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构建生物课“四有课堂”

论文核心提示:

浅谈构建生物课“四有课堂”

  伴随着课程改革的步伐,新理念下的课堂被赋予了时代的色彩。那么,怎样的课才是理想的课?这已成为新课程背景下一线教师追寻的教学目标和倾心缔造的一个教育理想。有人说:自由活泼的课是理想的课;有人说:动态生成的课是理想的课;也有人说:对话互动的课是理想的课……然而,站在学生发展的角度,站在生物学科责任的高度,我认为,有效的生物课堂应是着力构建“魂、神、本、根”兼备的“四有课堂”。
  一、课之魂——着眼于人的成长与发展
  德国教育家斯普郎格认为,教学活动不仅是一个认知性的知识授受过程,更是一个完整的人的生成与发展过程。《生物课程标准》的理念之一就是“提高生物科学素养”,因此从生物学科的价值入手,教给学生对其一生有用的东西,其主旨就是提高学生的生物科学素养。这就要求生物教师在生物课上不仅要教给学生知识,更要帮助其形成生物学的基本观点和一定的思维方式,提高学习能力,树立健康的生活态度,培养科学求实的作风等。这一切不仅是学好生物学必不可少的,更对人一生的求知、做人、生活等具有指导价值。而这正是我们生物学科教学的责任之所在,是我们所追求的课之灵魂。
  在讲述“尿的形成”一节,我播放田世国捐肾救母的视频和对其的颁奖词:“‘谁言寸草心,报的三春晖。’这是一个被追问了千年的问题。一个儿子在2004年用身体做出了自己的回答,他把生命的一部分回馈给病危的母亲。……”我问:“观看了田世国捐肾救母的壮举,你有什么感触?”学生纷纷发言;“田世国很勇敢、很孝顺,是个好儿子。”“他知道母亲生育他不容易,很懂得知恩图报。”“我们以后要力所能及地帮助父母做事情,让父母为自己而骄傲和自豪。”……我赞同道;“田世国的行动温暖了天下父母,他的孝心感动了我们每一个人……在感动之余,当用生物学的眼光审视时,我们不禁要问:为什么肾移植能够救治尿毒症?肾脏对人体有什么重要的作用?肾脏的结构是怎样的?”我的适时提问给每一位学生抛出了一个充满期待和探究的问题,激发其强烈的学习欲望。这样的开场内涵已超越了课堂教学和课程本身,从一个侧面展示出教育的本意,并向我们讲述着一个关于亲情、感恩与人性之美的故事,这一切来得“春风化雨,润物无声”。新课进行完后,我小结说:“田世国的妈妈是幸福的,儿子健康的肾脏挽救了她的生命。然而,还有许多尿毒症患者因为正常器官来源不足,依然忍受着病痛的折磨。我们是否也应该向故事中田世国学习,将来将遗体捐献给国家,用以延续自己和他人的生命。”借以此引领着学生的价值观,指引学生超越自我、关爱他人、完善自我,提升做人的境界。若干年后,学生也许早已忘记了那节课上的知识点,但他们却懂得了感恩和回报,践行着科学求实,生活得健康而快乐……来自生命最真诚的渴求,唤醒人性之美、阐释教育本意就是我们课的灵魂,故将永存。这也许是一门课程开设的价值和意义之所在吧。
  二、课之神——追求课的“形散而神不散”
  “形散而神不散”是散文最显著的特点,有效的课堂教学也应有其“神”——一条清晰明确的教学主线。也就是课堂的几个教学环节和板块之间不是彼此孤立、零散地堆砌,而应围绕一个中心,指向一个主题。
  如:“尿的形成”一节,“尿”看似是本章“人体内废物排出”中的新内容,但我在对教材的精心研读中,抓住了其“神”——生物体的结构与功能相适应这一观点,并以“血液流向”作为切入点,从而理出教学主线。
  首先,在对“宏观”肾脏的学习中,“血液、肾和尿液”三者关系渐显。
  其次,在对“微观”肾单位的学习中,“血液、肾和尿液”三者关系密切。
  最后,在建构尿的形成示意图中,“血液、肾和尿液”的关系愈来愈清晰。通过尿的形成示意图的巧妙构建,借助不同颜色、结构名称的标注和有关箭头表示,形象直观地呈现了在肾单位中血液如何得以净化,并形成尿液。至此,尿的形成问题完满解决。
  在整节课中,教师的教学方法和形式在不断变化,但有一点始终如一:教师一直在向学生传递着生物学中的一个基本观点,即生物体的结构是与其功能相适应的;而学生也认识到:肾脏之所以能承担起净化血液、产生尿液的重任,是与其结构密不可分的。也正是由本课找到了“血液流向”这条主线,紧紧围绕生物体结构是与其功能相适应的这一生物学观点(即本节课的“神”)进行课的设计,使得整节课思路清晰、干净利落、简约流畅、一气呵成。  

[本论文关键字]: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