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校园文化与理想信念教育融合互动的路径

论文核心提示:

 [摘要]大学校园文化不仅具有重要的育人功能、涵养功能,而且与理想信念教育在培养目标、内容与规律上具有内在一致性。从历史轨迹与现实关照分析,提升理想信念教育的文化属性,实现与校园文化的融合互动,是增强理想信念教育实效性的路径选择,是传承创新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发挥高校第四大功能的必然选择。   [关键词]校园文化 理想信念教育 融合互动

  [摘要]大学校园文化不仅具有重要的育人功能、涵养功能,而且与理想信念教育在培养目标、内容与规律上具有内在一致性。从历史轨迹与现实关照分析,提升理想信念教育的文化属性,实现与校园文化的融合互动,是增强理想信念教育实效性的路径选择,是传承创新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发挥高校第四大功能的必然选择。
  [关键词]校园文化 理想信念教育 融合互动
  [作者简介]章康龙(1964— ),男,浙江桐庐人,嘉兴职业技术学院副院长,副教授,研究方向为教育管理;赵远远(1979— ),男,湖北黄石人,嘉兴职业技术学院宣传部,助理研究员,硕士,研究方向为校园文化、新闻与传播。(浙江 嘉兴 314036)
  [中图分类号]G647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4—3985(2012)29—0033—03
  一、大学校园文化与理想信念教育的内在关联
  理想信念是与“信仰”相统一的综合概念,理想信念教育是人类教育活动的一个特殊领域,是教育者对一定的社会成员进行的以树立某种世界观和社会理想信念为目的的教育活动。它具有明确的目的性,在我国,理想信念教育是一种特殊的信仰教育,特指社会主义与共产主义信仰的教育。作为一种观念形态,就其本质而言,理想信念是人们对未来目标的追求和向往,是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三观”的核心和集中体现,是大学生成长成才的精神支柱与内在动力。
  大学校园文化是大学成员在大学校园生活与实践活动中所形成的群体精神及所附载体。它是大学生活存在方式的总和,是大学在办学过程中形成的办学理念、办学特色、办学成果的综合体现,是由学校所有成员共同创造、共同享有的群体文化,是能促进学校可持续发展的、具有学校自身特点的物质文化和精神文化及创造过程的总和。它在内容上包括精神文化、制度文化、行为文化、物质文化四个维度。
  大学校园文化与理想信念教育虽然在内涵上各自分属相对独立的体系,但二者也存在着内在关联,这客观上为实现二者的融合互动奠定了基础与可能。首先,大学校园文化在思想导向、价值导向、行为导向上都有很强的理想信念教育内涵,二者在人才培养目标、服务学院可持续发展上具有内在的一致性。育人为本、德育为先是校园文化建设与理想信念教育的共同理念。其次,在功能上,理想信念教育为校园文化建设提供方向保证,是实现校园文化有效传播的有力工具和重要渠道,校园文化是理想信念教育创新的有效载体与平台,二者相互作用、相互影响。再次,在内容上,二者相互包含、相互渗透,大学校园文化与理想信念教育之间具有内在的互通性,表现为校园文化建设是实施理想信念教育的路径与实践过程,异彩纷呈、风格迥异的校园文化建设最终都会东流入海、殊途同归。最后,在规律上,二者都要求充分发挥教育的主体性,实现教育主体之间的双向互动。
  二、大学校园文化历史轨迹与理想信念教育的现实关照
  大学校园文化在我国各个不同历史时期有着不同的表现形式和内涵。中国古代虽没有大学之形,却有大学之实,从西汉的“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兴太学、习儒典”以至宋代的书院等民办大学的兴盛,其内核都以“明明德”“新民”和“至于至善”为终极目标。古代大学理念使“修、齐、治、平”成了知识分子的做人准则和理想追求,也是大学的社会责任,大学教育的目的是使人成为仁人君子,使社会得以仁爱太平。可见,以孔子儒学为核心的古代大学通过格致之学与明礼教育,以士大夫为培养目标,希望使知识分子在自身修养上达到“内圣外王”的人格境界,进而实现“修齐治平”的人生理想。
  现代大学理念历史进程中,最著名的当数蔡元培所奠定的北京大学的学术独立、思想自由和兼容并包的大学理念,由此确立了大学之为大的基本准则和人文精神。大学校园文化与理想信念教育的融合互动的典型当数北大红楼,在各种学术思想兼容并包的氛围下,北大成了研究和传播马克思主义学说的中心,激励一批青年学生逐步树立共产主义理想信念,并走上革命道路。进入抗日战争时期,以抗日军政大学、中央党校、陕北公学、延安大学等为代表的一批大学,践行新民主主义文化的发展方向,以“文化教育为革命战争与阶级斗争服务”为原则,将大学文化建设与社会需要密切结合起来,形成了与时代同呼吸、共命运的革命精神与文化。新中国成立以后,中国人民大学等当代大学以培养社会主义合格建设者和接班人为导向,运用大学所拥有的文化建设与教育资源发展“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的、民族的、科学的、大众的社会主义文化”,党的理想信念教育在经历拨乱反正之后,在坚定人们对马克思主义信仰、对社会主义的信念、对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信心以及对党和政府的信任的“四信”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可见,理想信念与大学文化素有渊源,二者在历史上并肩前行,相辅相依。纵观近代中国大学校长,如蔡元培、蒋梦麟、胡适、梅贻琦、罗家伦、张伯苓、傅斯年、吴贻芳、竺可桢等,无不秉承大学之道,挺起每个时代的理想人格,并作出了各自的文化选择。
  如今,社会思想的多元化、多变性、开放性,利益诉求与表达方式的多样化,都对理想信念教育形成了一定程度的冲击和影响。无论是问卷调查还是个案访谈,都反映出一个客观现实:作为教育对象的大学生对理想信念教育活动表现出明显的不喜欢、不认同、不满意,与其说是学生不愿意接受理想信念教育的价值和内容,不如说是不欢迎教育方式与教育路径。
  要提高理想信念教育的实效性就必须了解当前教育路径的现状。第一,多元路径并存,导致教育路径“孤掌难鸣”。社会生活方式、组织方式、就业岗位和就业方式的多样化,带来社会生活的多元性、交互性和流动性等特点,反映到理想信念层面上是多元价值观的并存,开放的环境、剧增的信息,使得大学生自发接触的路径与以课堂教学为主的自觉路径形成巨大反差,自觉路径与自发路径难以产生共鸣,从而使理想信念教育呈现“孤掌难鸣”态势。第二,整体规划失度,导致教育路径“孤芳自赏”。理想信念教育应随着学生的认知水平、年龄和心理结构呈时空延续性,如果理想信念教育路径呈现水平性重复或下降性重复,就会引起教育对象的厌倦与反感,如果超出了教育对象的理解和接受水平,会导致理想信念教育成为空洞的说教。第三,教育途径扁平,导致教育路径“孤陋寡闻”。理想信念教育属于实践理性范畴,由于种种原因使之不同程度演变为围着课堂转、围着书本转、围着老师转,学生很少去真正思考并分析热点现象与事实背后的原因,因此理想转化为信念进而内化为信仰的可能性大幅降低。第四,教育对象主体性被遮蔽,导致教育效果不甚理想。学生对教育路径的接纳状况显示,路径对主体性尊重和张扬的程度与学生参与程度成正比,从路径形式看,尊重和张扬主体性的教育路径普遍受到学生的青睐。从理想信念教育现实路径的张力与成效看,在学生喜欢不喜欢、接受不接受中折射出一个核心问题,即学生主体性在教育路径中是否能得到有效而充分的尊重和张扬。换句话说,教育路径中是否真正实现了教育主体的互动,是理想信念教育取得成效的关键。

  三、实施理想信念教育的两种路径
  理想信念教育路径的成效与环境的影响是息息相关的,在理想信念教育路径动态结构中,教育主体,即教育者和教育对象之间的互动有两种方式:一是教育者与教育对象直接进行信息交流,不再通过教育主体自身之外的客体来实现,具有直接在场性特征,即“主体—主体”模式。二是理想信念教育信息通过教育主体本身之外的客体来传递,具有中介间接性特征,即“主体—客体—主体”模式。在前一种模式中,环境直接构成主体互动的教育情境,影响着教育主体互动的心理状态和内容选择,而在后一种模式中,环境不仅是一种教育路径,而且将进一步成为保证客体信息真实的必要条件。相应的,理想信念教育路径机制具有两种基本模式:一是基于主体资源的主体式灌输。这种路径设计以主体式灌输为核心要旨,着力于充分调动教育主体的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推进理想信念教育主体资源的优化组合,最终实现教育对象理想信念的树立。这种模式反映了理想信念教育主体的关系结构,也是我党理想信念教育历史经验的继承和发展。在实践中出现的偏差是重视“灌”的外在性而忽视了“输”的内因性,导致教育方式重教化教育,不重内化教育;重显性教育,不重隐性教育;重灌输—接受教育,不重比较—选择教育;重直接教育,不重间接教育。因此,如何实施科学、有针对性的灌输教育,并突出灌输的内因性和内输教育,在灌输中把学生真正当做教育的主体,从单向灌输向主体式灌输模式转变,向易于为学生内化和接受的灌输转变,并创造条件让学生在开放、复杂的环境中自主进行体验、比较、鉴别和选择,加强学生的比较意识、选择意识和鉴别能力、选择方法的培养。二是基于活动资源的选择性激活。这种路径设计通过强化理想信念教育某一方面的信息,以形成、保持和发展教育主体之间的有序的差别与相对稳定的差异,推进教育活动的展开和成效的实现。选择性激活就是使教育活动进入教育主体选择与整合的视野,与教育主体建立“对象性关系”,在主体客体化与客体主体化过程中形成或改变局部的不对称关系。从具体方式看,它一般分为以需要引导激活和以目标主导激活两种,前者更具主体性,具有强烈的自我整合倾向,是一种重视内在激活的路径设计模式;后者突出灌输性,更加突出主导性,具有外在激活的特征。二者相互依存,相互影响,相互补充,实现二者的有机结合是理想信念教育路径取得实效的关键。
  思想政治教育路径的成效取决于教育主体的主体性实现程度,也就是说只有当教师和学生作为教育主体的主体性都得到充分拓展时,他们自身的自主性、能动性与创造性才能大幅提高,教育主体才能在更高层次与范围内理解理想信念教育的目标、意义与价值,理想信念教育才能获得更高的有效性。而要充分拓展教育主体的主体性,就必须改变传统的理想信念教育模式,使教育对象的主体性切实得到充分的理解与尊重,才能实现教育主体的主体性形成双向互动的均衡状态。只有教育主体的主体互动性得到拓展,教育路径才能逐渐拓宽,并改变扁平化的状态。
  四、校园文化功能提升理想信念教育实效
  理想信念教育是一个复杂动态与融合互动的过程,教育路径如何选择才能架起联系教育主体之间、主客体之间的桥梁,解决好“路径错位”与路径扁平的问题,在现有资源一定的情况下,正确规划、选择好实践路径是提高思想政治教育效果的根本保证。
  校园文化作为师生员工共同创造、共同享有的群体文化,具有学校自身特点与群体文化特质,反映区域与民族文化特征,并融合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体系,是开展理想信念教育的“隐性课堂”与良好介质,也是卓有成效开展理想信念教育的路径之一,优秀校园文化自身的导向功能、激励功能和含化功能,具有坚定信念、涵养德性、开阔胸襟、启发智慧、提高情趣、健康身心的作用。
  从教育路径看,校园文化在实施理想信念教育的过程中具有以下特征:一是校园文化具有中间介质特征,理想信念教育通过校园文化这种教育主体之外的客体来进行传输,形成“主体—客体—主体”的模式,从而避免了教育者与教育对象之间的单向灌输,使教育客体中本身所蕴涵的理想信念教育内容以更加客观的方式呈现,从而更加易于教育对象接受;二是校园文化作为一种环境与氛围,具有暗示性和导向性作用,教育对象在这种环境下接受理想信念教育,更易于受到润物无声的含化和潜移默化的影响,从而避免单纯枯燥的说教,使教育的效果更佳;三是通过校园文化精神的熏陶,易于在学生中形成一个开放、互动交流的平台,并着重发挥好教育对象的主体性,使得理想信念教育容易成为大家互相学习、互相探讨与交流的对象,从而收到更好的效果;四是校园文化中的激励功能能够更好地对教育对象实施“选择性激活”,也就是根据学生成长的阶段与心理特点,结合学生自身成长的内在需要,结合学生自身的成长目标,以需要引导激活,以目标引导激活,更容易使理想信念内化为学生心中的一种信仰和自觉奋发成才的动力与精神支柱。
  由此可见,校园文化自身所具有的功能能够较好地实现和满足教育对象的成长需要,能够使环境熏陶与内在激活融为一体,更易于为学生所接受和理解,并成为其成长的共识,因此能够增强理想信念教育的实效性和针对性。
  五、校园文化与理想信念教育融合互动的实践路径
  其一,通过校园文化核心精神的凝练,校园文化品牌的创建与LOGO的征集、设计等活动,强化对学生的理想信念教育。校园文化作为中间介质,可以有效联系起教育主客体和教育对象,即全校师生员工,为着学校的共同理想与目标而不懈努力。近年来,嘉兴职业技术学院(以下简称“嘉职院”)对其六十年来“以农(禾)立校,以勤立身立业”的办学历史进行总结梳理,凝练校园文化核心精神,以“红船精神引领,勤奋和谐共生”为内核的“勤禾”精神,并进而衍生出“爱岗敬业、脚踏实地”的职业精神;“艰苦奋斗、真抓实干”的创业精神;“锐意进取、追求卓越”的创新精神;“知行合一、以德为先”的学习精神。校园文化核心精神的凝练,使学校教师发扬爱岗敬业、辛勤耕耘、默默奉献的优良传统,激励学生养成勤学苦练、勤奋好学的精神品质,并有效实现二者的良性互动。   其二,通过对当地红色资源的充分挖掘与利用,在教育内容上实现校园文化与理想信念教育的融合互动。嘉职院利用地处中国共产党诞生地——嘉兴南湖的优势,结合高职学生特点,积极创新思想政治课教学模式,精心组织以“红船精神”为主题的“三层对接”实践教学,即把“开天辟地、敢为人先”的首创精神与大学生创新创业教育相结合;把“坚定理想、百折不挠”的奋斗精神与树立艰苦奋斗思想、服务基层观念相对接;把“立党为公、忠诚为民”的奉献精神与引导学生树立奉献、进取、创造的人生价值观相对接。通过与新四军老战士结对子、与火车站联合开展春运志愿者服务等活动,使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和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理想信念逐步走进学生心里。
  其三,校园文化由现实向虚拟文化空间拓展,使校园文化与大学生理想信念教育在时空与方式上实现了融合互动。如嘉职院精心打造,重新改版升级校园网,在团委及各分院网页中开辟学生党建思政工作专栏,使之与学生园地、社团活动、团学动态等专栏并列,在宣传部网站开辟“红船精神”、红色经典和主题实践等特色栏目,在学院网站首页开设党建工作专题,积极引导师生开展创先争优、服务基层等活动。这些举措较好地促进了校园文化与网络的兼容并蓄,从而拓宽和丰富了学生的学习渠道,实现了学生学习的自主与互动。
  其四,通过开展校园节日文化,结合学生成长特点,创设理想信念教育契机,唱响爱国主义、集体主义、社会主义主旋律。理想信念教育契机的创设是教育者本文世纪论文网(www.21cnlunwen.com)提供主导性和主动性的自觉升华,教育者可以审时度势、因势利导,创设、捕捉并充分利用好教育契机,从而使理想信念教育变得切实可行、内容丰富、可感可触可学。如精心组织开学典礼、军训、毕业典礼、校庆纪念日,做好三八妇女节、世界读书日、五四青年节、七一建党纪念日、教师节、国庆节、“一二·九”运动纪念日等重大节庆日和纪念日,开展“感动校园十大人物”“自强之星”等评选与主题教育活动,大力开展技能文化节、公寓文化节、社团文化节等活动,选择性激活广大学生的潜能,并激励广大师生继承和弘扬优秀校园文化,努力营造展示学生学习成长的才艺与技能文化氛围。此外,结合学生成长阶段与特点,开展业余党校培训、勤禾论坛、勤禾大讲堂等党史党章系列讲座和形势政策教育,促进学生逐渐树立正确的人生观和价值观。
  其五,通过校园文化品牌创建活动等途径,有力结合理想信念教育元素与内涵,对学生开展理想信念教育。如嘉职院围绕打造“勤禾”校园文化品牌建设,组建“勤禾志愿服务队”“勤禾龙舟队”“勤禾合唱团”等师生踊跃参与的群团,通过志愿者服务活动,结对社区,服务社区,使学生自觉接受公民道德教育和社会主义理想信念教育。通过与本地企业组建龙舟队,使五芳斋等企业文化融入校园文化中,进而使“红船精神”与“勤禾”校园文化、本土企业文化水乳交融,充分发挥文化交融的魅力,凸显理想信念教育的凝聚力和主导性。
  从校园文化建设的实践路径,可以看到校园文化与理想信念教育之间存在多向度的交集,通过以上路径可以有效实现二者在时空方式、内容和途径上的融合互动。而校园文化建设正是在这些活动中,逐步构建起理想信念教育的“小气候”与软环境,而环境本身又构成了理想信念教育的路径之一。理想信念教育通过校园文化建设,使得环境本身所蕴涵的文化资源,所体现的科学理念与人文精神熏陶着教育对象,它们共同构成了理想信念教育的富有文化思想和文化内涵的“小气候”与软环境,当这些环境自发地渗透并反作用于教育对象时,就形成了人既创造了校园文化环境,校园文化反过来也在塑造人的现象。因此,二者的融合最终在校园人格的培养与塑造上达到了高度的统一。
  话语环境从传统封闭走向日益开放,利益诉求的表达由传统的单一、平面走向多元化与立体化,信息时代使信息获取的成本日益廉价,理想信念教育再也不是单一、静态的平面教育,而是多样、动态、立体的话语表达,人们价值观念的多元化导致社会话语的多元表达和利益诉求的多元化,而新的教育理念也要求思想政治教育应该充分尊重和发挥教育对象的主体性和主观能动性,尊重教育对象的思想发展规律,注重发挥校园文化的功能,注重教育对象的接受机制和接受效果,通过创新教育路径使理想信念教育从“独奏”转向“合奏”,变教导为诱导是现实选择。优秀校园文化是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一部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是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精髓,发展高校校园文化既是对文化的传承与创新,又是繁荣社会主义文化,增强理想信念教育实效性的必然选择。
  [参考文献]
  [1]彭绪琴.当代大学生理想信念教育研究[M].北京: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2008.
  [2]蔡红生.中美大学校园文化比较研究[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0.
  [3]杨建义.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路径研究[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9.

 
学校管理论文快速发表服务   本中心提供学校管理论文发表服务论文推荐发表,论文指导服务 专业水准,发表全程跟中服务,。
期刊类别多杂志期刊都发表,省部级、国家级、核心期刊、EI、会议的职称论文发表。
王编辑 : “王编辑QQ”:375623535   张编辑 : 张编辑QQ在线:812445863

文章类型:学校管理论文发表及相关期刊推荐

更多

[本论文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