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克莱揭黑幕小说的慈善观

论文核心提示:

 辛克莱1927年发表的小说《石油!》(Oil!)以20世纪初美国石油开采业的发展为背景,揭露石油开采业中的腥风血雨。主人公罗斯父子以石油起家,逐步建立不可一世的石油帝国。父亲崇尚个人主义与资本理性。。。

  摘要:美国揭黑幕文学的代表作家厄普顿·辛克莱一生追求文学与政治的良性互动。他的揭黑幕小说旨在反映“揭示危机,建构正义”的宏大叙事。辛克莱对资本主义制度的批判指向制度自身的改良,因此有闲阶层的慈善行为是辛克莱小说的惯用主题之一。在辛克莱的文本中,慈善行为具有分散性、短暂性、阶段性、偶发性的特征。慈善既是延续美国互助传统的文化行为,亦是有闲阶层缓和社会矛盾的政治妥协。
  关键词:辛克莱;揭黑幕小说;慈善;文化传统;政治妥协
  作者简介:胡碧媛(1971-),女,江苏南京人,文学博士,南京邮电大学外国语学院副教授,主要从事英美文学研究。
  基金项目:江苏省社会科学基金项目(项目批准号:10WWD010);江苏省高校“青蓝工程”项目(苏教师[2008]30号文件);南京邮电大学校科研基金项目(项目批准号:NY210027)的阶段性成果。
  中图分类号:110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1-4403(2011)06-0153-04 收稿日期:2011-05-25
  黑幕揭发是20世纪初由一群立志社会改良的美国作家发起推动,旨在以文学的手段揭露时弊,抨击腐败,改造社会的文学运动。揭黑幕运动在美国文学史上曾产生一定的影响力,这批“黑幕揭发者”的突出代表当属厄普顿·辛克莱(1878-1968,Upton Sinclair)。辛克莱在1906年出版他的代表作《屠场》(The Jungle),这部小说被杰克·伦敦誉为可与《汤姆叔叔的小屋》匹敌的反映工资奴隶的杰出作品,“屠场的故事影响到立法,但是与其说公众为小说中揭露的社会状况而震惊,不如说是因为揭露了食品生产的危机”(Brooks,1952:221)。
  辛克莱的一生在文学上始终持有饱满的激情和旺盛的创作欲,他的作品丰富,但是总体上缺乏新批评所界定的文学性。辛克莱的一生融合艺术与政治的双重追求,正因为他试图保持两者的张力而在文学批评史上几经沉浮。布鲁克斯在1921年写给辛克莱的信中毫不留情地指出,“关于你的前三部小说,我为《自由人》写了一篇文章,随信寄给你。我不得不说我不喜欢这些书,而且从任何角度来说都不相信书中的陈述”(Sinclair,My,lifetime in Letters,1960:384)。到1953年时,布鲁克斯承诺将在文学界为辛克莱正名,他在给辛克莱的信中热情洋溢地写道,“首先我立即重新阅读了《兰尼·巴德的归来》(The Return 0fLanny Budd,1953)一书,觉得爱不释手。它完全征服了我,因此我了解我对你的评价从某种程度而言是错的”(385)。他还指出当时正忙于修订《自信的年代》,以便在1954年可以推出新版,“我想说的是我要重写曾作出的评价,那么结果会是完全不同的。”“很明显,虽然不能将你归属通常的类别,你的创作在很大程度应归属文学”(387)。布鲁克斯对辛克莱批评观的徘徊与转变折射文学介入社会生活的力量,以及政治影响力对文学的反观效应。
  辛克莱的文学创作和政治生涯都体现了“揭示危机,建构正义”的宏大叙事。在文学创作中,辛克莱从多层面再现匡扶正义的主题,建构社会正义理想。但是,辛克莱对资本主义的犀利批判目的不在于完全的颠覆而在于资本主义自身的改良,他在唤醒社会底层的民主意识的同时,也着重反映有闲阶层适度的妥协。其中,辛克莱的小说中所反映的慈善主题即从一个侧面折射20世纪初的美国在现代化发展过程中凸显的阶级冲突与社会阶层状况。
  一、《屠场》的慈善:有闲阶层的偶发与随性行为
  慈善事业是一种典型的有组织的民间群众性互助活动,属于社会支持体系中的群体支持。慈善文化的核心是利他主义价值观,凸显了尊重人的人本价值。对社会弱者进行适当的扶持,是消除贫富两极分化的有效手段,关爱生命的体现。美国的慈善事业具有与美国本文世纪论文网(www.21cnlunwen.com)提供建国史一样长的历史,其背景是美洲新移民自助自治的精神孕育的互济文化和基督教文化的“富人原罪”传统。
  从《屠场》的创作开始,辛克莱在小说中不断涉及慈善这一主题。20世纪初的美国正值现代化发展的高峰时期,工业化、城市化、移民的大量涌入构成美国20世纪初现代化发展的背景。积极关注社稷民生的辛克莱将笔触投向社会发展的主流,关注美国工业化发展的命脉产业,关注弱势群体在现代化进程中的命运沉浮。《屠场》描绘的正是这一时期一家东欧移民在芝加哥屠场业的悲惨遭遇。立陶宛移民约吉斯与未婚妻奥娜一家在美国梦的诱惑下来美发展,希冀通过辛勤的劳动得以安居乐业,享受天伦之乐。始料未及的是,他们与众多移民及其他弱势群体一样难逃厄运,在芝加哥肉类制品加工厂沦为工资奴隶,成为社会非正义的牺牲品。一家人购买房宅时落入消费的陷阱,家庭经济几近崩溃。家人贫病交加相继离世,奥娜被工头诱奸,死于难产,约吉斯为奥娜报仇殴打工头锒铛入狱,剩下的老小颠沛流离居无定所,约吉斯唯一的依靠——儿子安东纳斯也在一次意外中不幸夭折。
  约吉斯在经历了家破人亡的悲剧之后悲愤难抑,他逃离肮脏腐败的城市,开始流浪生活。“在这个文明世界里,他比任何时候看得都清楚:这个世界只讲强权,它的秩序是占有它的人设计的,用以奴役不占有它的人。”(辛克莱,1979:333)饥饿与贫病交加的约吉斯意外得到一位富家子弟的眷顾,不仅得以饱餐一顿,还被赠予一百美元——对约吉斯而言可谓是天文数字的财富。富家子弗莱迪没有歧视约吉斯的肮脏贫穷,也并未顾及身份与阶层的差异,他对约吉斯的善举主要源于感怀彼此相似的际遇——孤独。弗莱迪的言行貌似合乎逻辑,但是此善举的不确定性在于弗莱迪是在酒醉的情形下做出此事,这段《屠场》中有闲阶层的唯一善举充其量只是有钱人茶余饭后,闲着无聊的随性胡闹而已。
  辛克莱在反映此类的所谓善举时表现审慎。约吉斯为自已获得这笔意外之财沾沾自喜,还没等他反映过来厄运即再次降临。他试图在一家酒吧消费这笔“一百元钞票”,“老板接过来,仔细看了看。他用手指把票子按平整了,然后迎着灯光照了照,把它翻过来调过去地横看竖看。钞票是崭新的,还有些硬邦邦呢,这使他起了疑心”,“一个穿得破破烂烂,臭气熏天的流浪汉”(辛克莱,1979:353-354)。结果约吉斯不仅被暴打一顿,抢走了钞票,还以醉酒闹事之罪名再次被投入监狱。据此,辛克莱以反讽的笔触辛辣地揭示社会的不公。“街上熙来攘往的人对他的哀求充耳不闻,世上就像没有他这个人存在似的;而当他唐突地向他们张手时,得到的只是蛮横和鄙夷。他们有自己的事业,他们的世界是不容约吉斯置身的。”(辛克莱,1979:333-334)
  二、《煤炭王》的慈善:有闲阶层文化传统的继承
  《屠场》中的偶发性慈善行为在辛克莱的另一部揭黑幕小说《煤炭王》(King Coal,1917)中显现出文化传统影响的痕迹。《屠场》的创作是辛

克莱在芝加哥屠场七周的亲身体验之后的纪实小说,《煤炭王》也延续了辛克莱以虚构的文本反映真实素材的文体风格。《煤炭王》及续集《煤炭战争》(The Coal War:A Sequel to“King Coal”,1976)描写1913年至1914年间科罗拉多州煤矿斗争,主人公霍尔·华纳是煤炭大亨的幼子,身为富二代的霍尔在一次与大学同窗的打赌之后自贬阶层,乔装改扮来到父亲的挚友——哈瑞根家族所属的北山谷煤矿体验生活,从此走上脱离上层社会的反叛之路,成长为工人领袖,领导工人为争取正义而不懈斗争。  

汉语言文学论文快速发表服务   本中心提供汉语言文学论文发表服务论文推荐发表,论文指导服务 专业水准,发表全程跟中服务,。
期刊类别多杂志期刊都发表,省部级、国家级、核心期刊、EI、会议的职称论文发表。
类型:汉语言文学论文发表相关期刊

更多

[本论文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