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解散制度实施中的难点探讨

论文核心提示:

我国现行《公司法》正式确立了公司的司法解散制度,随后2008年最高人民法院通过的《关于适用<中华人们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二)》(下文称公司法规定二)进一步细化了公司解散案件适用上的具体规定,明确了公司解散案件的事由及提起解散之诉的程序问题,但如何在司法实践中适用仍处在不断探索和细化过程。本文就公司司法解散制度在实施中经常遇到的一些具体问题进行探讨。   关键词:司法解散;公司僵局

 我国《公司法》第183条规定:“公司经营管理发生严重困难,继续存续会使股东利益受到重大损失,通过其他途径不能解决的,持有公司全部股东表决权百分之十以上的股东,可以请求人民法院解散公司。”这是公司司法解散制度在我国的正式确立。
  一、司法解散事由的判定
  公司法司法解散制度被认为是目前解决公司僵局的唯一路径,人们习惯将第183条规定的适用条件“公司经营管理发生严重困难”视为是公司僵局的另一种表述。因此,在判定解散事由时,必须厘清公司僵局的相关问题。
  (一)对公司僵局的认识
  公司僵局,简单的讲是指公司在存续运行中由于股东、董事之间发生分歧或纠纷,且彼此不愿意妥协而处于僵持的状况,导致公司有关机构不能按照法定程序作出决策,从而使公司陷于无法正常运转甚至瘫痪的事实状态。可以看出,公司僵局本质上是决策机制的瘫痪,实质上是指因股东之间或公司管理人员之间的利益冲突或尖锐矛盾而导致的公司运行障碍,现实中,资本多数决原则的滥用和中小股东退出机制的障碍等问题容易引发公公司僵局的出现。
  公司僵局一旦出现,危害极大。对公司而言,经营决策难以作出,业务活动不能正常开展;对股东、董事而言,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被无谓地耗费;公司员工和利害第三人的利益也得不到保护。公司僵局表明了股东或董事之间的利益冲突或权利争执以及情感的对抗已经发展到无可挽回的地步,各方之间已经丧失了最起码的信任,相互合作的基础也完全破裂。此时通过诉讼程序解散公司,是化解公司僵局的最有效办法。
  (二)对“经营管理发生严重困难”的理解
  《公司法》第183条将解散事由概括为“经营管理发生严重困难”,这一说法被认为过于抽象,也导致了我国学者对经营管理发生困难的认识存在很大争议。2008年最高法院通过的公司法规定二采取列举式加概括式的解说方式详细说明了“经营发生严重困难”的具体情形,并用“其他严重困难”这一兜底条款,为根据实际情况纳入新的司法僵局情形已经尊重法官自由裁量权保留了空间。
  “公司经营管理发生严重困难”可以有多种表现形式,既包括公司经营上发生严重困难,也包括公司管理上发生严重困难。但是,这里主要不是指财务困难,因为发生财务危机完全可以通过改变经营策略、债务重组或获取新融资等方式加以解决,没有必要纳入解散事由。这里的困难须达到严重的程度,造成公司经营活动处于停滞状态的才能启动公司司法解散程序。法官在进行个案审判时应该考虑以下因素:困难发生的原因、性质、持续时间、近期有没有克服困难的可能性等。
  二、对“通过其他途径不能解决”的理解
  由于判决公司解散的审慎性要求,公司法规定,通过其他途径不能解决的才可以请求人民法院解散公司,也就是说我国公司法将通过其他途径不能解决作为起诉受理的前置条件。如何理解“其他途径不能解决”呢,公司法条文并没有明确说明,主要是指在采取自力救济、行政管理等手段之后均无效果的前提下才能提起诉讼。例如公司章程规定有仲裁条款,首先进行仲裁,能够进行股权转让的进行股权转让等一些自立救济。同时,鉴于对公司内部救济的不同理解,尽可能在司法解释中确定内部救济的基本标准。只有股东曾试图采取强制解散以外的救济方式,穷尽了“其他途径”没有结果时,才能提起司法解散之诉。
  公司法规定二中强调了法院调解的作用,规定:“人民法院审理解散公司诉讼案件,应当注重调解。”从这一规定可以看出,立法鼓励法院在审理公司解散之诉前先行调解,但并未规定必须调解。笔者认为立法应当把法院调解也作为公司解散之诉的前置程序,应当注重调解及充分行使释明权,引导当事人采取请求判令公司决议无效、请求回购股份及请求变更公司章程等途径来解决公司僵局。凡经当事人协商同意使用股权转让等方式解决僵局的,法院应当支持。即使双方因对公司股权价值的不同判断而无法达成协议的,法院也应委托中介机构进行评估,而不以双方达不成协议为由解散公司,尽可能将解散公司控制在最低的范围内,以保证经济秩序的稳定。
  三、其他救济手段之可行性
  对于解决公司僵局的问题,我国的救济措施过于单一,并且公司解散只能作为最后的选择,我们还应逐渐确立其他的救济手段,将其作为解散公司的前置程序,避免司法解散之诉的滥用。
  (一)强制股权置换
  强制股权置换是得到很多学者支持的一种救济手段,是指针对公司僵局,法院可以通过判决强令僵局一方以合理的价格收买另一方的股权或股份,从而达到解决僵局的目的。强制股权置换提高了资源分配的效率,使得公司能够继续存续,同时也满足了当事人的需求。当然,采纳强制股权置换也将给现行立法带来挑战,因为如何确定具体收购过错的“合理价格”是个难题,尤其是对于负债累累的公司是不现实的。若要引进该制度,我们须重点关注其在具体案件中的可行性。
  (二)强制公司分立
  强制公司分立通过同强制股权置换一样,都有既能解决除公司僵局,又能使公司经营价值得到保留的效果。公司分立不外乎存续分立和解散分立两种,存续分立可以直接将问题股东剥离而无须解散原公司,解散分立中原公司人格不经清算而消灭可维持公司内外关系的稳定,仍然符合企业维持原则的要求。笔者认为,当法院调解不成,可由当事人自行选择强制股权置换或强制公司分立这两种方法。法官根据当事人的选择进行审理并作出裁判,这种方式可以使股东的损失降到最低,满足股东部分期待利益的实现,也更容易被双方当事人所接受。
  
  参考文献:
  [1]赵旭东.新公司法实务精答[M].人民法院出版社,2005;
  [2] 鲍为民.美国法上的公司僵局处理制度及其启示[J].法商研究,2005,(10).
  [3] 周苏友.新公司法论[M].法律出版社,2006.

 

 

[本论文关键字]: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