多可亲爱,在半枯的草地上躺着,在斑驳的树枝上挂着,在水面浮着。

你直想伸手去把他掏些在掌心里,朵着嘴去亲他一口。

这种散体式的诗歌,诗行很长,也没有什么规律可循,但闲散之中自带有一

种韵感,句子排列上稍微调整,仍然是首有韵味的诗。

参考文献:

[1] 徐志摩.徐志摩抒情诗[M],北京:作家出版社,1988.1.

[2] 陈静宇.论徐志摩诗歌的建筑美[J],甘肃社会科学.2011.4.


 

专业职称论文投稿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