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世纪论文>>法律论文>>民法

民法\商法\经济法视野中的诚实信用原则

论文核心提示:

诚实信用原则在近代是债务履行的基本原则,后来逐渐发展成为民商法的基本原则。这一原则在不同的法域间其内涵是不同的。诚实信用原则在民法、商法中起着一般概念的作用,以期克服适用现行法律规则可能导致的非正义后果。民商法中的诚实信用原则均探究人类外表行为之下的心灵作用,但是其在民法和商法中的侧重点不同:民事关系中着重探究外表行为下的“真意”;商事关系中着重探究外表行为下善意恶意、是否注意。同时,诚实信用原则作为民法、商法与经济法的联结点,其通过经济法的特殊法律技术进行特殊调整,以实现当事人意思自治与实质公平间、法律的安定性和个别正义间的平衡。   关键词:诚实信用;民法;商法;经济法

论文关键字:

一、诚实信用原则的演变及其内涵
  
  诚实信用原则原为古罗马裁判官裁判双务契约时的一项司法原则,因为在双务契约中,一方当事人的义务是另一方当事人义务的对应物,裁判官在进行裁决时必须进行平衡,因此自然而然地考虑到诚信问题。所谓考虑诚信问题是指裁判民事纠纷时考虑当事人的主观状态和社会所要求的公平正义。在罗马法中,依据诚信原则裁判的诉讼叫做诚信诉讼,与严法诉讼相对应。在严法诉讼中,裁判官的权限仅限于按照程式中的记载审查原告的请求有无市民法的根据而作出同意与否的判决;在诚信诉讼中,裁判官可斟酌案情,根据当事人在法律关系中是否应该诚实信用,按公平正义的精神而为恰当的判决。在近代民法发展过程中,诚实信用最初被作为债务履行的基本原则,如19世纪初叶的法国民法典第1134条第3项规定“契约应以善意履行之”,其后,德国民法典第242条规定“债务人须依诚实信用,并照顾交易惯例,履行其给付”。后来,诚实信用原则逐渐扩展适用于一切民事权利的行使和民事义务的履行,如形成于20世纪的瑞士民法典第2条规定,“一切人,其权利行使或履行义务,均应遵从诚信方法。显然滥用权利者,不受法律保护。”日本民法典原没有诚信原则的规定,在1947年修订时增设第1条第2款,该款规定“行使权利及履行义务时,应恪守诚实信用”,中国台湾民法在1982年修订时(修正案于次年1月1日施行)增列权利之行使章的148条第2项,该项规定“行使权利,履行义务,应依诚实及信用方法”。在1999年修订时,删除了民法债编中的第219条,理由是已经在148条第2款规定了诚实信用原则,所以没有必要在债的履行中再规定。中国民法通则第4条规定,“民事活动应当遵循诚实信用的原则”。该原则在中国被立法确定为民法的基本原则,其含义是指民事主体参加民事活动、行使权利和履行义务,都应当持有善意。它要求当事人所作的意思表示真实、行为合法、讲究信誉、恪守诺言、不规避法律、履行义务时考虑他方利益,行使权利时不得损害他人利益,等等。换言之,诚实信用原则涉及到两个利益关系:当事人之间的利益关系和当事人与社会间的利益关系,诚实信用原则的宗旨在于实现这两个利益关系的平衡。
  当前,诚信原则已经成为一个法律上的普遍原则,但是在不同的法域间,诚信概念的内涵是不同的。西蒙·惠特克和莱因哈德·齐默曼通过对诚信原则的比较研究,试图找出有关诚信原则的共识。他们认为,诚信原则应当包含着以下五层含义:(一)善意(good faith)。善意,在一些场合以积极肯定的方式表达更为自然,是指诚实,即不知情而为之;在另一些场合,善意则用消极否定的方式来表达则更为清楚,是指不存在恶意,即知情而为之。(二)要求一个人言而有信(keep one'sword)。在大陆法中,言而有信是指当事人依其先前的行为,对于相对人已引起其正当理由之信任,不得与之有抵触;在英美法上则表现为允诺禁反言规则,即结合了意思表示因素和信赖因素。(三)要求一方当事人不能以不合理的方式或者没有任何合法利益的情况下而致使另一方当事人的处境变坏。(四)要求当事人不得依赖或者保持非合理状态,尽管此种状态是双方协议的结果。(五)在有些法域(如法国和西班牙),区分故意违约和非故意违约,故意违约是非诚信的;但是在另外一些法域(如德国和英国),故意违约和非故意违约并不差异。从部门法的意义上看,诚实信用在民法、商法以及经济法上的表现亦有一些不同,这个问题正是本文分析的重点。
  
  二、诚实信用原则在民法
  与商法中的不同表现
  
  在中国,一般认为民法是基本法,商事单行立法是民法的特别法,从而构成一个民商合一的立法体例。由此而言,诚实信用原则在民法和商法中的表现基本相同。但是,在基本相同这个层面之外,还存在着一些差异。
  在民事法中,法院往往侧重于探究当事人的真实意愿,即有无意思表示、意思表示之真伪,从意思表示之有无、真伪决定行为是否成立、有效。在此种场合下,当事人的表意行为是否存在“意思瑕疵”将决定行为是否成立、有效;同时通过探究当事人的真实意图而非他们使用的措辞来解释表意行为。譬如,民事法律行为的成立要件制度和生效要件制度旨在辨别表意行为之有无。表意行为不符合成立要件则民事行为不成立。表意行为符合成立要件但不符合生效要件者则根据欠缺生效要件的性质及其严重程度分为三种情况处理:其欠缺的要件如有关公益,则使之无效;其欠缺的要件仅有关私益,则使之得撤销;其欠缺的要件如属于程序问题(如未得他人同意)则使之效力待定,以待补正。如民事主体行为能力决定表意的有无、真伪,依此决定无效或者效力待定;再如意思表示出现错误或误传、被欺诈或胁迫等作出的意思表示均为可撤销行为。民事法律行为具备成立要件和生效要件者,方发生行为预期的法律效果,成为有效的法律行为。总之,民事法中的诸多基本制度是探究当事人的意思表示是否真实,这是诚实信用的初级表现。
  在商事法中,为了促进交易效率保护交易安全,法院更侧重于探究当事人的善意恶意、是否注意,以善意恶意决定行为是否具有对抗第三人的效力,以是否注意决定行为人所应承担责任。在商事合同法中的表见代理制度(无权代理人所为的代理行为,善意相对人有理由相信其有代理权,在此情形下,被代理人应当承担代理的法律后果)、动产法中的善意取得制度(动产让与人纵无让与之权利,以所有权之移转或其他物权之设定为目的,善意受让该动产之占有者,取得其所有权或其他权利)、企业和公司法中的保护善意第三人的制度(企业内部对企业执行事务的代表所作的授权限制均不得对抗善意第三人),均以确保善意交易相对人的信赖利益为主旨,但是对于恶意第三人则可以具有对抗效力。英美法系中的禁反言制度也是保护信赖利益的表现。在以上诸种制度中,不仅包含着意思表示是否真实的因素,而且进一步考虑交易安全、效率、秩序等问题,确保

有理由相对人的信任,信赖因素由此进入到对商事法律行为效力的判断。在企业公司法中,董事、高级管理人员的忠实义务与注意义务、保险合同中危险增加通知义务等更进一步强调了义务和责任承担之间的关系,即在法律关系持续期内更需要秉承最大诚信,克尽职守,谨慎行事。总之,商事法中诸多制度在探究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的基础上更强调当事人的善意恶意、是否注意等内心心灵作用,依此判定行为效力和责任承担,从而决定生活资源在不同主体之间的变动及其效力。
  综上,诚实信用无论在民法中还是在商法中均探究人类外表行为之下的心灵作用,但是其侧重点有一些不同:民事关系一般发生在偶然场合(偶然性)并且发生在相对“熟悉”的主体之间(地域性),因此探究外表行为下的“真意”至关重要,以便保护民事主体真实意愿的实现;商事关系一般频繁发生(经常性)并且发生在相对“不熟悉”的主体之间(扩张性),因此探究外表行为下善意恶意、是否注意至关重要,以便促进交易效率和交易安全。
    

[本论文关键字]:

推荐链接