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谈大学生演讲能力的培养

论文核心提示:

  “演讲是一种实力。”它代表人外在的公众形象,是现代人文明素质的一项标志。这种实力需要在演讲活动中对自我的现状不断认知、反思、设定目标及持之以恒地努力实践、尝试。正如郝永平博士对人的特性所作的解释:“与普通动物被动接受自然界的恩赐不同,大自然既没有赋予人类以完美的先天本能图式,又没有为人设计出特定的失意的生存环境,而是使人处于先天‘未完成’状态,并不断面临着来自周围环境的严酷挑战与沉重压力,从而迫使人不得不走上一条后天自我决定与自我塑造的艰难道路。为了解决先天未完成与后天自我完成的矛盾,求得生存与发展的更好机会,人类只能选择以自己的创新实践作为可靠的支撑,既努力弥补机体构造的先天缺陷。又不断改造与变革周围的环境与对象。”对大学生的演讲能力培养也正是如是,如果缺少了他们对自身演讲能力的艰难探索和实践过程,他们就很难持续提升自己的演讲能力。
  然而,演讲“恐惧心理会影响所有的演讲者”,这会让演讲者感到害怕。“演讲者会害怕他忘记要讲的内容:害怕自己的观点让听众感到混乱难懂;害怕自己的表现会不适当:害怕观众对自己的演讲感到无趣:害怕观众会嘲笑自己:害怕自己不知道把手放在哪里;害怕教员让自己尴尬:害怕观众认为自己的观点过分简单;害怕自己会出语法错误:害怕每个人都会盯着自己看。”等等,这些担忧与顾虑成为大学生提升演讲能力的阻碍。由此,近些年我一直探索创新教学方法,以期在解决此一问题方面有所突破。
  
  一、个性化认知演讲缺失,持续提升演讲能力
  
  大学生通过掌握和学习演讲理论,通过对演讲进行充分准备与练习,可以不断增强演讲自信;通过及时有效的系统支持,使自己在面对的演讲状态未发生改变的情况下仍然要去演讲,在仍然能感受到演讲的压力和由于演讲所带来的种种风险,包括演讲失误、演讲无效、演讲不被听众接受甚或遭致反感与反驳的情况下,恐惧情绪获得减弱降低或转移升华。在此基础上,客观认知个体的演讲缺失,把准个体的具体问题,有针对性地提升演讲才能的侧重点,以演讲的优势与实力代替对演讲的担忧和恐惧,彰显演讲本应有的个性、活力与魅力。使自己在演讲实践活动时不断被紧张、兴奋与激动所代替,从而对演讲产生正向情绪反应,积极应对演讲困境,充分调动自身潜能,全力以赴地在不断的练习活动中持续提升演讲才能。
  1 从培养积极乐观的心态人手。演讲中缺乏积极乐观的心态,很大程度上是紧张恐惧消融了演讲情趣与自信,从而破坏了积极乐观的演讲心境。积极乐观的精神状态是从事演讲的基础,只有生成乐于表达的愿望才能进入欲罢不能的演讲状态,成为生成演讲激情与自信心的根源,才能导引出不吐不快的开放心态。
  2 进行规范、到位的体态语练习。有演讲恐惧心理的学生会出现慌乱、僵硬、呆板表现,手势语或趋于为零或频繁乱动。体态语言是演讲语言的重要内容,应作到规范、到位,包括上下台步伐、站立姿势与手势动作等方面的大方得体。
  3 进行自然准确、美好感人的表情语练习。表情语言贯穿演讲活动的始终,包括眼神与面部表情。不受恐惧心理所扰的演讲者能够让眼睛表达丰富的内容,让眼睛讲话。眼神除了应随演讲内容的不同不断变化,不断地与听众进行交流之外,还能善于用眼神控制或调节全场的氛围。
  4 体验表达思想情感的内在节奏。缺乏节奏感的演讲会让听众感到枯燥、单调和平淡。文似看山不喜平,演讲也同此理。对演讲胸有成竹的演讲者,能在演讲中游刃有余地演绎现场表达的高低快慢与轻重缓急,做到有节奏地表达思想和情感。
  5,练习对声音的控制,拥有演讲亲切感与吸引力。演讲声音萎缩不畅、呆板冷漠、尖响刺耳或声若游丝,会使听众产生单调、枯燥、平淡之感。因此,演讲者应根据内容选定音量音调,根据嗓音条件选定音质,饱含能量与激情,增强演讲的互动效果。
  
  二、紧抓合作演讲,共同提升演讲能力
  
  把小组合作引入教学始于20世纪70年代的美国课堂教学,教学理念在于强调人际合作与互动。2001年我在美国莫尔黑德大学作访问学者期间,在演讲学博士Thomas教授的Fund of Speech Communication教学课堂上,我初次接触了小组合作式演讲教学实践,亲身感受了此种教学方式与手段对培养学生的表达能力与合作能力的促进作用,于是萌发了用此方式解决学生演讲恐惧的教学设想。近些年我在采纳Thomas博士小组合作演讲教学理念时,我着重关注我校学生的特点,对之进行了创新。在组织过程中,除了加强组内成员的合作互动与沟通之外,还注重引导学生关注组间的协调组合,树立演讲教学的整体观念。既调动每一个个体的参与热情,又注重营造班级教学的整体氛围,关注组员的归属感与集体接纳感,让合作竞争成为和谐课堂的情感基调。  

[本论文关键字]: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