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力资本与民营企业扩张期的治理模型研究

论文核心提示:

本文将民营企业的生命周期分为孕育期、存活期、发展期、扩张期和成熟期五大阶段,其中扩张期的治理在民营企业走向成熟的过程中至关重要。在分析各阶段特征和关键治理要素之后,将治理结构、物质资本、外部环境和智力资本归结为扩张期民营企业治理模型的四大要素,智力资本居于核心地位。分析了智力资本与治理结构、物质资本和外部环境之间的相互影响,认为智力资本是扩张期民营企业系统能力的来源。   关键词:民营企业 扩张期 智力资本 物质资本 治理结构 外部环境

民营企业是我国国民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随着市场经济改革的深化,其占国民经济的比重越来越越高,其发展也越来越受到学界的关注。民营企业在发展过程的不同阶段都面临着不同的治理挑战,甚至是生死存亡的考验。而现实中,大多数民营企业都是消亡在其成长的半途中,成功实现有效存活并且规模和效益有效扩张的少之又少。在我国,成功的民营企业各有各的成功办法,而这些带有强烈的家族特色的成功手段风险极高,在外部环境发生变化时,往往又成为制约其发展甚至导致消亡的原因。本文以民营企业公司治理和企业生命周期理论为基础,从智力资本的视角来探索民营企业扩张和发展,阐释智力资本与影响民营企业扩张的关系。
  一、民营企业生命周期
  ( 一 )民营企业生命周期阶段划分企业生命周期是非常复杂的过程。由于对企业生命周期阶段的划分依据不同,企业生命周期理论也分发展出不同的分支,主要有:仿生—进化论、阶段论、归因论和对策论。为了选择一个适合的民营企业生命周期模型,本文先对这四种企业生命周期理论的核心概念以及重要分支进行简要回顾。仿生—进化论者以生物进化论为方法基础,将企业当作生物,认为企业的成长是通过多样性、遗传性和自然选择性这三种生物进化的核心机制来推动的(Winter & Nelson,1982)。阶段论将企业生命周期视为一些列阶段的连续过程,重点研究企业生命过程中不同阶段中的企业特征和问题,最有影响的两个分支分别是:格雷纳(Greiner, 1972;Churchill & Lewis, 1983;Quinn, 1983)阶段论和爱迪思(Adizes,1989)阶段论。归因论者主要以技术、产品生命周期为依据,研究技术、产品从投入市场到最终退出市场全过程所呈现出特有规律,并认为产品生命周期在一定程度上受制于技术生命周期,而企业自身的生命周期则在很大程度上表现为产品生命周期的延伸(马丽波,2007)。对策论以系统动力学为方法论基础,以竞争对手为参照物,对衰败、夭折和长寿企业进行案例分析,揭示企业在不同的阶段的特征和规律,探索企业成长和发展的优势因素。仿生—进化论、阶段论、归因论和对策论对企业生命周期阐述和阶段划分各有千秋,但相对而言,阶段论的影响最为广泛,吸引了大量学者的关注,发展出十多种阶段论。这十多种阶段论的主要区别在于学者们阶段划分的标准不同,因此划分的阶段也不相同,如(表1)所示。其中丘吉尔和刘易斯(Churchill、Lewis,1983)的企业生命周期五阶段模型不仅用流程图阐述了企业整个生命过程中不同阶段之间的发展和转化,还分析了不同阶段面临的不同风险,以及“财务、人资、系统、商务”四种企业资源因素和“个人及企业目标、运作能力、管理能力及分权意愿、战略规划能力”四种企业所有者因素在不同阶段的重要性。丘吉尔的研究成果被国内外学者广泛引用,本文以丘吉尔和爱迪斯等人的阶段论为基础,将其生命周期划分为孕育期、存活期、发展期、扩张期、成熟期五大阶段,按阶段分析其企业特征和治理要素,并重点考察智力资本在其扩张期治理中的作用。
  ( 二 )民营企业各阶段特征及影响因素 影响我国民营企业的治理因素众多。一些学者认为信任资源的缺失是导致民营企业消亡的基本问题,基于血亲关系的低信任度社会容易给家族式民营企业带来成长困境(李新春,1998)。文化失败论者则认为企业文化的失败导致企业在人才、战略、价值观念等多方面产生冲突最终导致企业崩溃(张长立、崔绪治,2003)。认为产权结构和人才缺乏是影响民营企业生命周期主要原因的学者也很多:申向明、盖志毅(2003)认为用人、融资与剩余分配的封闭性是民营企业发展的桎梏;李欲晓(2003)指出我国民营企业由于任人唯亲、产权模糊和排斥人才的原因使其无法跻身为世界500强;李亚(2007)则将资本、产权和人才列为中小民营企业公司治理的三大核心要素。另外,学者们提到的影响民营企业生命周期的因素还有:创新能力、内部关系、法制环境、经济政策、社会环境、社会关系、政治环境、道德环境和社会责任。民营企业在其生命周期的不同阶段的发展过程中,影响其发展甚至存亡的因素不尽相同。学者们虽然对民营企业生命周期的影响因素展开了大量的研究,或侧重某一层面的深度研究,但是没有针对不同阶段展开深入研究。要研究民营企业不同生命周期阶段的关键影响因素,需要分析器不同阶段的特征,而且还要考察企业在各个阶段发展的核心资源和问题。
  (1)孕育期。孕育期是爱迪思(Adizes,1989)提出的,是如何推销产品以获取顾客资源、充足现金保障创业期的需要。主要特征是:企业组织结构简单,规模较小;产品或者服务质量不够稳定,顾客资源单薄且不稳定;企业所有者既是管理者,也是劳动者,承担着企业管理和大部分重要的事务性工作;企业风险性大,对外部环境的适应能力差,随时都面临突然死亡的威胁;企业资源等同于企业所有者个人的物质资源、人力资源和社会关系的总和。孕育期的民营企业由于其自身特征和面临的问题,使得企业所有者必须有良好的个人能力和社会关系,并且能筹集到足够的现金,才能维持企业运作。因此在这一阶段,民营企业所有者的工作能能力及社会关系、财务资本是影响其发展的关键治理因素,其次企业的内部关系、“经济政策、法制环境、道德环境、经济形势”等外部环境是影响其发展的次要因素,而员工素质、创新能力、信任资源、人才短缺、治理结构等是相对无关紧要的因素。
  (2)存活期。民营企业存活期是指其度过孕育期以后,有了一定的顾客资源并能持续维持生产和销售(Churchill、Lewis,1983),产品或者服务质量水平有所提高,摆脱了“突然死亡”的威胁,但企业生命依然很脆弱的阶段。其主要特征是:企业组织结构依然简单,规模依然较小;产品或者服务质量水平趋于稳定,有一定的顾客资源,能维持生产和销售;企业有了少数的雇员和经理承担着生产或事务性工作,企业所有者主要从事管理工作,很少参与生产或者事务性工作;企业风险依然大,对外部环境的适应能力也很差,企业存续的关键在于能否实现收支平衡;财务资本的重要性在所有企业资源中占据支配地位,当企业出现短暂亏损经营时需要有足够的现金来补充。民营企业在存活期的目标就是实现可持续的有效存活,具体而言:(1)短期,企业生产销售带来的现金流量能维持企业运作;(2)长期,企业生产销售带来的利润能使得企业实现规模和效益上的扩张,从而步入发展期。实现短期目标的企业只能保证其存活下来,但并不能保证其长期有效存活,因此民营企业存活期的关键问题就是盈利。稳定持续的盈利,财务资本和企业所有者的个人能力是最关键因素,企业所有者的社会关系、企业的内部关系以及“经济政策、法制环境、道德环境、经济形势”等外部环境等因素的影响相对次要,而员工素质、创新能力、信任资源、人才短缺、治理结构等因素的影响相对不重要。

(3)发展期。民营企业的发展期是指企业脱离了存活期的盈利困扰,拥有了一定规模的稳定顾客资源,实现了稳定持续盈利的生命阶段,丘吉尔和刘易斯(Churchill、Lewis,1983)的中小企业五阶段模型也将其称为成功阶段。生存的成功只是民营企业发展的漫长征途中的阶段性成功,摆脱生存问题以后,面临的将是如何规范企业的治理,为后续扩张夯实基础,将其称作发展期更为合适。其主要特征是:企业组织结构比较复杂,各基层组织具有独立的功能,企业规模扩大;产品或者服务质量水平稳定,拥有充足的顾客资源,日常生产销售能保障持续盈利;企业所有者主要掌管战略层面的工作,各部门经理分担了日常管理工作,员工数目增加,分工趋于专业化;短期风险显著降低,但长期风险依然很大,对外部环境的适应能力不高;现金流已不是最重要的问题,财务资本的重要性开始下降,而智力资本、治理结构的重要性开始上升。与在孕育期、存活期严重依赖财务资本、企业所有者的工作能力和社会关系等硬实力不同的是,民营企业在发展期趋于依赖智力资本和治理结构等软实力,而民营企业发展的目标却是取决于企业所有者的个人愿景。安逸的企业所有者将会维持现状,坐收盈利,最终的结果会是遭遇长期风险而改变这种安逸的现状;雄心勃勃的企业所有者会夯实企业扩张的基础:建立企业文化,梳理内部关系,规范内部治理,给予非企业所有者一定程度的管理授权。
  (4)扩张期。扩张期是民营企业在走向成熟的生命历程中最关键的一个环节,充满了风险和挑战。所谓扩张期,是指企业在规模和效益上均实现快速大幅扩张的阶段。民营企业在扩张期的主要特征:组织架构复杂,企业规模庞大;产品更新换代快,新产品开发竞争激烈,需要开发潜在的顾客资源;职业经理人获得充分授权,参与或接管全部管理工作,企业所有者以股东的身份对职业经理人进行监督和激励,主导公司战略决策;短期风险已不构成威胁,长期风险来自于自身长期战略规划和对市场判断是否正确以及面对外部环境的反应;智力资本与财务资本一起成为企业的核心资源。扩张的过程需要足够的资金作为后盾,财务资本在这一阶段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民营企业的扩张,它不只是一个单纯的量变过程,更重要的是一个质变过程,从不规范不可控的发展模式变化为规范可控的发展模式,产品或服务从原始的单一变化为多元,企业营销从简单的满足顾客需求变化为挖掘顾客需求为顾客服务。民营企业要实现这样一个质变的过程,光有物质资本的支持是不够的,必须要有足够的人力资本、结构资本、关系资本。人力资本的重要性不只体现在职业经理人,更在于专业技术人才的紧缺。关系资本的概念不仅包括了企业与顾客的关系,还包括与社会、政府、同行、金融界等的关系,更加强调社会责任。此外,企业所有者个人能力能否适应企业发展,是其是否参与公司治理的先决条件,而不是按产权结构来赋予企业所有者相应的治理权。否则,不合理的治理结构必然会导致智力资本水平下降,财务资本和智力资本不能有效结合,最终不能实现企业的快速扩张,其后果是企业退回到发展期、存活期、孕育期,甚至消亡。
  (5)成熟期。成熟期是指民营企业巩固了扩张期的成果之后,其财务资本、智力资本和治理结构之间实现系统融合,其财务目标的实现来自于自身规范可控的系统能力,而非单一因素或者偶然机会的阶段。民营企业在扩张期的主要特征:组织架构非常复杂,企业规模庞大;市场份额的保持、争夺异常激烈,产品质量一流,新产品的开发具有创新意识;两权分离:职业经理人获得充分授权,企业所有者不参与日常经营,以股东的身份监督职业经理人履行权责;风险来自长期战略规划的正确与否以及对外部环境的改变感知能力。财务资本、智力资本、治理结构等演化为企业的系统能力。 民营企业的成熟期是一个不断完善的漫长过程,前期的快速扩张带来的问题需要进一步消化,必须通过财务预算、战略规划、项目管理、成本管理等手段来提升企业的管理能力,通过充分授权给专业的、有经验的职员来提升企业的运作能力,以应对前期扩张带来的效率和专业性的问题(Churchill、Lewis,1983)。民营企业在成熟期仍将面临很多的挑战,创新决策和风险规避能力的不足将导致企业僵化(Churchill、Lewis,1983),长期规划与市场现实的错位将导致优秀的竞争者后来居上,盲目多元化或者过度扩张将导致企业资源过度消耗而损伤元气,智力资本的培育和维护的不当将导致企业核心竞争力下降。在民营企业的成熟期,公司治理要求实现规范化、专业化、制度化,因此企业所有者的个人能力无关紧要。
  对民营企业生命周期不同阶段的关键治理因素结合其阶段特征进行梳理,可以总结为为智力资本、治理结构、企业所有者能力、外部环境和物质资本五大要素,将如(表2)所示。“人才短缺”、“职业经理人”归入人力资本范畴,“公司文化”、“信任资源”、“创新能力”等归入结构资本,而“社会关系”、“社会责任”归入关系资本。(表2)的结果显示智力资本的影响在民营企业步入扩张期以后快速升高。
  二、扩张期民营企业的治理模型
  前文的研究表明,民营企业在不同阶段具有不同特征,影响治理的因素也不同,即便是同一因素在不同生命周期阶段的重要性也不同。为了更好地理解智力资本、企业所有者能力、治理结构、外部环境和物质资本五大要素在民营企业不同生命周期阶段的影响程度,本文绘制了民营企业生命周期不同阶段的影响因素及其影响程度的示意图,如(图1)所示。由(图1)可知,在民营企业的扩张期,智力资本、治理结构、物质资本和外部环境成为最关键的治理因素,而企业所有者能力反倒成为无关紧要的因素。
  ( 一 )治理结构 在民营企业的孕育期、存活期甚至发展期等早期阶段,企业所有权高度集中,企业所有者同时也承担着大部分职业经理人的职责,代理问题并不突出,这种两权合一的治理模式“避免了两权分离带来的监督、激励补偿、剩余控制权流失等交易成本(苏琦、李新春,2004)”。但民营企业所有权高度集中和两权合一的治理模式并不利于其在扩张期的发展。扩张期的民营企业,其规模庞大,组织结构复杂,要求企业管理逐步实现专业化、规范化和制度化。家族成员的知识背景和水平水平参差不齐,显然满足不了专业化的要求;同时家族成员特权的存在,对企业管理的规范化和制度化是极大的挑战。首先,从智力资本的角度看,企业的快速扩张必然要求良好的经营管理能力、创新能力和对外部环境的应变能力,而这些能力来源于企业的智力资本。企业的智力资本是不同于财务资本的软资本,具有不可及时获得性,需要长时间的培育。而占据企业重要管理岗位的家族成员,对专业人才的引进造成阻碍。其次,从财务资本的角度看,步入扩张期的民营企业对资金的需求巨大,而所有权高度集中的民营企业自身的融资能力基本上等同于企业所有者的个人融资能力,并非全部家族成员的融资能力总和,因为家族治理模式并不能保证家族成员与作为企业核心成员的最大股东利益完全一致,存在复杂的内部关系治理问题。成熟期以前的民营企业,即便企业所有者拥有良好的社会关系,但企业自身的风险程度高,信用水平较低,融资成本高昂。最后,从外部环境的影响来看,步入扩张期的民营企业所面临的风险主要是长期战略规划和对市场判断的正确性以对市场竞争的压力和外部环境反应,这就要求科学理性的决策,但是所有权高度集中的民营企业的决策往往带有浓厚的个人特质,意味着非科学性和非理性。由于两权合一的治理结构严重制约着智力资本、财务资本和外部环境三大治理要素,扩张期民营企业摒弃家族治理模式,通过分权和引入外部投资者来改善治理结构成为必须。所有权的稀释和两权分离虽然可能使得原来的企业所有者丧失控制权,但是现代企业制度会保障其作为股东的权利,同时也会改善企业的融资困境和智力资本水平状况,最终会增加原来的企业所有者的收益。
 

[本论文关键字]: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