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议2011年江苏省高考数学试卷第13

论文核心提示:

  众所周知,文学是语言的艺术。因此,王力先生的那些卓越的语言学贡献,广而言之,也都是卓越的文学贡献。然而,“一宅”毕竟分成了“两院”,语言和文学都成了独立学科。在语言学贡献之外,探讨王力先生的文学贡献,也就不致贻笑大方了。

  众所周知,文学是语言的艺术。因此,王力先生的那些卓越的语言学贡献,广而言之,也都是卓越的文学贡献。然而,“一宅”毕竟分成了“两院”,语言和文学都成了独立学科。在语言学贡献之外,探讨王力先生的文学贡献,也就不致贻笑大方了。
  俗话说:“有一利必有一弊”。由于王力先生的语言学贡献太突出、太辉煌,他的文学贡献无形中被遮掩了。试问:即使在王力先生的语言学弟子中,知道他除语言学家之外还是翻译家、诗人、散文家的有几人?这多少有点愧对历史,有点不公平。本文不揣浅陋,想要拾遗补阙,对王力先生的文学贡献作一起码的探讨。
  一、作为法国文学翻译家的王了一
  据不完全统计,王力先生翻译的法国小说有10种:《女王的水土》(莫洛亚)、《少女的梦》(纪德)、《幸福之年》(温玳瑟夫人)、《娜娜》(左拉)、《屠槌》(左拉)、《小物件》(都德)、《沙·弗》(都德)、《芳黛》(乔治·桑)、《大地主》(待考)、《银婚》(奢辣尔第),总计约130万言。
  王力先生翻译的法国戏剧有16种,除莫里哀剧本6种(《冒失鬼》《情仇》《斯卡纳赖尔》《丈夫学堂》《装腔作势的女子》《嘉尔西爵士》《糊涂的人》)外,还有《恋爱的妇人》(波多黎史)、《半上流社会》(小仲马)、《卖糖小女》(嘉禾)、《我的妻》(嘉禾)、《伯辽赉侯爵》(拉维当)、《生意经》(米尔博)、《婚礼进行曲》(巴达一)、《讨厌的社会》(巴依隆)、《爱》(奢辣尔第)、《佃户的女儿》(埃尔克曼、夏特里安)等,总计100万言。另外,尚译有《莫里哀传》(待考)、诗集《恶之花》(波特莱尔)、社会学论著《社会分工论》(涂尔干)等,总计约45万言。
  仅就数量而论,王力先生的翻译文字已近300万言,这是一笔巨大的文化财富,一批丰厚的劳动成果!应该指出的是,王力先生始终只是一名业余翻译家,他的上述数量惊人的译作,一律都是业余完成的。其中一部分,完成于1927至1932年赴法留学时期,其他则完成于归国任教之后。王力先生将他的书斋命名为“龙虫并雕斋”。他雕的“龙”即是他的专业语言学,而文学创作、文学翻译之类,统统都被归入了“虫”。“雕虫小技,壮夫不为也”(扬雄),王力先生并非“不为”,而是“并雕”,虽有等次,“雕”则一也。在繁忙的语言学教学及科研之余,尚能贡献数百万言的译著,也实在是难能可贵!
  王力先生的译著,大多纳入了商务印书馆的《世界文学名著丛书》,少量由开明书店等出版。现在看来,可以说无一不是精品。不仅原著是精品,是名著,王力先生的翻译也是精雕细刻的精品。这里不妨以他的《莫里哀戏剧六种》为例,稍加申说。
  莫里哀是法国人民的骄傲,他的30多部喜剧是人类的宝贵财富。王力先生留法期间即十分欣赏莫里哀喜剧,归国之后曾立志将《莫里哀全集》译成中文。但这个工程实在太大了,业余雕“虫”实在吃不消。加上稿酬太低等方面的原因,只翻译了六七部便罢手了。但即使这六七部,已足见王力先生译笔之简洁与功力之深厚。人民文学出版社1959年初版、1981年再版的《莫里哀喜剧选》上卷,共收八个剧本,其中一半都是王力先生译的,这便是《冒失鬼》《情仇》《斯卡纳赖尔》和《丈夫学堂》。特别是那部独幕诗剧《斯卡纳赖尔》,译笔更见精彩。戏剧一开场,巴黎市侩高西布斯便逼迫女儿西丽抛弃情人李礼而嫁给有钱人爱瓦赖尔,他说:
  即使从前你什么都答应了他,现在既然又有一个比他更有钱的人,你就可以不必遵守以前的诺言了。李礼固然长得很不错,但是,你要知道,世界上一切的好处都比不上有钱更好。哪怕是最丑的人,有了钱,我们也觉得他美了几分;如果没有钱,其余一切都是可悲哀的。
  译文当然忠实于原著,但这里的译笔之妙也不可忽视。莫里哀诚然是伟大与深刻的,但如实传递这种伟大与深刻的译者不同样应该得到读者的敬重吗?
  类似的精彩译笔,我们还可以找到不少。比如,在剧本《卖糖小女》第二幕中,舍己为人的保罗对大糖厂主说:
  您不要以为您有钱,您怎样胡为都不要紧。您想错了。哪怕您更富些,有些罪恶不是钱可以弥补的。
  在同剧第三幕中,正直的新闻记者杜披对不讲道德的杂志编者布瓦西说:
  您是二十世纪的新人物,为目的不择手段。因为薪水太少了,可以靠着些不道德的文章以资弥补……
  布瓦西则自认“有钱有势者是我的杂志的阿爷,阿妈乃是广告”。这些译文简直具有“超前性”,剧中人的对白犹如今人的口吻一样。不妨再引剧本《伯辽赉侯爵》中的一段,是渔色成性的侯爵伯辽赉的肺腑之言:
  你只欺骗她们就是了……欺骗她们为的是自己取乐……你应该制驳她们,但是千万不可以爱她们,她们像一把火,你会给她们烧伤了的……你应该压抑她们,践踏在她们身上,世上再没有这样柔软的地毯了。读这样精彩的译文,和读精彩的原文恐怕是没有多少区别的。
  王力先生的译事虽然都在业余进行,但其认真负责、一www.21cnlunwen.com丝不苟的态度可谓始终如一。比如他翻译的那些戏剧,每一个译本之前,都有一篇《著者小传与本剧略评》,通过简明扼要的介绍,让读者找到入门的钥匙。有很多“略评”,十分精当,画龙点睛,一望便知是花了工夫的。这里不妨举一个介绍小仲马的《半上流社会》的例子:…
  小仲马的戏剧可分为三类。他起初只想直接地观察社会的人物,很逼真的描画出来,像《茶花女》与《半上流社会》都是这一类。后来他想在戏剧上解决社会问题,遂写了些剧本,表示不满意于社会的成见与国家的法律,像《私生子》就是这一类。最后到了晚年,他想依象征,把自己的思想具体化,永远化。《异国之女》就是这一类的作品。小仲马是法国著名的剧作家、小说家,这一介绍给了读者一个大致的总体印象。然后具体评述《半上流社会》:
  《半上流社会》乃是天堂地狱的交界。下流社会的妇人到了这社会,便好似到了地狱;上流社会的妇人到了这社会,便好似降自天堂。但是,小仲马所谓的半上流社会与现代的半上流社会又大不相同了。那时节的半上流社会的妇人只晓得欺世盗名,而现代的半上流社会的妇人却一味要钱。试看小仲马所描写的作恶的妇人,在现代却还不容易遇见哩!现代所谓上流社会,还比不上小仲马所谓的半上流社会!假使他生在现代,不晓得他又作何感想?这样的《略评》,简直是一篇深刻的剧评。由于社会条件不同,加上战乱频仍,王力先生的这些戏剧译作皆未能搬上舞台,仅成了案头读物。惟其如此,王力先生的那些《著者小传与本剧略评》更成了不可多得的珍贵文字。
  从翻译思想上说,王力先生一开始主张“直译”,他说:“我起初趋向于直译。虽则我不主张欧化的译法,虽则我始终不曾逐字译过,但是我永远守着一个规律,就是:‘荀非万不得已,还是直译的好。’”后来,发生了变化:
  后来译到《大地主》的时候,我的方法已经渐渐变了,直到这一篇《半上流社会》里,我越发变得多了、现在我的规律乃是:“如果不失真相,字句不妨稍有异同。”因为我觉得戏剧是要表演的,所以字句以传神为妙如果过于拘泥,把神先都失了,哪怕是只字不差,又有什么好处?
  能否说王力先生已经由“直译”变到了“意译”呢?似乎还不好说。因为“如果不失真相,字句不妨稍有异同”。还只是“字句稍有异同”,还基本上恪守着“直译”的框架,和那种大幅度的“意译”恐怕还有区别。至于孰优孰劣,乃是译界争论不休的老大难问题,外行如我等也就毋庸置喙了。倒是当年为王力先生译本发稿的商务印书馆编辑叶圣陶先生有这样的几句批语:“信达二字,钩不敢言,雅之一字,实无遗憾。”
  因叶先生不谙法语,故对“信达”二字不敢表态,但对王力先生译文之“雅”,则做了充分肯定。叶先生接连为王力先生出版译著—二十种,他对王氏译文的忠实与准确,事实上也是充分肯定的。《莫里哀喜剧选》上卷一半都是王力先生的译本,这也是对王力先生译文的充分肯定。
  在纪念王力先生110周年诞辰之际,我们深望商务印书馆等出版部门,编辑出版《王力先生译文集》,以嘉惠读者,嘉惠学林。(未完待续)

 
语文论文 快速发表服务   本中心提供语文论文 发表服务论文推荐发表,论文指导服务 专业水准,发表全程跟中服务,。
期刊类别多杂志期刊都发表,省部级、国家级、核心期刊、EI、会议的职称论文发表。
王编辑 : “王编辑QQ”:375623535   张编辑 : 张编辑QQ在线:812445863

文章类型:语文论文 发表及相关期刊推荐

更多

[本论文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