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疆)与中亚五国资本流动特征研究

论文核心提示:

 [提要] 2012年是中国与中亚五国建交20周年,在中国与中亚五国政府的推动下,中国与中亚五国经贸往来与务实合作飞跃发展,中国(新疆)成为推动中国与中亚五国贸易和投资的主要力量。本文从中国(新疆)与中亚五国资本流动的规模分析入手,总结中国(新疆)与中亚五国资本流动的特征,并得出中国(新疆)与中亚五国资本流动安全性的结论。

  [提要] 2012年是中国与中亚五国建交20周年,在中国与中亚五国政府的推动下,中国与中亚五国经贸往来与务实合作飞跃发展,中国(新疆)成为推动中国与中亚五国贸易和投资的主要力量。本文从中国(新疆)与中亚五国资本流动的规模分析入手,总结中国(新疆)与中亚五国资本流动的特征,并得出中国(新疆)与中亚五国资本流动安全性的结论。
  关键词:中国(新疆);中亚五国;资本流动;特征;安全性
  课题项目:本文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社会科学基金项目《新疆与中亚资本流动的金融安全研究》(项目编号:08BJJ005)阶段性研究成果;教育部规划项目《中国对中亚国家直接投资问题研究》(批准号:09XJA790016)阶段性研究成果
  中图分类号:F127 文献标识码:A
  原标题:中国(新疆)与中亚五国资本流动特征及安全性研究
  收录日期:2012年11月29日
  一、中国(新疆)与中亚五国资本流动规模
  中国(新疆)与中亚五国的资本流动规模包括新疆与中亚五国资本流入规模与资本流出规模。根据国家外汇管理局网站提供的统计数据,将新疆与中亚五国国际收支平衡表中的资本与金融项目贷方(流入)与借方(流出)加以整理,得出以下结果:
  2000~2011年,中国(新疆)自中亚五国的资本流入总额为23,942.28万美元,其中中亚五国向中国(新疆)的资本转移为4.77万美元;中亚五国通过金融账户向中国(新疆)的资本流动为23,937.51万美元(其中中亚五国来中国(新疆)的直接投资为20,401.68万美元;其他投资为3,535.83万美元)。
  1999~2011年,中国(新疆)对中亚五国的资本流出总额为26,872.38万美元,其中中国(新疆)向中亚五国的资本转移为2.1万美元;中国(新疆)通过金融账户向中亚五国的资本流动为26,870.29万美元(其中中国(新疆)向中亚五国的直接投资为21,855.64万美元;其他投资为5,014.65万美元)。中国(新疆)向中亚五国的资本流出大于中亚五国向中国(新疆)的资本流入,规模为2,930.11万美元。
  (一)中国(新疆)与中亚五国资本流入规模。中国(新疆)与中亚五国的资本流入规模起始于2000年哈萨克斯坦对新疆的其他投资所引起的资本流入,从此拉开了中国(新疆)与中亚五国的资本流入大幕,其规模由2000年的1.11万美元发展到2011年的4,068.40万美元,资本流入规模在3万美元以内。2003年起,资本流入规模突破百万美元,2003~2006年资本流入规模在200万美元至600万美元以内。2007年起,资本流入规模突破千万美元,并呈现迅速急剧增加态势,2007~2011年资本流入规模在2,000万美元至8,000万美元以内,详情见图1、表1。(图1、表1)
  (二)中国(新疆)与中亚五国资本流出规模。中国(新疆)与中亚五国的资本流出规模起始于1999年新疆对哈萨克斯坦的资本转移、直接投资和其他投资所引起的资本流出,其规模由1999年的580.76万美元发展到2011年的4,947.15万美元,期间经历了大幅度下降,大规模急剧增加的变化轨迹,2000~2002年资本流出规模由1999年的580.76万美元减少到2万美元不到,2003年资本流出规模增加到83.7万美元,2004~2007年资本流出规模突破百万美元,迅猛增加到200万美元至1,000万美元,2008~2011年资本流出规模突破千万美元,并呈现迅速急剧增加态势,2008~2011年资本流出规模在4,000万美元至9,000万美元,详情见图2、表2。(图2、表2)
  (三)中国(新疆)与中亚五国资本流动差额。在1999~2011年13年间,中国(新疆)对中亚五国资本流出大于其资本流入的年份有7年,中国(新疆)从中亚五国资本流入大于其资本流出的年份有6年,且中国(新疆)对中亚五国资本流出规模远远大于资本流入的规模,为2,930.11万美元。总体而言,中国(新疆)与中亚五国资本流动中,中国(新疆)从哈萨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的资本流入均大于资本流出。中国(新疆)对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的资本流出均大于资本流入,详情见图3、表3。(图3、表3)
  二、中国(新疆)与中亚五国资本流动特征
  (一)流量特征。中国(新疆)与中亚五国的资本流动规模占中国(新疆)与世界各国的资本流动规模的比重呈现流量较小的特征。中国(新疆)与世界各国的资本流动规模中仅有10%不到的资本流动是因为中国(新疆)与中亚五国的资本流动所引起的。1999~2011年中亚五国流入中国(新疆)的各项资本占世界各国流入中国(新疆)的各项资本的比重仅为4.69%,其中资本转移占0.13%、直接投资占7.68%、其他投资占3.08%。中国(新疆)对中亚五国流出的各项资本占中国(新疆)对世界各国流出的各项资本的比重为11.72%,其中资本转移占1.05%、直接投资占12.99%、其他投资占9.07%。但是,从中国与中亚五

国资本流动规模中中国(新疆)与中亚五国资本流动规模所占的比重来看,中国与中亚五国的资本流动中有大约20%的资本流动是因为中国(新疆)与中亚五国资本流动所引起的。1999~2011年,中亚五国流入中国(新疆)的各项资本占中亚五国流入中国的各项资本的比重为18.92%,其中资本转移占6.9%、直接投资占25.35%、其他投资占7.69%。中国(新疆)对中亚五国流出的各项资本占中国对中亚五国流出的各项资本的比重为16.62%,其中资本转移占50.32%、直接投资占15.5%、其他投资占24.33%。(表4)
  (二)流向特征。中国(新疆)与中亚五国资本流动呈现出中国(新疆)对中亚五国的资本流出大于中国(新疆)从中亚五国的资本流入的流向特征。1999~2011年,中国(新疆)对中亚五国资本流出规模为26,872.39万美元,中国(新疆)从中亚五国资本流入规模为23,942.28万美元,中国(新疆)对中亚五国的资本流出大于中国(新疆)从中亚五国的资本流入规模为2,930.11万美元。其中,资本账户流入规模大于流出规模,其差额为2.67万美元,表明中亚五国对中国(新疆)有形资产和无形资产的所有权放弃与转移大于中国(新疆)对中亚五国有形资产和无形资产的所有权放弃与转移;直接投资的流出规模大于流入规模,其差额为1,453.96万美元,表明中国(新疆)对中亚五国的直接投资大于中亚五国对中国(新疆)的直接投资;其他投资的流出规模大于流入规模,其差额为1,478.82万美元,表明中国(新疆)对中亚五国的各项贷款规模大于中亚五国对中国(新疆)的各项贷款规模。造成中国(新疆)对中亚五国资本流出规模大于中亚五国对中国(新疆)资本流入规模的主要原因在于直接投资和其他投资所形成的金融账户逆差。(表5)   (三)国别特征。哈萨克斯坦是中亚五国对中国(新疆)资本流入规模最大的国家,1999~2011年哈萨克斯坦对中国(新疆)的资本流入占中亚五国对中国(新疆)资本流入规模的比重高达72.17%,哈萨克斯坦对中国(新疆)的资本流入主要依靠哈萨克斯坦对中国(新疆)的直接投资和其他投资实现的。哈萨克斯坦对中国(新疆)的直接投资占中亚五国对中国(新疆)直接投资的71.25%(位居第一),哈萨克斯坦对中国(新疆)的其他投资占中亚五国对中国(新疆)其他投资的77.54%(位居第一),哈萨克斯坦对中国(新疆)的资本转移占中亚五国对中国(新疆)资本转移的16.08%(位居第三)。(表6)
  乌兹别克斯坦是中亚五国对中国(新疆)资本流入规模第二大国家,1999~2011年乌兹别克斯坦对中国(新疆)的资本流入占中亚五国对中国(新疆)资本流入规模的比重为15.81%,乌兹别克斯坦对中国(新疆)的资本流入主要依靠乌兹别克斯坦对中国(新疆)的资本转移、直接投资和其他投资实现的。乌兹别克斯坦对中国(新疆)的资本转移占中亚五国对中国(新疆)资本转移的52.58%,是中亚五国对中国(新疆)资本转移规模最大的国家,乌兹别克斯坦对中国(新疆)的直接投资占中亚五国对中国(新疆)直接投资的15.85%(位居第二),乌兹别克斯坦对中国(新疆)的其他投资占中亚五国对中国(新疆)其他投资的15.51%(位居第二)。
  吉尔吉斯斯坦是中亚五国对中国(新疆)资本流入规模第三大国家,1999~2011年吉尔吉斯斯坦对中国(新疆)的资本流入占中亚五国对中国(新疆)资本流入规模的比重为7.76%,吉尔吉斯斯坦对中国(新疆)的资本流入主要依靠吉尔吉斯斯坦对中国(新疆)的直接投资和其他投资实现的。吉尔吉斯斯坦对中国(新疆)的直接投资占中亚五国对中国(新疆)直接投资的8.77%(位居第三),吉尔吉斯斯坦对中国(新疆)的其他投资占中亚五国对中国(新疆)其他投资的1.97%(位居第四),吉尔吉斯斯坦对中国(新疆)没有发生资本转移所引起的资本流入。
  土库曼斯坦是中亚五国对中国(新疆)资本流入规模第四大国家,1999~2011年土库曼斯坦对中国(新疆)的资本流入占中亚五国对中国(新疆)资本流入规模的比重为3.53%,土库曼斯坦对中国(新疆)的资本流入主要依靠土库曼斯坦对中国(新疆)的直接投资和其他投资实现的。土库曼斯坦对中国(新疆)的直接投资占中亚五国对中国(新疆)直接投资的4.13%(位居第四),土库曼斯坦对中国(新疆)的其他投资占中亚五国对中国(新疆)其他投资的0.09%(位居第五)。土库曼斯坦对中国(新疆)没有发生资本转移所引起的资本流入。
  塔吉克斯坦是中亚五国对中国(新疆)资本流入规模第五大国家,1999年至2011年,塔吉克斯坦对中国(新疆)的资本流入占中亚五国对中国(新疆)资本流入规模的比重为0.73%,塔吉克斯坦对中国(新疆)的资本流入主要依靠塔吉克斯坦对中国(新疆)的资本转移和其他投资实现的。塔吉克斯坦对中国(新疆)的资本转移占中亚五国对中国(新疆)资本转移的31.44%(位居第二),塔吉克斯坦对中国(新疆)的其他投资占中亚五国对中国(新疆)其他投资的4.9%(位居第三)。塔吉克斯坦是中亚五国中唯一一个没有对对中国(新疆)进行直接投资的国家。
  总之,中亚五国对中国(新疆)的资本流入国别结构依次为:哈萨克斯坦占72.17%、乌兹别克斯坦占15.81%、吉尔吉斯斯坦占7.76%、土库曼斯坦占3.53%、塔论文代发中心(www.21cnlunwen.com)提供优质论文发表服务吉克斯坦占0.73%。
  吉尔吉斯斯坦是中国(新疆)对中亚五国资本流出规模最大的国家,1999~2011年中国(新疆)对吉尔吉斯斯坦的资本流出占中国(新疆)对中亚五国资本流出规模的比重高达62.79%,中国(新疆)对吉尔吉斯斯坦的资本流出主要依靠中国(新疆)对吉尔吉斯斯坦的直接投资和其他投资实现的。中国(新疆)对吉尔吉斯斯坦的直接投资占中国(新疆)对中亚五国直接投资的比重高达57.14%(位居第一),中国(新疆)对吉尔吉斯斯坦的其他投资占中国(新疆)对中亚五国其他投资的比重更是高达87.45%(位居第一),中国(新疆)对吉尔吉斯斯坦的资本转移占中国(新疆)对中亚五国资本转移的比重为4.76%(位居第二)。(表7)
  塔吉克斯坦是中国(新疆)对中亚五国资本流出规模第二大国,1999~2011年中国(新疆)对塔吉克斯坦的资本流出占中国(新疆)对中亚五国资本流出规模的比重为26.78%,中国(新疆)对塔吉克斯坦的资本流出主要依靠中国(新疆)对塔吉克斯坦的直接投资实现的。中国(新疆)对塔吉克斯坦的直接投资占中国(新疆)对中亚五国直接投资的比重高达32.92%(位居第二),中国(新疆)对塔吉克斯坦没有进行资本转移和其他投资。
  哈萨克斯坦是中国(新疆)对中亚五国资本流出规模第三大国,1999~2011年中国(新疆)对哈萨克斯坦的资本流出占中国(新疆)对中亚五国资本流出规模的比重为7.81%,中国(新疆)对哈萨克斯坦的资本流出主要依靠中国(新疆)对哈萨克斯坦的资本转移、直接投资和其他投资实现的。中国(新疆)对哈萨克斯坦的资本转移占中国(新疆)对中亚五国资本转移的比重高达92.95%(位居第一),中国(新疆)对哈萨克斯坦的直接投资占中国(新疆)对中亚五国直接投资的比重为7.16%(位居第三),中国(新疆)对哈萨克斯坦的其他投资占中国(新疆)对中亚五国其他投资的比重为10.6%(位居第二)。
  乌兹别克斯坦是中国(新疆)对中亚五国资本流出规模第四大国,1999~2011年中国(新疆)对乌兹别克斯坦的资本流出占中国(新疆)对中亚五国资本流出规模的比重为2.6%,中国(新疆)对乌兹别克斯坦的资本流出主要依靠中国(新疆)对乌兹别克斯坦的资本转移、直接投资和其他投资实现的。中国(新疆)对乌兹别克斯坦的资本转移占中国(新疆)对中亚五国资本转移的比重为2.38%(位居第三),中国(新疆)对乌兹别克斯坦的直接投资占中国(新疆)对中亚五国直接投资的比重为2.75%(位居第四),中国(新疆)对乌兹别克斯坦的其他投资占中国(新疆)对中亚五国其他投资的比重为1.95%(位居第三)。   土库曼斯坦是中国(新疆)对中亚五国资本流出规模第五大国,1999~2011年中国(新疆)对土库曼斯坦的资本流出占中国(新疆)对中亚五国资本流出规模的比重仅为0.02%,中国(新疆)对土库曼斯坦的资本流出主要依靠中国(新疆)对土库曼斯坦的直接投资实现的。中国(新疆)对土库曼斯坦的直接投资占中国(新疆)对中亚五国直接投资的比重为0.02%(位居第五),中国(新疆)对土库曼斯坦没有发生资本转移和其他投资。
  总之,中国(新疆)对中亚五国资本流出规模的国别结构依次为吉尔吉斯斯坦占62.79%、塔吉克斯坦占26.78%、哈萨克斯坦占7.81%、乌兹别克斯坦占2.6%、土库曼斯坦占0.02%。
  (四)项目特征。1999~2011年中国(新疆)从中亚五国资本流入呈现出以直接投资为主(占中国(新疆)从中亚五国资本流入的85.21%),其他投资为辅(占中国(新疆)从中亚五国资本流入的14.77%),资本转移极少(占中国(新疆)从中亚五国资本流入的0.02%),证券投资和金融衍生工具投资处于空白的投资项目结构特征。(表8)
  1999~2011年中国(新疆)对中亚五国资本流出呈现出以直接投资为主(占中国(新疆)对中亚五国资本流出的81.33%),其他投资为辅(占中国(新疆)对中亚五国资本流出的18.66%),资本转移极少(占中国(新疆)对中亚五国资本流出的0.01%),证券投资和金融衍生工具投资处于空白的投资项目结构特征。
  三、中国(新疆)与中亚五国资本流动安全性
  资本流动的金融安全是一个国家、一个地区乃至全球经济与金融稳定、持续、协调发展的关键因素。无数事实证明:风险性国家资本结构及国际投机资本是影响一国资本流动金融安全、诱发金融危机的重要因素,其中国际投机者利用证券及金融衍生工具交易通过交易风险——银行风险——金融市场风险机制所制造的金融风险、金融危机的破坏性最强。
  中国(新疆)不仅连接着中国和中亚两个市场、两种资源,而且成为中国与中亚资本流动的桥梁和平台,由于中国(新疆)与中亚五国在产业结构、资源禀赋方面具有较强的同构性,因此形成了中国(新疆)与中亚五国资本流动以直接投资为主的特点。从中国(新疆)与中亚五国资本流动规模较小,中国(新疆)对中亚五国的资本流出大于资本流入,中国(新疆)与中亚五国以直接投资为主、其他投资为辅、证券及金融衍生工具投资尚处于空白的资本流动特征得出中国(新疆)与中亚五国的资本流动处于安全状态的结论。
  主要参考文献:
  [1]新疆金融学会课题组.中国(新疆)与中亚五国经济互补的领域项目及金融配套资金支持的选项研究.2009.
  [2]胡毅.中国新疆与中亚经济贸易.新疆人民出版社,2006.4.
  [3]段秀芳.中国对中亚国家直接投资区位与行业选择.国际经贸探索,2010.5.
  [4]中国驻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经商参赞处网站.
  [5]段秀芳.中国对中亚国家直接投资现状及对策思考.投资研究,2010.4.

 
发展战略快速发表服务   本中心提供发展战略发表服务论文推荐发表,论文指导服务 专业水准,发表全程跟中服务,。
期刊类别多杂志期刊都发表,省部级、国家级、核心期刊、EI、会议的职称论文发表。
王编辑 : “王编辑QQ”:375623535   张编辑 : 张编辑QQ在线:812445863

文章类型:发展战略发表及相关期刊推荐

更多

[本论文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