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研教改论文-职业汉语能力测试应用于高职语文教改的论析

论文核心提示:

 摘要:国家职业汉语能力测试(简称ZHC)是测查应试者在职业活动中的职业核心能力——汉语能力的测试。本文由ZHC反思当前高职语文教育对汉语运用能力培养不足的现象,解析ZHC在高职语文教改中的可借鉴作用,就ZHC与高职语文教改的互相贯通,优势互补提出建议。   关键词:高职语文教改 职业汉语能力测试 考核体系

   高职语文作为公共基础课程,到目前为止,没有统一的国家级规格的考核标准。高职类各校各行其是,高职语文课程考核随意性较大,鲜有学生考核不过关的。然而,现实的情况却是,高职毕业生的语文运用能力不容乐观,他们所表现出的语言交流和沟通问题也越来越多,讷于言辞的大有人在,写不好日常应用文的屡见不鲜,严重影响了高职毕业生的职场竞争力。
  齐华森教授指出,没有一个对汉语水平进行验收的方式,没有一套全国统一的、规范的教学评价标准,是大学毕业生普遍汉语水平滑坡的原因之一。近年来,部分高职院校的语文课程开始引进或借鉴国家职业汉语测试(简称ZHC),实践表明,ZHC不仅可以更好地检查课程教学效果,而且对推动课程改革可以起到导向性的作用。
  一、ZHC为制定高职语文课程考核的国家标准提供参考性依据
  ZHC是“国家职业汉语能力测试”的简称,由中国劳动和社会保障部职业技能鉴定中心(OSTA)研发,以从业人员和求职者为测试对象,考查其在职业活动中实际应用汉语的能力。它由国家劳动和社会保障部职业技能鉴定中心组织国内语言学、语言教学、心理学和教育测量学等方面的专家开发研制,是我国目前唯一的、具有权威性的、能有效考查一个人在职业活动中实际应用汉语能力的国家级测试。合格者可以获得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职业技能鉴定中心颁发的职业汉语水平等级证书。ZHC于2004年正式面向社会运行,测试对象为高中毕业以上(含高中毕业)文化程度的求职人员和在职人员,测试成绩作为政府机关、企业事业单位、各类学校在人员招聘、选拔、任免和培训等决策过程中评价相关人员的职业汉语能力提供参考依据。
  ZHC内容包含阅读理解和书面表达两部分,共有102道题,测试时间为150分钟。阅读理解题主要考查:正确理解并利用关键词或语句快速查找主要信息;概况归纳阅读材料的中心、主旨;判断作者的真实意图、倾向或目的;分析阅读材料的逻辑关系,推断材料中的隐含信息。在书面表达方面主要考查内容有:正确书写汉字;对句子有无语病组成判断;结合上下文使某个词语或某段文字表述恰当;根据工作要求,选择适合工作需要的文体并撰写一般信函、报告等常用应用文。
  ZHC根据测试结果给出每一位应试者一份成绩报告单和一份职业汉语水平等级证书。成绩报告单除给出考试总分和各分项得分外,对分数层级给与一定解释,是测试中心应用先进的教育测量理论和分数解释技术,针对每一位考生给出的个性化分数解释和能力描述。与之相对应的等级证书为应试者个人、用人单位和培训单位提供相关的参考依据。
  到目前为止,ZHC是一种较为科学、规范的汉语能力的国家级测试。这一测试不但可以用来鉴别应试者的职业汉语能力,而且可以反映出社会对语言能力和语言教育的实际需求。无论是其标准化的测试流程、还是实用性极强的测试内容、针对不同职业岗位设计的等级标准,都为高职语文课程教育提供了可借鉴的依据。高职语文如果能借鉴或引进ZHC,就能使职业教育中的语文教育有了一个统一的国家标准,就能推动高职语文更好地审视教育理念,更切实地进行教育教学改革的探索。
  二、借力ZHC推进高职语文课程深入改革
  1.明确课程定位和教学目标。长期以来,高职语文课程混同于普通高等教育的大学语文教育,侧重于强调“人文”、“文化”或突出“文学”,严重忽视了汉语在职场中作为交际工具的“应用性”。在这样的定位之下,教学目标呈现“泛高校”现象:既要传授传统文化知识,又要灌输优秀人文素养,还要对古今中外文学作品进行审美批评,课程任务普泛化,严重忽视了对职场中汉语“听说读www.21cnlunwen.com写”运用能力的强化。
  根据国家关于高职院校人才培养目标的有关规定,高职语文应围绕“高职”二字重新审视课程定位,走实用阅读、实用写作、实用口语表达能力培养的职业发展路线,面向职业环境,强化语文应用能力的培养。高职语文的教学目标要确立能力储备观念,以提高学生基本人文素质和汉语言的实际运用能力为目标,培养学生的阅读、理解、欣赏、评判能力和表达能力,为学生学好专业知识提供必要的能力储备。
  高等职业教育培养的是“生产、建设、服务和管理第一线需要的高技能”应用型人才,这一类型人才的最大特点就是具有较强的实践操作能力。而语言的交流表达能力是实践操作能力中的核心能力之一,是实现个人职业生涯成功所必备的最基本的能力。作为未来的职业人,无论从事何种职业何种岗位,在职场中,汉语必定是用来交际的唯一工具或重要工具之一。向上司汇报工作、和同事沟通交流、与客户商务谈判、当众阐述意见或书面表达观点等,无一不在职场交际的范围之内,一名合格的职业人必定要掌握职场中汉语运用的能力。ZHC的考核初衷与高职教育的要求不谋而合。
  2. 课程内容采用“拼盘式”。近年来《实用语文》《高职语文》《职业汉语》《职业汉语教程》等高职语文教材纷纷推陈出新,几乎无一例外地以ZHC考核内容及考核目标为参照,打破了原有的《大学语文》中课文选编呈现的单一的文学审美,开始关注并表现出学科内容的多样化,有意识兼顾文史哲等社会科学内容与自然科学内容。采用“拼盘式”的结构,或将人文知识和科学知识相结合,或将“理论”与“实用”相并重。尽管这些教材的内容上不尽相同,有的还亟需进一步完善,但无一例外表现出,注重学生汉语言实际运用能力的训练和各门学科之间的融合。不难看出,高职语文教改正在根据ZHC的特点和要求,以学生能力培养为中心进行设计,侧重语言的实际运用功能,面向职业岗位需求,强化汉语作为职场重要的交际工具的应用性,给予学生较好的汉语应用能力的训练。   采用“拼盘式”教学内容的同时,围绕学生的职业需求组织教学,既强调语文学习的共性要求,又兼顾不同专业的个性需求,结合专业人才培养的岗位对汉语言运用的要求,开展教育教学活动。例如,针对应用艺术系广告设计与制作专业的数码平面设计师岗位,职业汉语实用写作部分教学内容设计为“以数码照片为素材,设计、制作一组有故事的艺术照,做配图故事解析”;针对广告公司文案岗位,则以“为某房地产企业所设计的宣传海报及宣传册做文案”为教学内容。
  3.教学方式更侧重“练”与“用”。鉴于高职院校生源的特殊性,高职语文更要注重在“练”语文和“用”语文中,帮助学生训练能力和提高人文素养。课程任课教师与团委、学生处等部门联手开展志愿者活动、社区语言应用调查活动、读书活动、优秀人物访谈、人文类讲座等,在传统课堂之外,积极开辟更多更大的第二课堂,为师生提供奉献智慧、施展才华的“大语文”舞台。通过一个个具体的项目,一个个具体的课题,拓展学生学习语文的途径,提升学生语文实践能力。
  专业课程的“项目驱动式”教学模式同样可以用于职业汉语课程的教学设计之中,在职场面试、社团招新、社会调查、课堂辩论等项目中,学生“动手写、开口说”,达到 “做、学”一体,提高学生的学习能力和创新能力。
  4. 探索完整的教育评价体系。作为完整的高职语文教育评价体系应当包括口语表达能力、汉字书写能力、阅读能力与书面表达能力等级测试,相关专业加试文言知识等级测试。然而,现有的高职语文考核中,口语表达能力测试几乎为零。目前,ZHC也只包含阅读理解与书面表达两部分,听力理解、口语表达等部分还在试行之中。
  ZHC试行口语考核,传递出一种信号:汉语口语表达考试即将有统一而规范的考核标准。这一标准检测人们在职业活动中运用汉语进行口语交流和沟通的能力,即职业汉语口语表达能力。建立包括口语表达能力在内的完整的教育评价内容与标准,有效地检测职业人实现口语交际目的(准确传递信息、系统阐述观点、辩解、说服)的能力。
  三、ZHC与高职语文课程考核融会贯通
  ZHC在实施国家汉语能力测试方面,有资深的专家,有专门的研发机构,并颁发国家认可的证书,比之于各高校自行组织的期末考试或课程结业考试更具有科学性、规范性和权威性。高职教育兼有学历教育和职业教育的双重任务,ZHC的等级标准侧重于后者即职业能力的测试,对学历教育的测试还有待“兼而有之”。目前,ZHC仅设初、中、高3个等级,是根据不同职级的职业群来进行设计的,基本可以满足社会对求职者职业汉语能力认知的需要。这与不同学历层次的大学教育对学生的学识水平给予的评定有所不同。所以,大学生汉语能力标准不仅要考虑学科专业的不同,还要兼顾学历层次的差异。有研究者建议,以“等”来规定不同学历层次汉语能力的不同要求;以“级”来规定不同学科专业汉语能力的不同要求。如规定研究生的汉语能力要求为高等,本科生的汉语能力要求为中等,专科生(高职)的汉语能力为初等;理工类学生的汉语能力要求为初级或一级,经济管理类学生的汉语能力要求为中级或二级,文史哲类学生的汉语能力要求为高级或三级。这样的等级标准更能加强汉语能力与职业岗位需求的结合度。语


  参考文献
  [1]杨诚.ZHC对大学语文教学改革的启示[J].广西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5(6).
  [2]劳动和社会保障部职业技能鉴定中心.国家职业汉语能力测试全接触[N].中国教育报,2003-12-24.

 
课改论文快速发表服务 ??  本中心提供课改论文发表服务论文推荐发表,论文指导服务 专业水准,发表全程跟中服务,。
期刊类别多杂志期刊都发表,省部级、国家级、核心期刊、EI、会议的职称论文发表。
李编辑 : “王编辑QQ”:375623535   张编辑 : 张编辑QQ在线:812445863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