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质教育论文-中美大学生信息素质教育比较

摘 要:素质信息教育是培养大学生获取并运用知识和信息的能力之必要途径。本文首先阐述了信息素质教育的基本内涵;其次,对中美两国的信息素质教育进行了对比分析;再次,本文总结了目前我国大学生信息素质教育存在的问题;最后,借鉴美国大学生信息素质教育的经验,提出促进我国大学生信息教育的对策建议。

关键词:中美大学生;信息素质教育;比较研究

Abstract:Information literacy education is the necessary way for the college students to obtain and use knowledge and information.Firstly,this paper introduces the basic concept of information literacy education.Secondly,this article compares the Chinese information literacy education with Americans.Thirdly,this paper summarizes the current problems in Chinese information literacy education for the college students.Finally,this article gives some countermeasures and suggestions to improve the Chinese information literacy education for the college students by learning the experience from America.

Key words:the Chinese college students and the American college students;information literacy education;comparative study

21世纪是知识和信息大爆炸的时代。在这个时代潮流中,信息、知识在社会和经济发展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在知识经济时代,信息素质作为终身学习和知识技术创新的必备条件,受到各国教育界和产业界的关注。美国作为信息素质教育的发祥地,在信息素质教育的理论和实践方面都有丰富的经验和卓越的成就。

1.信息素质的基本内涵

“信息素质”最早是保罗·车可斯基(Paul Zurkowski)于1974年提出的。他指出:“信息素质”是“人们在解决问题时利用信息的技能”;[1]1989年,美国图书馆协会(ALA-American Library Association)提出到现在应用最为广泛的有关信息素质的含义,即“具备信息素质的人,能够认识到何时需要信息,并具有检索、评价和有效使用信息的能力”。[2]这一定义指出要具备信息素质就要拥有审时度势的眼光,具有搜索、处理信息的能力;2003年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资助的“面向素质社会”的学术会议明确声明:信息素质是确定、查找、评估、组织和有效地生产、使用和交流信息来解决问题的能力。截止到目前为止,人们对信息素质有了比较全面的认识。

2.中美大学生信息素质对比分析

随着知识经济和信息时代的到来,信息素质的培养在各个国家的高等教育中显得尤为重要。因此对大学生的信息素质教育情况进行分析很有必要。美国作为世界上信息素质的发祥地,其在大学生信息素质教育方面相较于其他国家有着一定的优势。本文就我国的大学生信息素质教育情况与美国的大学生信息素质教育进行比较分析。具体对比分析如下:

2.1教育体制方面

美国是世界上最早实行信息素质教育的国家。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美国便将信息素质教育纳入小学素质教育的培养计划和教学大纲中。与此同时,美国实施了一套完备的信息素质教育计划纲要,这份纲要的适用人群包括小学生、中学生、以及大学生。并且建立了完善的学生信息素质教育设备,为学生的信息素质教育搭建了良好的平台。如,1996年,美国确定了“信息素质教育在普通教育计划中的作用框架”。佛罗里达大学由教学研究所共同设计了七个系列的课程,对大学生进行信息素质教育,其中四个系列的课程是对低年级学生开设的,另外三个系列是对高年级大学生开设的,并且将七个系列的课程制成多媒体课件,供学生上网具体操作。[3]在我国,真正实施素质教育才从大学开始。然而,不少大学生依然不清楚如何利用网络资源查找文献、获取信息。这足以见得我国信息素质教育起步晚,学生信息素质的意识和技能薄弱。

2.2教育方式方面

信息素质教育的方式主要有开设在线信息素质教育课程和嵌入其他课程等。中美两国在信息素质教育方式上各有不同。美国在早期便开设了信息素质教育课,并且于1996年确定了“信息素质教育在普通教育计划中的作用框架”。如,弗洛里达大学教学研究所和图书馆合作设置了七个相关的系列课程,对大学生进行系统的信息素质教育。有关资料显示,1995年,美国有28%的大学提供网上课程,到1998年已经猛增到60%。与此同时,美国在高校信息素质教育中也嵌入其他课程。而我国对大学生信息素质教育的主要方式是开设信息素质教育课程,对新生进行入馆教育,开展相应的信息素质教育讲座等。相较于美国大学生系统的信息素质教育课程和灵活、开放、形象、个性的在线信息素质教育,我国大学生信息素质教育的形式过于简单,内容过于肤浅,交互性、系统性也不够强。

2.3图书馆合作方面

在图书馆合作程度上我国与美国也存在一定差异。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美国信息素质教育的合作项目就快速发展。许多大学图书馆之间开展了信息素质教育合作项目,并且致力于开发Web的在线素质教育课程。其中IILI则便是犹他州各大学在UALC的协调下,大学图书馆合作开发的在线信息素质教育指南的典范。同时,美国大学图书馆还加强与其他机构的合作。这种合作主要有两种方式:一是图书馆与院系之间的合作,;另一种是图书馆与校内外其他机构之间的合作。我国大学图书馆之间的合作程度比较低,而与其他机构或单位之间几乎没有合作。对于开展大学图书馆之间的合作,CALIS正在准备联合包括上海交通大学、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等高校开发信息素质教育的统一平台,但目前也还只是处于探索阶段。

2.4师资力量方面

美国有专职教师在高校对大学生进行信息素质教育。这些专职教师都是经过专业的培训,并且掌握了一定的时间操作技巧。美国政府对信息素质教育师资质量的非常重视,它建议将教育技术投资中的30%用于师资培训。近年来,随着知识经济的到来和信息技术的发展,我国对信息素质教育师资力量的重视程度也在不断提升,如通过对教师进行培训、开展相关的讲座、引进相关的信息资源等。但是,我国大学生信息素质教育方面的师资力量还是比较薄弱的。这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第一,我国大学生信息素质教育缺乏专职教师;第二,教师的信息素质技能比较弱。目前,给大学生上信息素质教育课和对其进行实践操作指导的教师绝大部分是图书馆馆员。他们一方面没有经过专业的培训,对大学生信息素质教育的专业知识和操作技能掌握有限;另一方面,他们还有自己的本职工作,很难全身心投入到学生的信息素质教育中。

2.5资金投入方面

美国政府对大学生的信息素质教育投入比较多,以确保大学生信息素质教育的顺利进行。据美国巴特利研究所估计,近十年,美国至少有2500亿至4000亿美元的资金投入网络教育领域。除过政府的资助外,美国信息素质教育的项目资金来源还包括社团资助、公司资助、学校拨款等。但是,国内信息素质教育项目与国外不同,教育项目资金主要是由政府资助,如国家社科基金、省部级教育,项目经费等,来源比较单一。[5]

综上所述,我国大学生信息素质教育与美国相比存在一定的差异和差距,主要表现在教育体制、教育方式、教育合作、师资力量和资金投入五个方面。

3.我国大学生信息素质教育存在的问题

通过以上对中美两国大学生信息素质教育的对比分析发现,我国大学生信息素质教育存在一定的问题,主要表现如下:

3.1我国大学生信息素质意识淡薄

从上述对比分析可以看出,美国从小就对学生进行信息素质教育,而我国信息素质教育的学生群体主要是大学生。从小学到大学这个阶段,我们的学生就与美国学生拉开了距离。我们的大学生从小就缺乏信息素质意识。在大学,学校短时间内对学生进行“填鸭式”的恶补,使他们对信息素质教育进行了解。这种短时间内的课程教育对学生的影响只是暂时的、不稳定的,而且对信息知识的了解也是片面的、肤浅的。因此,我国学生对信息素质教育的反应、理解还只是处于一个初级的关注、认识阶段。学生对检索语言、检索符号、检索的相关工具的运用等还不熟悉,没有掌握相关的检索技巧,不具备相应的检索技能。

3.2我国大学生信息素质教育方式单一

目前,我国大学生信息素质教育的主要形式是开设相关的文献检索课程,这种课程一般是全校性的公共选修课。作为选修课,必然有些学生没有选这门课程,而且学生在心理上也会认为选修课就是可选可不选的课,这无形中就影响了学生对这门课的重视。而且根据教学计划安排,这种课程的课时少。与此同时,这种课的代课老师绝大多数是图书馆的馆员,常言道:“术业有专攻”。但是,馆员们没有经过专业的知识和技能培训。让馆员给学生代课,学生从心理上会觉得老师没有权威,也就影响了学生上课的兴趣和动力,进而影响学习的效果;另一方面,文献检索课的授课形式也主要是大堂课(一个教室容纳上百学生,甚至几百名学生),采用传统的灌输式教学方法。这种形式的授课方式很难达到师生互动,这必然会影响学生的学习兴趣和学习效果。

3.3信息素质教育的合作程度低

我国大学图书馆之间的合作比较少,即使图书馆之间有合作,也是为数比较少的几个高校图书馆进行合作,而且合作程度比较低。像前面所说的“对于开展大学图书馆之间的合作,CALIS正在准备联合包括上海交通大学、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等高校开发在线信息素质教育的统一平台,但目前也还只是出于探索阶段。”而且目前我国大学图书馆与其他机构的联系和合作也比较少。这将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大学生信息素质教育的进程。主要表现为对师生可利用的信息资源受到限制。尽管目前各大高校都在积极扩充图书馆信息资源,但是毕竟“匹夫之勇”不如“众人拾柴火焰高”。

3.4我国大学生信息素质教育的师资力量薄弱

目前,我国高校中担任大学生信息素质教育课程的教师基本上是图书馆馆员,基本没有专职、专业的信息课程教师。主要表现在两方面:一方面是代课的老师没有经过专业的信息素质培训,对信息课程的基本知识、相关技能在广度和深度上掌握都不够;另一方面是这些所谓信息课程教师一面要做自己的工作,一面要给学生代课,这样身兼数职,难免会有顾及不周的地方。由于工作压力大,可能出现力不从心的现象,这样必然会影响两边的工作。大学生信息素质教育将难以收到良好的效果。

3.5我国大学生信息素质教育的资金来源渠道单一

相较于美国大学生信息素质教育资金来源渠道的广泛程度而言,我国大学生信息素质教育的项目资金来源较单一。我国大学生信息素质教育的资金主要来源于政府。这种单一的资金来源渠道与学生对信息资源的需求以及社会发展对学生信息素质的要求不相符。这将不利于大学生信息素质教育的实施和高等教育事业的长远发展。

综上所述,目前我国大学生信息素质教育的水平还比较低,在其实施过程中还存在一定的问题。

4.提升我国大学生信息素质教育的对策

通过对中美两国大学生信息素质教育的对比分析,可以发现,我国大学生信息素质教育与美国之间的差异,同时也发现我国大学生信息素质教育存在的问题。针对我国大学生信息素质教育存在的问题,笔者提出以下对策:

4.1提早对学生进行信息素质教育

通过前面对中美大学生信息素质教育的对比分析,了解到美国从小就对学生进行信息素质教育。而我国真正的信息素质教育是从大学才开始的。这造成我们学生对信息的敏锐度低、信息意识淡薄。从意识与行为的辩证关系来看,意识对行为有反作用:正确的意识对行为具有促进作用。而且长期形成的潜在的正确的意识必定能对行为具有良好的促进作用。而且意识的形成并且内化为人的内在观念需要一定的时间。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必须加强对学生的信息素质意识培养,从小就对学生进行信息素质教育,让其树立正确的信息素质意识,为掌握相关的信息检索知识和技能打下良好的基础。

4.2实现大学生信息素质教育方式的多样性、开放性和互动性的统一

通过对中美大学生信息素质教育的对比分析,以及我国大学生信息素质教育存在问题的剖析,了解到目前我国大学生信息素质教育形式单一。针对这一问题,笔者提出批判性地学习美国大学生信息素质教育的经验,实行开放性、互动性和多样性的信息教育。具体就是:首先,拓宽大学生信息素质教育的渠道。一方面,可以通过信息素质教育课程,对学生进行基本的信息教育,让学生树立正确的信息道德观念,掌握基本的信息知识;另一方面,可以实行在线信息素质教育,以此增加学生实践操作机会,提高操作技能,改变传统的大课堂授课带来的教师单方面讲授学生被动听课的现状。因为在线信息素质教育可以增强师生间的互动、增加师生间的交流和沟通,而且形式灵活,不受时间、地点的限制。其次,增加信息课程的课时;最后,各高校可以根据实际情况,将信息课程由选修课调整为必修课。

4.3加强图书馆之间以及图书馆与其他机构的合作

针对目前我国高校图书馆之间合作程度低以及图书馆与其他机构合作较少的情况,笔者认为可以从以下方面做起:首先,高校图书馆应该有包容兼蓄的意识和观念,在思想上接受“合作”;其次,其他机构也应积极与图书馆加强沟通交流,如院、系、教研室等可以加强与图书馆的联系,为高校间的合作积累一定的经验;再次,相关的教育行政主管部门可以在政策上给予相应的引导和支持,增强高校图书馆的合作意识;最后,社会其他单位可以积极与高校图书馆加强联系,从而实现资源共享,为校企合作搭建良好的平台。

4.4组建一支高水平、专业型大学生信息素质教育的师资队伍

针对目前大学生信息素质教育存在师资力量薄弱的现象,组建一支高水平、高素质的专业性、专职型教师队伍势在必行。首先,高校可以通过招聘相关信息专业的教师以弥补教师力量的不足;其次,高校要加强对教师的培训,进一步强化教师对信息相关知识和技能的熟悉、深化和拓展;最后,学校可以通过高校图书馆合作的信息平台,促进高校间信息课程教师的相互沟通和交流,互通有无,实现资源共享,让教师在这样开放、灵活、互动的交流平台中不断提升自己,增长见识,拓宽视野,提高技能,从而为更好地对学生进行信息素质教育打下坚实的基础。

4.5拓宽我国大学生信息素质教育的资金来源渠道

资金是实现大学生信息素质教育的物质保障。针对目前我国大学生信息素质教育资金来源单一的情况,必须拓宽资金来源渠道。首先,确保政府对大学生信息素质教育的基本资助;其次,高校可以走出去,面向社会集资。通过与企业的合作——高校提供相应的技术和科研成果,企业投资一定的资金,来缓解高校大学生信息素质教育资金不足的情况;再次,高校自身要不断提升创造才能的能力,不断产出科研成果,提高科研成果的转化率,并将其运用于生产,从而获取一定的资金,拓宽信息素质教育资金来源渠道;最后,高校可以通过联系校友、个人基金等形式来获取信息教育资金。

结语

随着知识经济时代的到来和信息技术的发展,信息素质教育在大学生教育中越来越重要。近年来,尽管我国大学生信息素质教育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是相较于美国来说,还存在一定的差距。因此,我们要结合自身实际情况积极批判性地学习其先进的信息素质教育成果,形成富有我国高校特色的大学生信息素质教育体系。(作者单位:人文与经法学院)

参考文献

[1] Paul Zurkowski.the information service environment relationship and priorities[J].US National Commission on Libraries and Information Science,1974(5):115-119

[2] ALA.Presidential Commission Information Literacy:Fural Report[J].American Library Association,2004(1):121-127

[3] 杜永美.美国大学生信息素质教育经验启示[J].管理\制度(合作经济与科技),2009,10(10):93

[4] 桂秀梅.中美高校信息素质教育比较研究[J].河北农业大学学报(教育版),2008,8(4):379

[5] 刘瑜.高校信息素养教育机制再设计的必要性及其策划[J].四川文理学院学报,2009,7(6):118-119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